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耽美】走春

2024/02/12閱讀時間約 17 分鐘

1.

  林家人每年大年初三的行程都是固定的。

  前後共三台載著林家人的休旅車下了高速公路後,速度一下子就慢了下來,眼前的路肉眼可見地越來越小條,從車窗看出去的風景也越來越荒涼。彎彎繞繞許久之後,在路窄得車子幾乎要跌進田裡的前一刻,休旅車終於轉入一條主幹道,接著開過一大片水田。

  在這期間,林熙已在晃呀晃的車上補了一場還算舒適的眠。


  水田一路延伸到接近山腳處,才終於有人口聚集的村莊。山腳下有一間占地頗大的透天厝,透天厝前是一片可以停三、四台車的水泥廣場,從廣場邊緣到後門則包圍著一片養護得宜的草地。

  這裡是林熙的阿嬤的娘家──劉家的老宅所在,在阿嬤最小的弟弟娶媳婦前才整棟重建過。雖然相隔有段距離,但林家和劉家的關係很好,一直保持著密切聯繫,大年初三時林家更是會舉家來拜訪,子孫輩若沒有特殊理由,幾乎都得到場。除了林家之外,林熙阿嬤的兄弟姊妹們也都會輪流帶著家人來聊天,場面異常熱鬧。

  其實林熙越長大、越是不耐煩浪費時間跟親戚周旋的,但疼愛他的阿嬤總是會拉著他的手讓他一起來,這讓他難以拒絕,竟這樣糊里糊塗成為每年都會固定到場的成員之一。


  一下車第一個行程就是吃飯,劉家人早早就備了五桌的菜,讓大家自己找位子坐。習慣這場面的林熙也沒客氣,趁大人們還忙著相互打招呼時,就自己找了個位子,快快挑喜歡吃的飽餐一頓。吃飽後,他便躡手躡腳地打算逃跑。

  誰知道就在林熙快要成功溜走時,竟不小心被表嬸抓個正著。表嬸笑著抓住林熙問關於升學的事情,說自己的小兒子剛考完學測,還在昏天暗地地亂混,想拜託林熙等下找時間跟他聊聊填志願的事情云云。林熙裝做很有禮貌地一一應了,但心裡卻是不斷吶喊著「讓我走讓我走讓我走」,正當他心不在焉地想找個藉口開溜時,就感受到有雙手從背後搭上了他的肩。


  「原來你在這裡。啊,姑媽新年恭喜!」

  「啊!是如宣呀,好久不見……」


  林熙抬頭一看,替他解圍的竟是有一陣子沒見的曾如宣。

  曾如宣是林熙阿嬤小弟的小兒媳婦家的親戚,林熙也忘記具體是多遠的親戚了,反正這麼一大家子人,也沒多少是他真的能正確喊出稱呼的,他們年輕一輩人大多也只是喊個大概而已。

  曾如宣很會與長輩應對,三兩下就逗得林熙的表嬸笑得開懷,他還順便找了個藉口要帶林熙脫身。


  「姑媽快去吃吧,我們兩個想去河堤走走。」

  「對呀、對呀,我們已經吃飽了,但表嬸要是再不去吃,可就要被屋裡那群人搶光了!」

  「哈哈,好啦!不過又是要去河堤嗎?你們兩個還真是走不膩耶,我記得去年……」


  林熙終於是沒耐心等表嬸說完,只盡量有禮貌地點了點頭後,就轉身拉著曾如宣的手腕大步往外走。曾如宣則是一邊略帶歉意地回頭和姑媽點頭示意,一邊卻翻了翻手腕,先是改握住林熙的手掌,接著再將自己的五指霸道地卡入他的指縫間。

  在長袖的遮掩下,他與他十指緊扣。


  「嗤,就你有禮貌。」

  「你怎麼跟你小叔叔說話的?」


  林熙斜眼瞥了曾如宣一眼沒回話,乖乖戴上他扔過來的安全帽,長腿一跨就上了他的機車。載著兩人的機車很快就騎上了田間小路,涼風吹來有點冷,林熙慶幸自己剛剛吃飯的時候懶得脫外套,現在才至少有件外套穿在身上防風。


  林熙認為,「過年去親戚家走春」是人生前幾大最沒有意義的事情之一。

  至少在前年來劉家走春時遇見曾如宣之前,林熙都是這樣覺得的。




2.

