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蠟筆小新:大人帝國的反擊》:正因知曉無法後退,才成為了大人

2023/09/29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點開《蠟筆小新:風起雲湧猛烈!大人帝國的反擊》這部電影的剎那,我彷彿也親手塑造了一個只有自己的大人帝國。

蠟筆小新是我童年的一部分,但我並沒有多喜歡他,頂多是偶然轉到正在播動畫的電視台時,會停下來忍不住「啊」一聲,用幾秒鐘感受縹緲的懷念,然後馬上跳開。

可能是接收到了來自宇宙的大意志吧──科學一點的說法是大數據使然──在這難得的一下午的空閒裡,我決定重溫這部很多年前看過的電影。

raw-image

是子供向?還是大人向?

《蠟筆小新》衍生的周邊商品及系列電影至今還是主打兒童客群,但從劇情設計上來看,可能視為「面向大人的童趣故事」比較恰當,畢竟野原新之助明顯不是個可供孩童學習的好榜樣。

雖然說客群是小孩子,付錢的可是家長啊。如果無法給孩子一個健康愉悅的觀影體驗,只是單純搞笑博眼球,給孩子們一時的感官刺激,明智的家長們恐怕也會斟酌再三。商業電影是現實的,沒有票房就做不下去。

該怎麼辦呢?這是以孩子為主角的故事,就只能說給孩子聽嗎?我們想傳達的很多訊息都是結論,對小孩們來說太遙遠了,他們需要的其實很簡單,就只是一串引人入勝的情節,以及容易親近的口吻。

那就這樣吧。用孩子的視角,親密的口吻,我們來說一個大人的故事。

這就是《蠟筆小新:風起雲湧猛烈!大人帝國的反擊》的真面目。裹著簡筆動畫的糖衣,容易入口的熱血沸騰,卻講述了酸澀又無可奈何的現實。

這部片在講什麼?

畢竟是2001年的作品了,相信點開這篇的人對本片也多略知一二。我簡略提幾句劇情幫助回憶:

日本在全國各地舉辦起了二十世紀博覽會,裡面有許多充滿懷舊感的體驗活動,野原一家所居住的春日部也不例外。大人們不僅在裡頭流連忘返,連平常的街道也逐漸充滿老爺車、舊電視等過去的物品。

然而,某天電視放送了來自神祕團體「Yesterday Once More」(昨日重現)的通知後,整個城鎮的大人彷彿一夕變了樣,對孩子們不理不睬,甚至還反過來追捕小孩。春日部防衛隊決定齊心逃離抓捕隊的魔掌,並闖入博覽會,去帶回自己所熟悉的爸爸媽媽……


單從簡介便能很快得知幾個重要訊息。

  1. 春日部防衛隊是正派,神祕團體是反派。
  2. 小孩是正派,大人是反派。
  3. 小孩代表的21世紀是「現在」,大人代表的20世紀是「過去」。
  4. 「現在」是正面意涵,「過去」是反面意涵。

這裡特別使用反面而非負面稱呼,一是延續前幾項的說法,二是為了呼應本片的一個要旨:我們如何看待時代的變遷

我的現在,是你想像過的未來嗎?

「昨日重現」的首領阿健和茶子,希望讓全國回到、並從此停駐在美好的昭和年代,他們不斷地說21世紀有股惡臭,那是人們用「骯髒的金錢」「為了製造而製造」產生一堆「沒用的垃圾」所致。

他們聲稱已經獲得了過去的氣味配方,只要一聞到,人們便無法抗拒重回往昔,並徹底遺忘現在的生活。博覽會館內的理想之城夕日町,時間會從此停在最陳舊最夢幻的黃昏時分。

透過電視播放全國通知洗腦大人們的前半小時,茶子對阿健說,未來剩下30分鐘就要消失了。阿健回答,未來沒有消失,只是會一直存在於我們的想像。

於是我們能夠隱約明白,在他們心裡顯然有一個比現在更好的21世紀,好到足以承接那個已經如夢似幻的昭和時代,成為他們過去的夢想。或許有一點瑕疵也沒關係,他們也會願意接受,再去一起想想辦法,努力將它打造成更接近盼想的樣子。

然而,現在的這個21世紀和他們的期望差得太遠,太不堪,一點點的溫飽已經飼養不了秒速增長的慾望怪獸,每個人都在告訴自己哪裡不夠──你應該做得更多、想得更多、要得更多,但真正可以到手的卻愈來愈少,而這全是你的錯。

魔咒般的低語鎮日在耳邊迴繞。為了生存,人們往城市聚集,爭搶稀薄濕熱的空氣,放眼所見每一寸都是他人的所有物,而所謂歸屬,也只是向他人借來的暫時棲身處。僅有的一點喘息空間,是必須付費才能得到的憐憫。

