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安娜》過後,社群媒體如何打造「神話人設」,引發當代人的集體焦慮?

2023/07/03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社群媒體大舉進佔我們的生活,限時動態成了一列又一列精美華麗的展示窗,講究擺盤的美食照、套上柔膚濾鏡的自拍照、人聲鼎沸的酒局、KTV包廂又或者愜意陶醉的海外度假旅行照,種種艷麗的、炫目的皆是當代文明下人類集體的夢想碎片,儘管嚴重與現實斷裂,卻讓人深深著迷,浸淫於其中無法自拔。
圖片來源:Canva
完整文章請至 
2013年Anna Sorokin化身德國假名媛Anna Delvey(以下皆簡稱Anna)大肆行騙紐約上流社會與華爾街菁英。Anna靠著與生俱來的自信、流利口才、廣闊人脈,以及在社群軟體上所經營的「擁有獨特藝術鑑賞品味」的形象取信於政商名流。Anna自稱坐擁6000萬歐元的信託基金,天天出入高級酒店,參加頂級派對,甚至宣稱要以自己的名字開設一間菁英藝術俱樂部。
Timothy A. Clary/AFP via Getty Images
然而好景不常,某次Anna邀請Rachel Williams等好友一行人至摩洛哥旅遊,行程結束後到了付款環節,無法刷卡付費的Anna希望Rachel先拿自己與公司的信用卡代墊。事後Anna並沒有還款,讓Rachel欠下了高達六萬兩千美元的卡債。
安娜在摩洛哥的旅遊照,圖片來源:紐約州最高法院審理案件之證據
氣憤的Rachel進而在所屬雜誌社《浮華世界》(Vanity Fair)洋洋灑灑寫下自己被安娜詐財的經歷,揭露對方假富豪的身份。與此同時,其他來自銀行與名人的詐騙指控也接連浮現,Anna於2017年被捕入獄,2019年因重大竊盜罪等8項罪名被判處4至12年監禁。
Richard Drew / The Associated Press
2022年改編自真實故事的《創造安娜》(Inventing Anna)在Netflix上映立即引發全球關注與轟動,不過事實上安娜早在2021年即因為服刑期間表現良好而獲釋,但隔月她又因為簽證逾期再度被捕,被拘留在美國移民暨海關執法局,直到2022年10月移民法官Charles Conroy表示已為她的保釋做好準備,代價是24小時限制住居且禁止使用任何「社交軟體」。
圖片來源:IMDB
因此,本文想以此事件作為借鏡,聚焦於當代「社群軟體」的美化濾鏡如何打造出神話般的「人設」,並進一步闡述這些鮮豔膨脹的「人設」如何引發現代人的「憧憬」與「焦慮」。

社群媒體上,虛晃浮華的「完美人設」:是虛榮,還是文明病?