  近年來河堤被整修得越來越漂亮,林熙記得幾年前還是走起來坑坑窪窪的石頭路,今年竟已經被重鋪成平整的柏油路了,走起來舒服很多。曾如宣喜歡散步,在認識林熙後的這三年,他都會在吃飽後帶著他過來晃晃。

  曾如宣邊走邊著迷地看著斜坡上高高的芒草堆搖曳,林熙則假裝轉頭看向波光粼粼的河面,時不時用眼角餘光偷偷盯著牽著自己的人瞧。


  「小叔叔。」

  「……每年第一句都是喊我叔叔,你還真是喜歡這個稱呼。」

  「不是喜歡這稱呼,是喜歡喊你。」

  「少來。」

  「而且這也才喊第三年,平常在學校遇到的時候,我可都有好好叫你名字的。」


  林熙見曾如宣那雙漂亮的眼睛撥空瞥了他一眼,兩人十指緊握的手被他緊緊捏了一下又鬆開。他這反應明顯是被撩到了,這讓林熙忍不住開心地咧嘴笑。


  雖然輩份上是叔姪,但其實曾如宣也不過比林熙大兩歲,他倆說實話也不算正經親戚,不過是每年過年時會一起出現在同一間房子裡拜年的關係,便被家人們胡亂拉著攀了關係、訂了輩份,輩份長一層的曾如宣是叔叔,而林熙就算是姪子。

  他倆真正認識是在林熙大一參加的社團迎新會上,而那年過年時兩人才終於在劉家親戚雲集的初三聚會上認出彼此。他們都沒想過會和對方成為親戚,也沒想過會和親戚發展成這樣的關係。


  曾如宣就這麼一邊牽著他、一邊看風景,一副平和又悠哉的樣子,看得林熙一陣心癢。林熙暗暗忍耐了許久,裝做不經意地拿起手機,先是拍了張湖面發到限時動態,接著他又開著相機好一陣比劃,確定周圍荒郊野嶺只有他們倆,就再也忍不住了。


  「小叔叔。」

  「什……唔!」


  兩人十指緊扣的手被林熙用力一扯,曾如宣被他扯得朝他傾斜,林熙便趁勢攀住他的肩膀,往他臉頰上用力親了一口。待曾如宣穩住身體,林熙早就放開手往前跑了好幾步,還故意轉過頭對著他笑。


  「哎呀,小叔叔走路怎麼這麼不小心?需不需要姪子扶你?」

  「……林熙。」

  「嗯?小叔叔的聲音聽起來好可怕……啊!」


  不等林熙耍嘴皮子,就見曾如宣跨開大長腿往林熙的方向跑,三兩下就抓住了調皮姪子的腰,把人往自己懷裡帶。


  「叔……唔!」


  面無表情的曾如宣張口便咬住林熙的嘴唇,林熙笑著往後傾試圖退開上半身,但曾如宣的手掌早就等在他身後,一手錮住他的腰、一手壓著他的後腦勺逼他向前。

  曾如宣的舌頭纏人得很,抓著林熙毫無防備的舌頭就是一陣輕咬痴纏,曖昧的麻癢從舌尖、舌根一路蔓延至後腦杓,沒親兩口林熙就被曾如宣親暈了。兩人之間只有始終保持對視的雙眼掙扎著誰也不曾移開,曾如宣滿意地看著林熙那雙眼睛被自己越親越迷離,一直親到他腰軟才勉強放過他。


  「既然姪子腰……腳痠了,我們就找個地方休息吧。」

  「……變態。」


  這句罵聲林熙只敢小聲嘟噥,祈禱河堤上的風把他自作孽的後果吹散。


  曾如宣再度恢復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一邊看著波光粼粼的湖面、一邊輕扶著林熙的腰向前,半扶半抱地帶著他調頭,往他們來時路返回。

  色心被勾起的林熙暫時壓住惡作劇的念頭,只時不時偷看曾如宣的側臉,努力忍住心底的癢,挺起腰迎向自己今日真正期待的佳餚。




3.

  曾如宣和父母一起住在市區大樓的一戶公寓中,離劉家老宅不過半小時,從河堤過去更近。剛踏入曾如宣的家門,林熙就聽見身後大門鎖上的聲音,他還沒來得及回頭多調笑兩句,就感覺自己被曾如宣猛然拉入懷中,就是一陣無聲卻纏綿的吻。

  林熙壓抑許久的惡作劇之心頓起。

  他趁著此時曾如宣急於接吻,雙手摸索著找到他的腰,將手伸入他寬鬆的毛衣底下,沿著褲頭把他穿在裡頭的貼身高領下擺給拉了出來,再把自己被風吹凍的雙手肉貼肉地抓在他溫暖的腰上。曾如宣瞬間被冷得一哆嗦,不滿地結束親吻,把林熙的手從自己腰上拉出來,握在自己的掌心裡邊吹氣邊狠狠地搓,直到兩人的手都足夠溫暖,才急不可耐地又將他抱入懷中。


  「你故意的是吧?」

  「飽暖才能思淫慾啊……誰像你一樣不怕冷。」

  「好好好,就你有理。」


  林熙再度把手放回曾如宣的腰間,曾如宣也沒掙扎,只是轉頭在林熙的脖子上細細地吻,而後在他耳邊輕輕吹氣。當林熙開始沿著曾如宣的側腰往腹部摸時,曾如宣也伸出舌頭輕舔他的耳垂,滿意地感受到林熙在他的攻勢中輕顫了幾下,他才開始剝他的衣服。

