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韓劇「假面女郎」:愛自己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

2023/08/29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金貌美:「我的夢想是要成為一個受到大家喜愛的人!」

金貌美喜歡跳舞,從小的夢想是當歌手,但因為長相的關係不被看好,就連母親也不支持。在韓國「外貌至上」的社會風氣當中,貌美總是遭受不公平的對待。為了彌補內心的遺憾,貌美在夜晚戴上面具和假髮,變身成一名性感直播主「假面女郎」(Mask Girl),並在這個角色中,享受人們的注視、肯定和掌聲。

「假面女郎」扮裝直播的角色設定,看似全然物化女性,但其實是一種相對自主的個體展演。貌美主動掌握男性凝視,並透過網路直播,以自己喜歡的方式,表演性感、魅力,來滿足自我需求(換取金錢、肯定和目光)。雖然在劇中,貌美看似是因強化自己的身體與男性慾望的連結,招致了性暴力,但這樣的結果應歸因於父權社會的性別歧視和危險性,將女性視為可以任意強暴的客體。

貌美渴望被肯定與被愛。然而,她人生中的第一盞聚光燈,是到警局自首的時候,當時的她被愛拒之門外:母親棄之不理,愛慕的已婚組長和同事偷情,又遭遇了以愛之名的性暴力和摯友的離世。第二盞聚光燈則是給了她悲劇性的人生一個相對好的結局:貌美為了保護女兒,跳到子彈前面,最後在女兒的懷中死去。她為愛人勇敢,也在被愛中死去。

或許是說,如果貌美可以跨越社會框架對於美貌的要求,勇敢且自信的展現自我,相信自己的獨一無二。把迫切被愛的渴望,回到「自己」身上,肯定自己值得被愛,那麼一切或許就會不一樣了。

《假面女郎》劇照一金貌美(Netflix)

《假面女郎》劇照一金貌美(Netflix)

朱悟南:「沒有任何人會聽我說話,除了它。」

貌美的狂粉(網路暱稱:「前世是玄彬」)朱悟南,和貌美一樣是「外貌至上」的受害者,因為又矮又胖,經常遭受欺負和戲弄,於是越來越害怕和別人有目光接觸,習慣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並將愛與慾望寄託在情趣用品、色情動畫與直播當中。

悟南的角色,反映了男性為中心的父權社會,將慾望的對象視為客體(objectification),也就是將女性物化、去人性化(de-humanization)。假面女郎(貌美)在悟南的電腦螢幕裡,是被慾望凝視的性客體。在悟男的幻想中,是以動畫的方式被呈現。在現實生活裡,貌美的身體和性被悟南視為附屬品,是一個需要被保護,可以任意被擺佈的物件。由此可見,貌美的情感、意志,在悟南的認知裡並不受重視。

而父權文化在女性為主要敘事者的故事當中是被懲罰的。當悟南以上對下之姿,強暴假面女郎(貌美)時,面具一摘下(象徵去物化),一個體式反轉(象徵權力翻轉),貌美重新奪回了作為「人」的主體性(subjectivity)和主導權,瓦解了象徵父權文化的悟南。

即便如此,悟南的角色卻是全劇當中唯一擁有第一人稱敘事角度(first person narrative)的男性。這樣的鏡頭語言能夠增強觀者的代入感和情感共鳴,試圖為他的偏差行為提供解釋,博取認同和理解。這也似乎提醒了身為「人」的複雜度和多元性。站在不同的觀點,或許會產生不同的想法,不留餘地的批評或否定是危險的事。

《假面女郎》劇照一朱悟南(Netflix)

《假面女郎》劇照一朱悟南(Netflix)

金慶子:「為了悟南,什麼事我都願意做。」

朱悟南的母親「年糕阿婆」金慶子,貧窮、失婚,拼死拼活的工作,獨立將孩子養大成人。她或許能感覺到兒子在外頭受人欺負,卻也只是回頭怪罪自己沒把孩子照顧好,在責怪與自責之間來回,忽略了悟南自身的情感發展與需要。而金慶子的丈夫,是個完美缺席的角色,沒有任何畫面和對白。她將自己的食堂命名為「悟南食堂」;整容後也改名為「南悟柱」;家中擺設的相片也只有悟南一人。由此可見,孩子是她所有情感和希望的寄託。對孩子強烈的依附感,使得她的人生在得知悟南被殺之後,也只為了復仇(悟南)的執著而活。

