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小說也可以讀出人的心?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它,人稱「悲劇的小丑」,雖然不能動彈,也無法說話,但看得見、聽得著,也感覺得到,而它只告訴讀者它所知道的一切秘密……。


十字屋的小丑》最特別的是「小丑之眼」,東野圭吾 在小說中以小丑人偶的第一人稱視點來呈現。它所代表的是一個具有單純意識的旁觀者,用幾乎不帶感情的思維來告知讀者一些連故事中其他角色都還未知曉的內情。

推理小說 常會採用物品視角來敘事,十字屋的小丑,有時採用第三人稱視角,也採用小丑人偶的角度,以交替的方式來進行,若沒有透過小丑的敘述,就會缺了一塊,也象徵人際關係的複雜多元。

有趣的是,小說家巧妙地運用人偶的不可抗力來平衡小丑人偶對讀者透露的訊息。雖然會思考,但本質上終究是人偶,因此它可能會被燈光、盒箱、他人移動等因素所阻礙,進而讓它所透露出的情節能夠維持某種程度上的客觀和均衡。

雖然它會觀察與思考,因不抱持特定目的對所見的事物做出過於主觀的評論,具有保有獨立思考和純粹人偶的特質。結尾有著巧妙的安排,正當讀者跟書中的角色一樣認為事件告一段落時,從人物的對談中又提出另一種可能性、加上某個人物的獨白,會讓讀者在闔上書本之前再度受到一次衝擊。

raw-image


故事中的 謎團 已是一絕,當人們大多傾向恐懼並懷疑這是不是詛咒的小丑人偶所帶來的不幸時,卻有意無意地逃避面對複雜人性相互作用下所產生的各種負面因子,才是造成悲劇的普遍因素這件事。

我們以為的真相並不完全是真的,每個人都因為復仇、背叛、算計、包庇而為真相掩上了一塊塊布,一層層揭開之餘除了感嘆還有惆悵,冤冤相報何時了,失去永遠比得到的多。較為有趣的是故事的發展乃呈現著動態的變化,兇手原初計畫好天衣無縫的完美謀殺行動,卻在家庭成員個各因著不同的理由,做了若干的犯罪證跡掩飾,最終發展出與最早計畫軌跡截然不同的結局。

從中也可看出家族之間,源出於人性光暉的光明面。但所謂弱者真的只能是居於最劣勢嗎?實則未必,只要善用他人同情弱者的心意,以人際離間的心計,往往最後笑著離開的,卻會是那最意想不到的人啊!

人心難測?人的良善和邪惡往往是一念之間,人際的緊密或疏離,也是刀刃的二面呢!,可見,這世界不能沒有小說。

24會員
61內容數
學會衡量自己的人生,為自己的生命秤重。 成就不是幸福人生的唯一解答, 活得好、活出價值,才得到人生真味。 真情人生不是成為鉅富, 而是用圓融自在的方式生活, 用心記錄萬事萬「悟」。 撰寫幸福人生的劇本,系統化描繪夢想的願景, 打造兼顧事業、健康、有愛的生活藍圖, 體驗完整的每天,過好有味人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