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障生適用職業輔導評量,行不行?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幾週沒有更新部落格和Podcast,一方面是錄到100集這個里程碑,想放慢自己的腳步,讓每一集的產生能有更多的含金量(大笑)。另一方面則是最近的工作比較忙,除了案量不少外,年初開始又有新的專案在啟動,我又是個不喜歡每件事都拖到最後一刻的人,所以分配了比較多生活的時間處理專案。


學習障礙者,擬納入職業評量的對象

雖然忙碌,這一次還是想跟大家聊聊最近一個有趣的議題。這陣子職重界在討論,配合《特殊教育法》的修法,預計今年(2024)上半年,希望放寬讓學習障礙者等的特教生,也可使用職業輔導評量資源。白話說,就是以往能能使用職業評量的對象只有具備身心障礙證明的人,目前則在評估要把沒有身心障礙證明的學習障礙者也加入。

可以預見的是,這個新聞一出來馬上就引發了熱烈的討論,我除了在自己的臉書上看到很多專業人員發表看法外,更在正式的會議中聽到許多專家學者提出各式各樣的建議。因此,我會把這些觀點大概做個分類,並分享我自己的觀點給大家參考。


甚麼是學習障礙、職業與評量?

在整理這些觀點之前,我先幫大家科普一下何謂學習障礙以及甚麼是職業輔導評量。但我必須講在前頭,在職業重建這個領域中,目前我和身邊的專業夥伴其實對學習障礙是相對陌生的,因為我們主要接觸的對象都是身心障礙者。但「職業評量」就相當熟悉,畢竟在職管的工作中,有時候在判斷個案的就業優勢有點模糊時,我們就會先透過職業評量來進一步的定位服務的方向。

-學習障礙

比較正式的定義是,依據「身心障礙及資賦優異學生鑑定辦法」第十條,學習障礙是指神經心理功能異常而顯現出注意、記憶、理解、知覺、知覺動作、推理等能力有問題,導致在聽、說、讀、寫或算等學習上有顯著困難者;其障礙並非因感官、智能、情緒等障礙因素或文化刺激不足、教學不當等環境因素所直接造成之結果。

白話說就是,其實學習障礙真的就跟你我沒甚麼兩樣,你平常在生活中跟他互動也不太覺得有甚麼問題,但他們常會因個人的生理因素導致在學習上遇到困難,並且這些困難不太可能透過一般的教育、個人的努力(除非用對方法、避開個人因素的限制)而去改善。


-職業輔導評量

比較正式的說法是,為了協助身心障礙者「適性就業」,而在就業前了解其職業潛能、興趣、技能、工作人格、生理狀況及所需輔具等,以提供身心障礙者職業重建個案管理員擬定職業重建服務計畫之參據。(引自勞動力發展署網站)

簡單來說,職評是為了協助「身心障礙者服務的專業人員」(就是專家啦),在服務身心障礙者找工作的時候有個參考的依據,而事前幫身心障礙者做的一整套評估(包括各式各樣的測驗)。因此,在這樣的脈絡下,職評的資源假如也開放給學習障礙的學生,不難想像大家會有許多的想法。


「學習障礙者,納入職業評量對象」,幾類不同的觀點

在整理這些觀點的時候,我分別問了好幾位專業夥伴的想法,也參考了幾位目前較常聽到的前輩在平台、會議上所發表過的看法,大概歸納成下面三類的觀點。

觀點一:學習障礙不需要職評

抱持這類看法的較多是學校的老師。理由多是基於學障生在求學階段其實已經很了解自己的學習狀況和優劣勢。例如:學生早就知道自己在看文字的時候有困難,所以很多人現在的學習方式是透過語音報讀軟體,換言之他們需要並不是對優劣勢的再了解,而是需要更清楚的早點實際體驗職場和他們的學習障礙會不會有相關性。

觀點二:職評的量能早已不足,加入學障無疑火上加油

這類觀點多是來自一線職管員或學界,以現況申請職業評量的時間來看,職管回饋給我的狀態是從申請到施測最久要等上2個月(各縣市有差異),報告的產出則需要21天,換言之從申請到拿到報告最長可能要將近3個月了。主因是職評員多是兼職為主,在目前的量能底下,如果再把學障生也納入,無疑會更嚴重衝擊線上在排隊等著求職者的身心障礙民眾。

