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性騷擾,你是個懂事的人嗎?

2023/06/21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大約是兩年前的某一天,我穿著一般的T shirt,一般的短褲,回了我爸媽家一趟。

隔壁的老伯施先生,傍晚閒來無事,晃悠晃悠的,就到了我們家聊天。正好遇上我進門。
我一進門,就感受到他似笑非笑的眼神,直勾勾盯著我。他的嘴角微微上揚,然後用自以為很親切的語氣說:

「唉唷!OOO(我的本名),妳最近身材越來越好囉!」
不舒服與不爽的感覺立刻湧上,礙於他是長輩,礙於我爸媽都在場,不好當下讓場面太難看,我僅是冷淡地回了一句:「嗯」
我逕自進屋。那直勾勾的眼神就這樣隨著我的腳步一路進到我家。不用回頭,亦能清晰感受。
事後,我跟我爸媽說,他就是性騷擾。一進門,盯著別人的身體看,用那種令人不舒服的語氣,說著噁心的話。怎樣,我跟他很熟嗎?這不是騷擾是什麼?
各位讀者,能猜到我爸媽的反應嗎?
是的,你沒有想錯。那些老一輩的人,以和為貴,重情重義,這種態度化為以下言語:
「唉唷!這有什麼?講身材好有什麼關係?就是一句稱讚妳的話啊!」
「妳想太多了啦!」
「嘻嘻哈哈就過去了啊!不要那麼小氣。」
「隨便說人家性騷擾,妳這樣別人會覺得妳很難相處。」
「妳不可以直接去罵人家性騷擾喔!人家施阿姨(對方老婆)跟我們交情那麼好,不要給他們難看。」
「不要再講人家性騷擾了,不然以後都不用當鄰居朋友了。」
我很生氣。氣的是性平意識日漸抬頭的今日,竟還是有這種迂腐、息事寧人的態度。氣的是說這種話的竟然是本應該保護我的爸媽。氣的是我當下沒有直接發作,白白錯失修理他的機會。
氣的是,原來社會大眾仍然是習慣先檢討女性。
我爸媽,在群體中,無疑是「懂事」的,他們知道如何巧妙漂亮的應對進退;他們知道如何結交朋友而非樹立敵人;他們懂得隱藏自己真正的情緒與想法,只為了維持表面和平。
何必鬧這事?人家又沒碰到妳,給人家虧幾句也不會少一塊肉。鄰居當那麼多年了,忍耐一下吧。他們的核心思想如上。
於是我在他們眼中,就成為那個不懂事的──不顧往日情誼,不顧爸媽面子,不懂得內斂隱藏。什麼都攤開來說,多難看啊?以後還要不要當朋友啊?
為了安撫我這個不懂事的,待我稍晚回到我自己家以後,他們還打了通電話來,叫我以後不要再提這事。
我會想起這事,是因為,近日「#ME TOO」運動大肆席捲台灣的政治圈、文化圈、演藝圈,一件件不堪的往事都被攤在陽光下,再沒有任何隱藏。
我打從心底,心疼那些受害者們。我想,當初你們一定都是「懂事」的。顧及生活、顧及現實、顧及名譽、顧及輿論......太多太多需要衡量的因素,在你們的腦袋中轉啊轉的,最後,你們迫使自己閉上了嘴,噤聲了自己所受的屈辱。
這就是我們所處的社會,這社會把我們教導成這副模樣。
安靜的、 忍耐的、沉默的、禮貌的、有教養的。
懂事的。
我們真的得認真重新思考「懂事」的意義。就某方面來說,我有時欣賞那些不那麼懂事的,我也正在學習讓自己不要凡事都那麼懂事。
幾年前,我們還住在南方的舊家。有一天,來了一個新的警衛,這位警衛大哥看起來老實,對人親切。但我見了他,就是不舒服。
很簡單,一樣的理由。他每回見到我,都一定要稱讚我「漂亮」、「身材好」、「苗條」,或是「最近又變瘦了喔!」
又是這些話,看似誇獎一個女子的用詞,卻是出自一個陌生男子之口,而且,每次見面他都會這麼對我說。這些貌似誇獎的褒義詞,卻怎樣都令人開心不起來。而且,不難發現,這些話只會在我單獨出入大樓時會聽到。當我跟C走在一起時,他只會點個頭打招呼。
待我確定了,他真的「誇獎我的身材」的頻率過高了,我回家跟C說起這事,也坦承了自己聽了不太愉快的情緒。
