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歌:wotaku SHANTI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シャンティ(SHANTI) / wotaku feat. KAITO

シャンティ(SHANTI) / wotaku feat. KAITO

「シャンティ」
作詞 / 作編曲 wotaku
ボーカル KAITO
マスタリング 田中龍一(MIXER'S LAB)
イラスト 亞門弐形

  歌詞用彷彿黑道小哥的視角開始,慰藉(勸誘)落魄的主角吸食「某種東西」開始。為了網路的純潔,歌詞始終沒有點明那是什麼東西。剛開始黑道小哥對主角稱兄道弟,義氣地說「喜歡的話貨款可以下次再說」,卻因主角無法支付貨款,黑道小哥翻臉告知「如果不能付款那只能把你改成商品。」而在主旋律盡數收淨剩下餘韻時,又聽他唱道:「唷悲傷的小姐,我願意傾聽你的故事,或許我能幫上忙。」彷彿開啟新的輪迴。

  但我想討論的是前幾天才釋出,翻唱歌手島爺的版本。(下述為討論腆顏翻譯歌詞。)


  短短的兩分半多鐘,被他多彩的唱功懾服。但第一次聽的時候卻是被幾乎算最後一句的「どっちを向いてんだ(你想當客人還是商品?)」勾出疑問。畢竟2:25這句,其實是同一句歌詞反覆疊了第五次,也是收尾的地方——按照我對歌詞的想像,已經是準備收屍第一位客人的地方。我原先覺得這是歌詞高潮,如果不是引擎催到底,那也該是母親搖籃曲一樣溫柔銜接至餘韻。

  然而島爺的唱法卻像是⋯⋯『耐性盡失』,毫無情緒。然而,仔細想想又覺得島爺的選擇萬般合理:眼前這沒用的傢伙已經決定了去向,毋需再浪費時間。而再往前推四句,可以察覺同樣的歌詞卻有故事情節的起伏,而非只是服務旋律換個唱法而已。

生きてればお客 死んでれば商材
卒なく 無駄なく 転がすビジネス どっちを向いてんだ
どっちを向いてんだ(×4)

   (生是客人死是商品
    效率高 無浪費 暢通無礙的商業模式 而你又是屬於哪邊?
    你又是哪邊?)

  此段中第一句唱法宛如歌功頌德般裝腔作勢,彷彿正直商人在描繪自己心中的理想圖。下一句正是「隨口解釋一句邏輯因果但已毫無道理地失去耐心,」不禁帶上怒意「你是哪邊?」此處旋律正好一聲槍聲,比起威嚇,比較像是洩怒。

  下面反覆四句的「你又是哪邊」,第一句聲音冷靜,似乎要描繪出彌補前一句不小心失控的偽裝;第二句冷徹,像是真的在詰問,但可以聽見背景旋律滑開槍套退出殘彈並又一聲槍聲,這裡彷彿才真的是威嚇而隨手在主角腳邊來一發。

  進第三句前島爺加了聲「喂」,因而讓我感覺主角被掐住下頜腦門被槍抵著逼問,周圍酒瓶破碎的聲音加深了主角身在巢窟根本動彈不得的印象。所以第四句⋯⋯我前面說的「耐性盡失」,彷彿黑道小哥已經離開這個地方,去尋找下一個客人。雖然是翻唱,卻讓旋律不只是旋律,而是彼此相輔相成成了一個故事。


今夜も来たのかい お気に召したかい
代金はこれくらい え? え? え?
払えないのかい ならばしょうがない
君にぴったりの仕事があるから こっちに付いてきな
こっちに付いてきな(×4)

   (今晚你也來啦 你很中意嗎
    貨款這樣就好 啊?啊?啊?
    付不出來啊 那也沒輒
    我手頭有你恰好的工作 跟我來吧
    跟我來吧)

  0:45中間假意倉皇失措「你竟付不出錢來?!」的三個疑問詞,大多翻唱遵照原曲三個字同聲調(或是加重,)描寫出「怎麼會這樣,」可以連接到下一句:「沒關係我們是兄弟我替你想辦法。」但島爺卻讓第三個「え(啊?)」下沉,使整句話除了「我對你真失望」之外還暗藏有「你是付不出錢來的垃圾」的語境,讓人產生自我貶低的壓抑感,十足黑道。

  這裡也同一句歌詞重複了五遍,這第五遍的「跟我來吧」像是在逗弄學步嬰孩,又像是在逗貓弄狗,這裡的選擇品味實在讓我訝異。像是料理中你在完成品裡絕對吃不出來的關鍵調味料,而那一味卻決定了料理的地位。





26會員
125內容數
寫日常雜記,寫觀後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掉在地上的餅乾屑 的其他內容
推歌:Kikuo とんねる大冒険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推歌:すりぃ エゴロック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講談:中村仲藏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推歌:syudou 爆笑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推歌:草東沒有派對 如常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