觀點三:職評沒有效益,因為沒有配套措施

這樣的觀點比較多是督導、管理階層,在現行學障並不是職業重建體系服務對象的狀態下,職評報告真的只是「多了一份報告」而已,但後續並不會有任何專業人員追蹤,可以免費拿到報告當然不會有人拒絕(nice to have),但花費了這樣的資源是否真能產生正面的影響,則可能是讓人悲觀的。

(假如想知道我對三種觀點的看法,請聽本集 Podcast)


這個法案,對專業服務人員的影響

那麼,身為一線專業服務人員、無法左右政策決定的我們,和這個案子有甚麼關係呢?這裡我比較想從正面一點的角度來看:

首先,從職涯的角度,若法案真的通過,那未來職評的需求勢必會再增加,其實鼓勵大家可以去取得職評的資格,一方面幫自己增加斜槓的機會,一方面也讓跨領域的技能豐富自己的視野。

其次,在專業服務的角度上,產學合作愈來愈重要,從學校端的觀點可以知道,如果在畢業前可以先實習、職場體驗,都能加速學生未來的就業。友善職場的開發也很重要,這可以增加個案職場體驗的場域,甚至是一線服務的專業人員如果有愈多固定配合的企業,也能增加自己的職場熟悉度,而跟企業有更多共同的語言。

第三,不只是身心障礙服務,而是隨時思考職務再設計的可行性,工作困難不只有輔具的介入,隨時利用目前的科技工具包括手機、各式 APP或AI工具等,能用更簡單的方式解決問題,才是專業的展現。

最後,則是保持對人的敏感度,依據教育部2023年的統計,全國21萬的身障學生中,學障占了4.9%、情障占了2.8%,換言之,有將近萬名的學生有學習障礙的狀況,如果專業人員保持開放的心態去觀察,就能接住更多有需求的孩子。


障礙不是終點,生命有其韌性

最後,想分享最近女兒愛聽的愛迪生的故事,愛迪生也是學習障礙,小的時候在學校的表現不佳、被學校老師退學,但他的母親讓愛迪生用自己的方式學習,最後也成為一個偉大的發明家。除此之外,另外還有蕭敬騰、湯姆克魯斯等也都是有名的學習障礙者,但他們也都用自己的方式學習而在職涯中閃閃發亮。所以,身為專業人員的你和我,需要能保持彈性、仔細觀察。

雖然開放學障生使用職業輔導評量資源目前還有許多的爭議,但我卻認為應該用比較正向的態度看待它,這不正顯示了有愈來愈多的障礙者的需求被聽見、被看見、被理解嗎?


更重要的是每個生命都有屬於自己的韌性,我們要做的就是,隨時保持自己的服務彈性,讓你我成為別人生命當中、踏入自立生活的重要推手,才是我認為的身心障礙服務永續之道!


raw-image


參考資料:

學習障礙生 將適用職業輔導評量(人間福報)

名人也有學習障礙(遠見)


我是Cary,好的原創文章需要您的支持! 如果喜歡我的文章,記得訂閱、按愛心、留言。 想看更多關於求職、就業、助人工作、個案服務相關的議題,歡迎寫信給我,非常歡迎! [email protected]

  • 或追蹤我的IG : peiwensister
  • 加我好友LinkedIn:Cary Liao
  • 「本網站上之一切文字、圖片,著作權皆屬於本網站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
72會員
136內容數
我是職務再設計專員。職務再設計是政府為了協助身心障礙者、中高齡或特殊的對象能夠更好的融入及適應職場而推動的一項重要的政策。前面提到的這些對象,只要在找工作、或是正在就業的過程中,遇到任何工作適應上的困難而可能透過輔具、改善工作流程、或是改善工作環境...等方式來克服的時候,就是屬於我能服務的範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佩雯姐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工作中自我權益受損該怎麼辦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會所與職業重建銜接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回應聽友之職重職涯新選項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友善職場哪裡找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會所模式存在的必要性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