然而,這樣看似體現社會框架下無私奉獻的「母職」角色,其實是有著過度以自我為中心的人格。她看重自己的觀感,勝過於孩子的感覺,並將自我價值延伸到孩子身上,只希望他成為自己理想中的樣子,而不認同他是獨一無二的個體。任何時候,只要悟南的行為與她理想中的形象產生偏差(遭人霸凌、行為偏差),在她眼前就彷彿是不存在。

金慶子人生中最大的願望,就是悟南結婚生子,而現實中的悟南並無法滿足她的需要和願望。她的夢境正反映了她的內心。在第一場夢裡,金慶子在悟南被殺的現場,是袖手旁觀的。在第二場夢裡,則是坦白的說出了悟南無法達成她的想望,只有他死了,才能成為她理想中的孝子形象。

「媽媽,妳為什麼不來救我?媽媽也覺得我讓妳沒面子吧,我考不上醫學院,又沒有女生喜歡我讓妳沒有面子吧,媽媽也希望我死掉吧,我死了妳才高興!」

可以說,金慶子是用孩子的表現作為評估自己價值的依據。她的角色也帶出了「過度教養」(over-parenting)的議題,無私的愛或許也是自私的,而如何尊重與支持孩子的成長節奏,避免過度保護和給予才是要思考的。

《假面女郎》劇照一金慶子(Netflix)

《假面女郎》劇照一金慶子(Netflix)

金春愛:「我想變漂亮,我的人生目標,就只有這個。」

貌美和悟南的容貌焦慮、身材焦慮,在金春愛的身上都能看見。她從小也不特別受到喜愛,被初戀欺騙利用當作是「提款機」,從此立下變漂亮的目標。春愛在俱樂部認識貌美,發現她們有很多的共通點:「都曾經渴望變美,有著被人傷害的過往,以及想獲得新生的心情。」就像一對雙胞胎,彼此相知相惜。

春愛的自我價值(就像「假面女郎),也是來自他人的讚美與肯定。當她換了一張臉,再次遇上初戀的時候,說:

「我感覺得出來,他看我的眼光不一樣了,這讓我感到很快樂。」

即便她們有著類似的外貌和經歷,但春愛並不恐懼承認過去的自己,她接受自己每個階段的樣子。而遇見貌美,就像是遇見過去內心受創的自我,她一心想給予擁抱支持、信任和保護。反之亦然,春愛對於貌美來說,也是這樣的存在。

如此,春愛的角色象徵著貌美和自我關係的重新建立和對話。她最後拼死保護了貌美,而兩個人的畫面結束在彼此擁抱,春愛消失了,就像成為貌美的養分,讓她從此之後也不再恐懼承認過去的自己。

《假面女郎》劇照一春愛和貌美(Netflix)

《假面女郎》劇照一春愛和貌美(Netflix)

給金美貌:「不管多難看,我都會對孩子說,『你長得很好看。』」

金美貌是貌美的孩子,可以感覺的出來,小時候她是喜歡自己,且對周遭事物充滿好奇的。但因為在成長的過程當中,被傳說是殺人魔「假面女郎」的女兒,開始到處受到同學霸凌、欺侮,也逐漸感覺悲傷、孤獨、沒有價值。因爲不被理解,感受不到愛,開始自傷,並以暴力回應對她施暴的人。

從金美貌的故事軸線,能看見不同的敘事角度,也再次提醒了「眼見不一定為憑」這件事。劇中的結局,美貌的外婆、母親(貌美)和朋友(藝春)為了救她都到了金慶子的屋子,雖然有些過於戲劇性和誇張的鋪陳,但重點是美貌最後終於理解到自己是被愛著的,只是她從來不相信。

「那天之後,有了很多變化,我對人的怨恨,都已經消失無蹤了。」

相信自己的價值,是最重要的事。

我很喜歡這部影集的敘事手法,透過交織的時間軸,和不同角色的敘事觀點,逐步墊高人性的厚度和故事的深度。除此之外,也帶出了許多議題的討論空間,包含外貌焦慮、性暴力、過度教養、父權文化等,更提醒了「肯定自我價值」和「不輕易評價別人」的重要性。

每個人的人生經歷、能承受的重量都不一樣,更何況所見所聞,也不一定是事實,要時刻提醒自己,不要用自己的想法,輕易的評價他人。而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面對周遭旁人的質疑和否定,要記得肯定、支持與愛自己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5會員
6內容數
有關影視劇評論,一點毛孩、旅行和社會觀察的圖文分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