他們倦透了這樣的世界,不想再強迫自己去習慣了,所以決定放棄現世,強行回到一切還沒有走樣的時間點,那個大家都還有餘裕作夢的過去。

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必須捨棄小孩,意即抹滅現在。因為這些孩子光是存在,便足以動搖一切關於「讓過去永恆」的念頭。小孩所代表的不只是親緣關係,在廣義上來說,更是一條必須對其永遠負責的生命,也就是「責任」。

父母是一種無法退休、沒有休假的職業。

當然,這點的實際狀況因家庭而異,不過無論如何,生命一旦自女性腹中誕下,直到這嬰兒在法律上能自立更生之前,父母都會被期待必須盡教養之責,而這些期待會以各式各樣各型各態,甚至是奇形怪狀的方式,從社會的每一個小角落、眼神、瑣言碎語裡冒出來。

這些全部都會成為父母的責任。反過來說,縱使很可能會面對「你沒有完成名為『生小孩』的重要任務」的另一種指責,然而只要沒有小孩,擔子總歸輕了不少。

沒有父母在成為父母以前,會知道生養小孩所帶來的一切後果,可是生命出生了,你在這世界上從此多了一個親人,和隨著新身分接踵而來的指指點點。

也沒有小孩在長大以前,會知道未來的世界會和自己曾想像過的完全不同。可是你依舊長大了,每天努力讓自己活著,賺取比想像中更少的快樂。

每個大人都曾經是小孩,但每個小孩都不知道自己會成為什麼樣子的大人。

而阿健和茶子在彼此身上看見了,他們身體裡住著一個失望透頂的小孩。

再後悔,也無法砍掉重練──就這麼活下去吧!

本片最動人、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無疑是回到童年的廣志在被迫嗅到自己腳臭後,浮現的一小段他的個人成長簡史。全段無配音、無旁白,只有畫面和配樂,卻非常催淚。

在悠揚的琴音與鮮豔的夏日畫面之中,我們看著小廣志坐在父親的腳踏車後座一臉無憂,天光和山色都渲染著回憶的晴朗;然後他牽著自行車步入中學,行經青澀的戀情;接著漂向大城市,梳起體面的髮型,學習走訪客戶的技巧,開始習慣鞠躬的角度;在漫天櫻花中和新的戀人散步;擁有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的自己的家;疲倦的夜班車,明亮的玄關燈,溢出一地熱水的擁擠浴缸……

一切戛然而止。廣志躺在地板上,終於從無邊無際的童年夢裡醒了。他並不在那個人聲鼎沸的萬博公園。公園裡雄偉的展館與造景,只是簡單貼在攝影棚地面的塗色厚紙板;頭頂上的正午炙陽,也不過棚內一顆光圈侷限的照明燈。

小新問他想起來了嗎,他哭著抱緊自己的臭鞋子,說想起來了。

那一瞬間我好難過,非常非常難過。

所有屬於現實的、存於現在的人事物,都這麼簡陋而易碎,多看一眼都覺得難受,但就是如此破碎的事物,只因為加上了一點點「氣味」,喚醒廣志的念舊,就讓他輕易重回還不需要擔負那麼多責任的快樂時光,因為那時他的一切都有人守候。

可是他想起了自己現在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一個妻子的丈夫。他努力走過很多年,才擁有現在的生活,而當年他的父親,大概也同樣努力了很多年,才讓他能夠度過那般美麗的童年。

阿健和茶子問他:「你不想活在過去嗎?」

廣志回:「我不想,而且我還要跟你們分享有家人的喜悅。」

如同父親負起責任,將他好好地扶養成人。生活很爛,但廣志還是想要活下去,因為他有了嶄新的未來,所以選擇繼續往前。

而阿健和茶子聽見廣志的回答後,理解了他的選擇。他們意識到,或許還有其他人也和他一樣,在這個不令人滿意的「未來」,也就是現在,締造了新的羈絆,並想要和這份羈絆一起走下去,見證未知的風景,無論喜悅或痛苦。

所以他們不再強求,而決定退一步,透過尋死讓自己停在過去就好。可是在真的面臨死亡的那一刻,時間的聲音突然變得無比刺耳,樓風刮過耳畔的尖鳴,彷彿尚未轉動的那些人生齒輪在懇求他們活著。

活著,如果你願意的話。

現在的世界很糟糕,跟我們想像過的都不一樣。沒有新奇超能的科技,也沒有與生俱來的魔法。只有愈來愈短的存款,和愈來愈久的熱浪。

即使如此,還是有一些日子值得去期盼,有一些人值得去愛。在被愛的那群人之中,要記得也把自己放進來。

不忘記過去,承認現在的不完美,但依然想要好好活下去,為了自己和自己所愛的人。

我們因而慢慢成為了大人。

1.1K會員
44內容數
觀賞動畫、漫畫的心得隨筆。只是想推廣愛作,一起沉迷。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