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有邪那刻

2024/02/07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國小的時候,忘了是生日還是什麼名目,有個當時看得萬分重要的好友,送了一個小禮物,印象裡是隨處可見的紀念品店中,有些貝殼裝飾的玻璃瓶裝蠟燭吧?大概是如果留到現在,會覺得超佔位,在某個大掃除或交換廢物活動中,會毅然決然割捨的那類。

但當然沒有,因為它在我收到的第一天,興奮地從房間拿出來向爸媽分享的路上,就被我無心摔碎了,在那樣的年歲,當然還未經歷過足夠多的失去,仍天真地沒體會過任何心痛滋味,於是當時不知所謂的,就是難過死了,真的難過死了。

我甚至偷偷祈求神明,看在我那麼難過的份上,就把這件事的記憶取消吧。希望一早醒來那禮物完好如初,沒有人記得它碎過。那時候總習慣向神明交換些什麼,以為犧牲就能換回想要的,例如身體不舒服的那天就該給我好成績,或認真唸書的時候,在乎的人就可以永遠不吵架。

不過當然沒有。我也忘了什麼時候才不難過的,那時候還相信失去的總會回來。

可是誰知道,長大之後讓人難過的從來不是失去,而是不再「為了失去」傷心。還執著的自己好像被永遠留在過去,新的我再也感受不到他的五味雜陳。同時不懂曾是為了多無聊的小事感覺幸福。


例如從前,還以為我和某個誰只住在對街是全世界最浪漫的事,不管我們到了遠方的哪裡,鄉愁的對象投射得那樣近,至少想家的時候可以一併想他。可是長大後的某天,在街口例行的倒完垃圾,莫名回首竟看見熟悉的身影,卻偶然發現,在他身上找不著任何一處我喜歡的樣子了。

後來的後來,還有一個人,終於成了能獨處的朋友。卻在揮手道別的大馬路對面,看著他越走越遠的時候,能夠輕易撇開視線了,再抬頭看的時候身體已經好小好小,像是在心裡的位置一樣。甚至可以和現任伴侶談論印象中的他,關於他的可愛與可惡,都已漸成雲淡風輕的故事。

長大的路上誰不是步履蹣跚,我們不免經歷愛過的他向別人告白、單戀的她失戀,後來他又和誰同居、她和誰登記、他和他分得難堪、她和他總算步入禮堂......

而很久以後的後來,令人傷感竟不在於我不能愛,而是我真的、真的不愛了。我終於任憑時間帶走過往,坦然或不得不坦然的,接受我摔碎過曾無比珍視的,而碎片留在時間洪流裡面,看不出曾扎傷哪處,那淺淡的疤痕,只有記性好的人才看得見。

40會員
89內容數
名字念起來是易寒,唱起來像遺憾。 於是就這樣其實符名的活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