筆者曾於私人Instagram做了一場小型的問答調查,詢問身旁的人是否因為「社群軟體」而感到更加「焦慮」?經統計過後,發現回覆一面倒地指出了社群軟體的「篩選」與「濾鏡」特質,諸如:「不被影響很難,大家都只會在社群上展現比較好的一面」、「大家習慣塑造出最完美的形象」、「覺得大家都過得好好,每天打開IG大家都在吃香喝辣」等等。
圖片來源:Canva
社群軟體像是一面空白的塗鴉牆,與現實恆常割裂,因此我們都可以盡情地在上面自由作畫,畫出自己景仰、崇拜與渴求的模樣,虛擬與否都無所謂,因為只要自己和他人願意買帳,它就是「活著的」,它就是「自己」。
圖片來源:IMDB
我們有時從眾,複製他人眼中的美好與慾望,於是跟著在社群上展示每頓饗宴、每場酒局或每次的旅行;而有些時候我們也會擔心自己被埋沒在眾聲喧嘩的人群裡,不夠有創意、不夠有特色,只是一味地追隨與模仿,因此我們渴求在茫茫人海中打造足以辨識自己獨特性的「人設」。
圖片來源:Canva
接著我們便看到在這講求「行銷」與「個人品牌」的時代裡,社群上的意見領袖(KOL)以及透過媒體再現的公眾人物,靠著幾乎造神運動般的「人物設定」賺進大把大把的鈔票,爬到了更高的社會階層,贏得名氣、聲望、權力與人脈,持續編織一個又一個的「成功神話」,儘管偶有跌跤踉蹌的時候,我們仍深信不疑。
心理學家Maria Konnikova提到,在過往還沒有社群媒體存在的年代,如果騙子稱自己與貴族沾親帶故,人們還能找出報紙或廣告去斷定真偽。然而,社群媒體的誕生使「行騙」變得更加容易。因為,人們更願意輕信社群媒體上的一切,沒有什麼人會特別去核實大家在社群媒體上所呈現的一切。
圖片來源:Netflix
現實生活中的安娜,正是相準了當代人性的劣勢,利用了這一點在Instagram上把自己打造成一名熱愛藝術、有品位的名媛,藉此在奢靡的紐約社交圈任慾望橫行流淌,毫不顧忌地做一場不屬於自己的千秋大夢。
「弄假直到成真」(Fake it till you make it)是矽谷科技創業圈的名言,這句話或許是每個渴望成功、權力與階級翻轉的人的座右銘,同時也是企盼能在紐約闖出一片天的安娜的心靈箴言。因為在成為一個真正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前,是不會有人真地把自己當一回事的,所以只好以「弄假直到成真」作為激勵自己的信念,卻不料淪為墮落與詐騙的動機。
圖片來源:Netflix
我認為,與其去檢討「杜撰完美形象者」背後的腐朽與虛榮,倒不如反過來叩問在資本主義強調「成功」與「競爭」與「鎂光燈無所不在」的時代裡,是安娜自己創造了「安娜」,還是我們的文明社會創造了「安娜」?又或者,我們會不會都是尚未犯下詐欺罪行的「安娜」?

社群媒體盛行下的現代「焦慮」:我始終覺得自己比不過別人

圖片來源:Canva
承接上文的問答內容,筆者也收到了不少關於社群媒體如何引起不同類型焦慮的論述,例如:「在IG上看一堆人參加各種商業競賽、社團或實習會覺得自己怎麼這麼廢」、「我覺得真的會不自覺跟別人比較,只看見自己沒有的,然後就會開始焦慮」、「容貌焦慮好嚴重,每天都在想自己臉有沒有對稱或毛孔太明顯」、「看到大家都在出國,覺得自己人生好無趣」。
圖片來源:Canva
在人人搶著於社群媒體上「登台」展現「完美形象」之際,相應而生的便是自己望塵莫及的黯自神傷。這些落差所造成的欽羨、妒忌、落寞與羞愧堆積而成一股力量強大的「集體焦慮」,進而迫使我們繼續將自己宛如商品上架地「端上」社群媒體,一個完美的商業邏輯,始終匱乏,於是始終供給。
圖片來源:Netflix
緊接著,社群媒體演變成一座小型的軍備競賽場域。過往的貴婦與名媛們倚恃著咖啡廳、秀場或沙龍較勁彼此的行頭與收藏,如今我們擁有24小時不打烊,夜以繼日持續連線的社群媒體,隨時隨地只要我們打開社群媒體,便會撲天蓋地迎來一場壯闊的訊息海嘯,每一則更新的貼文與動態都是精心設計的展示,對準那些尚未過上理想生活的人心裡的缺,殊不知那些頻繁更新者背後也存在一座不斷啃食著內心的黑洞,因為匱乏,所以不斷產出。
圖片來源:Netflix
因此,當我們回望何以移民法官Charles Conroy會禁止Anna假釋後繼續使用社群媒體,便是因為當一個人早已被虛榮心與舞台般的社群媒體所挾持時,兩者的力量會交相加乘,不斷提醒著Anna過往高雅、潮流與夢幻的生活將不復存在,從而阻礙Anna改過自新、東山再起。

