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從《安樂傳》中揭開被隱藏的真相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也許你經常聽別人說過:「撒了一個謊,必須用更多的謊言與事物圓滿。」

可你曾想過謊言其實是一把善意與邪惡分開的雙面刃?

偵探小說家阿嘉莎.克莉絲蒂在《沉默的證人》寫道:「我時常發現,直接的問題往往得不到明確的回應,但是錯誤的假定總是可以得到被隱藏的事實。」

最近熱播的《安樂傳》改編自作家星零的《帝皇書》,描述帝梓元因帝家八萬將士含冤而死,與洛銘西聯手策畫十年對韓家一連串的復仇計畫。十年之後化身為生活在水上的安樂寨寨主任安樂歸來京城,向韓家展開愛恨情仇的一系列情節,深愛她的韓燁、與她親似姊妹的安寧公主、暗中籌劃復仇的洛銘西成為帝梓元的助手,卻也成為帝梓元復仇成功之後的悲傷來源。

《帝皇書》與《安樂傳》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帝皇書》與《安樂傳》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以下歸納為四種尋找真相的重點:

(一)化名而帶有目的性的接近他人

當我化身為任安樂時,我無時無刻想著如何為八萬帝家軍洗刷冤屈,向韓家復仇是我這輩子要做的事,而他是韓燁。

《安樂傳》中的帝梓元在密室中對洛銘西講出這句話時,一邊下棋一邊佈下復仇局面,即便以身為餌也在所不辭,但是帝梓元最後講到「向韓家復仇是我這輩子要做的事,而他是韓燁」時,表情雖然不為所動,但是心裡黯然神傷,意味著帝梓元知道韓燁對她始終都沒變心,卻把他和安寧公主算在復仇局面裡面,對他們有所歉疚,換言之,帝梓元曾經想過他若不是大靖太子,或許能和他早日雙宿雙飛了,哪來這麼多拐彎抹角的謊話和演技佈下復仇局面?

(二)服裝也是一種偽裝

《安樂傳》中的帝梓元化身為任安樂,並經常站在朝堂內或是初見韓燁時,所穿的衣裳大多都是紅衣,表示不能忘記復仇計畫,只有在密室與洛銘西見面或是只有自己在寢室時,才會穿淺色或藍色的衣服,暫時變回真實的帝梓元,意即服裝有時也能偽裝一個人的真實情況。

紅色衣服(來源:unsplash)

(三)眼神是透露真相的關鍵之一

偵探小說家阿加莎.克莉絲蒂在《麥金堤太太之死》第十章曾寫下白羅問了新婚的女主人關於麥金堤太太死去時的細節,描述了那位女主人的眼神狀態為:「她瞪著他看,眼神逼人,充滿懷疑。」意即眼神可以傳遞無法明確說出來的訊息,或是藉由自身熟悉的工具,給自己信任之人傳遞暗中消息,如同《安樂傳》中的帝梓元擅長破棋局,與一同熟悉下棋的洛銘西透過棋子、飛鴿傳書、護衛暗示洛銘西幫她做哪些事情,或是在外人眼中演起來像是只為太子妃之位的單純女孩,以及利用障眼法讓假的帝梓元代替真正的她待在玳山十年,好讓一些參與帝家滅門案的兇手個個掉入他們所設立的棋局,找出真相。

(四)表情是透露真相的關鍵之二

洛銘西培養的琳琅是代替他奔走消息、聯繫帝家舊部,以及讓兇手的手下自願說出帝家滅門的真相。在《安樂傳》中的某一片段是琳琅找到古雲年當時的兵士—張副將,並希望他能說出真相,於是琳琅對他說道:「曾經是意氣風發的張副將,現如今成為買不起酒的一位百姓,這樣不是有損您的名譽嗎?不如我請你喝杯酒,但你能告訴我帝家當年發生什麼事嗎?」張副將假裝喝醉酒,假笑說道:「果然琳琅姑娘請的酒,我確實喝不起,你走吧!」琳琅不放棄地說道:「我可以走,但是你曾經參與古雲年滅帝家的事情歷歷在目,你覺得古雲年會放過你嗎?如果你願意告訴我,並且作為帝家滅門的證人,我能保你性命無憂。」張副將想了想,假裝喝醉酒的表情瞬間變為朝堂上的正經表情,向琳琅姑娘娓娓道來帝家滅門的真實經過,因此,表情也能透露一個人內心的恐懼與快樂。

暑假有許多精彩好片,願每個人從這些好片中,思考生活的本質與價值😊🍀🐻


見證Notion從最初到現在的我,一直以來喜歡用Notion編排我的學習進度或工作紀錄,如今開發出與Canva的一樣的模板套用,讓我在自學的道路上更加方便,並且在2022年7月考過多益800分,讓我更加明白語言理解與閱讀在人類生活中佔了人生一大部分,因此,訂閱我的專題就有機會拿到notion模板,塑造你獨特的內在力量。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