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影。桃花逝】之二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raw-image

七十年前,葉家三兄弟來台落腳恆春族繁綿衍,葉家莊開祠堂,此後葉家人身後皆歸放祠堂,受子孫香火供養。

長兄後代兒孫輩生養大女兒小葉氏,每日清晨四點趕早起床,和幼妹手腳麻利地作早飯,家裡男丁與壯碩女眷早已勤快上田作活去,等著五點半歸來吃飯。小葉氏忙著生火燒水、刷鍋洗米、切菜火炒,剁肉片蒜,和幼妹在雨後泥濘的灶腳前水裡來火裡去,前前後後忙活,深怕耽擱父母兄長用飯的時辰。時間一到,三桌人馬風風火火歸家上桌,汗酸滲著田裡泥土的芬芳,一一走進厝內淨手圍坐,熱熱鬧鬧添飯夾菜,一家和樂。

清早勞作農事後的身體特別飢餓,兩位小女兒巡梭於三桌飯菜之間,四眼緊盯,備著加菜添飯,餓虎飢狼一過,老鐘敲響六點,又急急和自家阿兄、族裡就學子弟一同走上一個小時的路程上學去。

下午放學,小葉氏和幼妹急匆匆再走一個時辰回家,趕忙刷洗清晨未盡的鍋碗瓢盆,小葉氏依舊忙著生火燒水、刷鍋洗米、切菜火炒,剁肉片蒜,和幼妹在風乾泥地的灶腳前水裡來火裡去,前前後後忙活。父兄晚間興來,還得備酒兼下酒菜,待飯桌收拾完畢,已是九點過後。

除此之外,還有父母兄長洗漱的燒水、刷洗髒衣、晾衣摺衣歸置等庶務雜事,直到晚上十一點,小葉氏姐妹已然累極,卻又必須拿出公校作業,自行扒醒混沌的腦筋奮戰至夜半一點,收妥秒睡,惶惶然睜眼又是清晨四點!

小葉氏夜半望著酣睡的幼妹,心想:讀書好,讀書就不用這麼累了。

8會員
44內容數
如果時光是一張張待填的篇章,而來到我生命裡的吉光片羽,是一一被記憶收錄的情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