當然,我跟他說時,也小心翼翼地提醒他不要太衝動去找人算帳,因C一向是個「不太社會化」、「講話有點白目」的人,一個不小心就把難聽話通通說出口,這事是很容易發生在他身上的。
C聽完臉色鐵青,小小聲說了幾句髒話,然後起身,往門口走去。
「你要幹嘛?」我有點緊張。
「下樓找他。」他轉開門鎖。
「欸你不要跟人家起衝突喔!」畢竟還住在這,鬧得太難看也不好。
「不會。」這兩字還沒說完,他已經跨出家門。緊接著,房門關上。
不到五分鐘,他就回來了。我趕緊問他,跟警衛說了什麼?後來怎麼樣?
「我就很平靜跟他說,聽說你一直說我老婆身材很好很苗條。我跟你說,她聽了不高興,你已經構成性騷擾,如果你再有下一次,我會報警。」他平平淡淡地說完這句話。
「就事論事,我有正當的立場,我也不怕得罪他。他如果懂得收斂,我以後也會平常心對他」他補充。
從那天起,警衛見到我,變得非常有禮貌。除了早安午安晚安,其他的,一概不說。因為警衛態度轉變了,C便也如常和警衛相處,不因先前這事有任何疙瘩。
回到前述提到的,在幾年後發生了施先生事件,我在生氣時,曾經對我媽說了這段警衛言語不當而C保護我的往事。我媽的反應是:
「不能這樣!這樣對別人很不好意思啊!怎麼這樣講話呢?」
老一輩的眼中的禮貌,是對別人的不禮貌極盡所能的隱忍。老一輩的眼中的禮貌,並非教導人不能侵犯他人的身體界線,也非在意對方是否尊重他人哪些言語可說,哪些不行。
性騷擾事件鬧得沸沸揚揚的這幾日,我為這些受害者們以血淚寫出的控訴文字感到怵目驚心,難以想像遇到這些骯髒行為的人這麼多,那些受到極度不堪言行傷害的人們,你們是怎樣熬到現在的?這需要多大的意志力啊?
也許,我遇過的性騷擾經歷,真的是很輕微很輕微的。但我認為,不對的事就是不對,再小的事都不能放過,一再姑息,只會縱容出一群食髓知味的惡狼。近日新聞中爆出一個又一個男藝人翻車,這些人不就是大家的「禮貌、懂事、顧大局」所豢養出來的嗎?
我謝謝我自己,身為高敏人,加上一點點固執古板的觀念,一直以來,只要與異性獨處一處就渾身不對勁,所以我盡可能避免男女獨處一車或一室
我謝謝我自己,我常用高冷、難相處的態度推掉許多沒必要的交際應酬。也許因為這樣的個性讓我的職場生活、人際往來上,不是那麼如魚得水,但至少,現在的我,未曾經歷大災大厄。謝謝自己對於許多事物感知敏銳,並且相信自己的感覺,懂得提前護衛自己
我謝謝C,我丈夫,以「不懂事」、「不禮貌」的方式保護我。他無懼衝突,不願意衡量人際上的利弊得失,只為了守護家人
話雖如此,但請放心,我並沒有和雙親交惡。他們還是對我很好,我們的相處一如往昔。一則,我真的沒事。二則,老一輩以這樣的觀念活了一輩子,如何能改?新舊觀念碰撞的當下,衝突在所難免,但事後想想,這沒有不好,因為這次衝突反映出,我、C,以及我們的孩子,在整體教育與社會氛圍之下,有了正確的意識。不姑息、不容忍。這世界正慢慢朝向性別平等的方向往前。而在這些紛紛擾擾當中,真正該感到羞恥的,是那些在感情上、身體上,肆意傷害他人的人。
最後,我想真心的和在網上發聲的每一位說,你們一定下了很大的決心,才能鼓起勇氣掀開這些時隔已久的傷口,這過程很痛,鮮血直流,而你們仍嘗試著讓自己徹底痊癒。在我眼中,為了找回自己純粹乾淨的靈魂,你們真的,好勇敢。
願世界良善,再無暴力惡行。願傷者平安,身心靈逐漸痊癒。
願所有的美好、溫柔、涵養,與尊重,都留給真心愛護我們的人。對於傷害我們的人,我們真的,可以不必那麼禮貌與懂事。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42會員
74內容數
有我讀的,也有給孩子讀的。聊聊看過的書,寫寫當下的感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