陶軍爺的翻轉人生(彰化開化寺慈航普渡匾)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彰化開化寺有一方1886年「慈航普渡」匾,年分書「光緒十二年仲春月 穀旦」,獻匾人為 「管帶春字前營湖南補用口口世襲雲騎尉岳陽弟子陶廷樑敬獻」
  這位陶軍爺如果有機會再度回到開化寺看看自己獻的這塊匾,大概百感交集吧......
  因為他年初獻匾,年尾就被劉銘傳參了一本,光緒十二年十二月十二日,劉銘傳上奏:
  「再記名提督柳泰和統帶春字三營駐防中路,臣訪聞該軍勇數不足,密派差弁逐哨訪查......臣至罩蘭後,查悉該軍勇糧空額,營伍廢弛,立將該提督並副營營官陶廷樑一並撤委,另派提督李定明接統其軍。......相應請旨,將記名提督柳泰和先行革職,撤銷勇號,由臣查明空勇若干,有無侵吞餉項,再行陳請發落。其副營營官參將陶廷樑臨陣不力,營伍廢弛,應請即行革職,以肅軍政。」
  結果陶軍爺被拔官。軍爺心裡不曉得有沒有想過,怎麼菩薩沒保佑他呢。沒辦法,自己擺爛,神仙亦難救。
  但後來在乙未抗日時,又出現一個陶廷樑,不知道是否同一人。
  話說1895年6月1日,日軍攻入九份街,和參將陶廷樑部幹上了,日軍用兩中隊夾擊,陶廷樑首尾難顧,退敗土地公坪,九份營官宋忠發急急來救,不幸中彈成仁,為台灣民主國第一個殉國的軍官。
  陶廷樑見宋忠發陣亡,大哭曰:「吾不能盡殺倭寇,決不生還」,即整軍再戰,總兵孫占彪亦領軍來援,苦戰數小時後,兩人皆重傷,被士卒搶救,送往基隆治療,九份失守。
  如果這兩個陶廷樑是同人的話,那他真可以說是「知恥近乎勇」,當初因臨陣不力被撤職,八年多後與日軍血戰,亦不負軍人本色與他的爵位。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說故事,找故事,是樂風最愛做的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