結論:在屬於自己的時區裡,迎戰排山倒海而來的「理想生活」

不論在影集裡或現實生活中,Anna自始至終皆相信她所展示的謊言終將成真,她滿溢的自信讓身旁的朋友與政商名流敬佩與信服。然而,反觀無法擁有Anna百分之百自信的普通人,一方面對自己在社群媒體上所挑揀出的「理想生活」感到心虛,另一方面又欽羨他人套上濾鏡的「完美人設」,進而積累成一種始終不足的匱乏,於是感到恆常焦慮。
圖片來源:Netflix
Anna律師在法庭中替她辯護時說道:「我們內心都有一點安娜的影子,可能寫履歷時灌水一下,推銷時誇大一點,玩社群媒體套了一下濾鏡,我們有時會這樣做。我們每個人都成了一個品牌,一個形象,一個投射在這世界上的謊言。」[1]
我們必須了解,社群媒體的形象只是我們的一部份,它是我們整個時代的慾望倒影,拓印著我們渴望的生活輪廓,但絕對不等同於我們的所有。人永遠擁有各種千變萬化的形貌,我們對待親人、朋友、愛人、同事或上司皆會展現不一樣的談吐與應對方式,下意識地在不同身分與社會角色中自由穿梭、切換,有時甚至快忘了哪一時刻、哪段關係裡的自己是最真實、最完整的樣態。
圖片來源:Netflix
因此,在這個「虛擬更趨近於真實」的後真相時代裡,我們都該保持某種程度的警覺與自省能力,盡其所有地向「外界亟欲展示之物」保持一段安全距離,按照自己的步調,活出屬於自己的時區,拋開他人向自己「傾銷」的理想與慾望,暫時切開與「社群媒體」的連結,直到自己有能力不受其擺佈與魅惑。

參考資料

《創造安娜》假千金本尊將出獄!法官開「超難附加條件」網全笑了. (2022年10月11日). 擷取自 娛樂新聞: https://star.setn.com/news/1190829
Angeline Hsiao, Jung Wang. (2022年2月19日). 《創造安娜》真實版比劇情更狂放?「首位揭發者不是她,出獄後還推NFT?」影集沒說的9個真相!. 擷取自 BAZAAR: https://www.harpersbazaar.com/tw/culture/drama/g39124970/netflix-series-who-is-anna-delvey-sorokin-fake-german-heiress/
MillerJulie. (2022年2月15日). Inventing Anna Is a “Dangerous” Distortion, Says Rachel Williams . 擷取自 VANITY FAIR: https://www.vanityfair.com/hollywood/2022/02/inventing-anna-delvey-netflix-real-rachel-williams
俄裔德籍假名媛和她騙倒紐約上層社會的心理戰術. (2019年4月30日). 擷取自 BBC News中文: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8093811
黃韵庭. (2022年2月18日). 假名媛真詐欺 Netflix《創造安娜》騙倒上流社會的女子,如今怎麼了?. 擷取自 天下雜誌: https://www.cw.com.tw/article/5120109?template=fashion
劉揚銘. (2022年7月4日). 【專欄】弄假直到成真,回顧《創造安娜》的真實與騙局,如何反映現實中社群媒體的人設形象?. 擷取自 數位時代: https://www.bnext.com.tw/article/70311/non-reality-set
[1] 取自Netflix影集《創造安娜》中律師Todd的台詞,未必完全符合史實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8會員
36內容數
在碎片化的資訊時代裡,電影和戲劇只是人們短暫的消遣娛樂。然而,每部用心的影視作品背後都有諸多可以探討審視的面向,此專題聚焦於市面上各類型的電影和戲劇影集,期望以之作為面向個人內心、外在社會和世界的載體,獻給每一個不只把電影戲劇當作倏忽即逝的享樂的你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