  在兩人黏黏膩膩的此刻,林熙卻忍不住分心。剛才在風大的河堤上沒發現,現在靠得極近的距離,讓曾如宣身上的雪松香氣漫入了他們的呼吸之間,也讓林熙不自覺地往他的脖頸處靠,深吸了好幾口氣。

  此時林熙腦中不知怎麼的閃過了「偷情」二字,忍不住笑出聲來。


  「在門口就這麼急,不怕你爸媽突然回家,心臟病發?」

  「他們去日本過年了,聖誕節福袋抽中的機票。」

  「你怎麼沒跟著去?」


  曾如宣嫌林熙話多似地抽空瞪了他一眼,接著大手一揮掀了他的毛衣,再把他的高領衣推到胸上,輕輕舔咬上他露出來的左邊乳頭。林熙被突來的刺激嚇得呻吟出聲,身體短暫向後縮了一下,接著馬上就挺起胸膛,像是恨不得讓曾如宣盡情品嘗。

  要不是和曾如宣有這層關係,林熙還真沒機會知道他是這樣道貌岸然的禽獸……林熙越想越覺得心癢,還主動拉過曾如宣的手,放在自己右側空著的乳頭上,示意他揉揉。


  「你跟之前一樣,很喜歡被揉乳頭啊。」

  「你、你不也,也喜歡咬……」


  曾如宣沒否認,只用力一吸,滿意地聽見林熙的呻吟聲後,又換了另一邊乳頭舔弄。林熙在快感的侵襲中,雙手順著曾如宣的腹部往下摸,在與他糾纏之間拉扯著試圖脫他的褲子,直到他半硬的性器從褲子中彈出,才勘勘滿意地停止禍害褲子。林熙往下一看,曾如宣只半硬就已分量十足的性器令他莫名羞得滿臉通紅,他先是輕輕伸手握住,感覺到曾如宣輕顫幾下,才又惡作劇地稍微用力一捏,聽見他呻吟出聲才鬆手開始套弄。

  曾如宣被這一捏弄得從林熙胸口處直起身體,扳過他的臉又開始吻他,雙手則開始剝他的褲子。他的速度比林熙快得多,三兩下就把他的內外褲子都褪至腳踝,手掌抓著他的屁股就是一揉弄。林熙被他又親又揉的舉動惹得喘息連連,性器還沒被碰到就自顧自翹得老高,情慾引得他主動往曾如宣的身體貼近,調整了幾次後,才終於如願讓自己的性器貼著他的性器蹭,蹭了幾下不夠滿意,於是伸出雙手勉強地將兩人的性器一起抓在掌心裡,開始上下撸動。


  「用力點……剛剛沒吃飽嗎?」

  「一起弄很難弄耶,握不住……你意見怎麼那麼多!」

  「嘖……」


  林熙的雙手很快就被曾如宣的大掌覆上,兩人一起握著兩根越發膨脹的性器,兩人的腰也忍不住隨著撸動的節奏胡亂擺動。安靜的房子裡盡是兩人的喘息聲,手上越來越清晰的體液聲也漸漸不容忽視,斜射而入的傍晚天色也在兩人的交纏間慢慢變暗。

  光是這樣一起撸著性器,林熙的臉就紅得像是被狠狠欺負過一樣,曾如宣這才想起他的身體很敏感。看著眼神迷離的林熙,曾如宣耐不住心底的麻癢,再次偏過頭吻他,霸道地吸著他的舌頭,滿意地聽他呼吸越發混亂,就連腰間擺動的節奏也越來越亂。

  在瀕臨高潮的邊緣,太過刺激的摩擦令林熙忍不住想要後退,察覺他意圖的曾如宣卻不容他逃避,分出一隻手壓著他的後腰,強迫他直面快感。

  先是林熙邊喘邊吼,無法控制地噴射在兩人的小腹間,曾如宣聽著林熙高潮的粗喘也被勾得意動,用力擺腰在兩雙手與林熙的性器間來回摩擦了好一會兒,才終於也射了出來。


  「嘖嘖,這個量……你、很久沒處理了?」

  「就等你幫忙了,好姪子。」


  帶著勾引與調情意味的話語令林熙的臉更紅了,他氣得打了曾如宣肩膀一拳。林熙打了一拳還不解氣,又不甘心只有自己臉紅,於是刻意往曾如宣耳邊吹氣,要小叔叔等會兒輕點做。

  曾如宣顯然被刺激到了。

  林熙沒拒絕他牽著自己大步往浴室走,只是忍不住輕笑。




4.


  「啊啊…好、好深……」

  「那我輕點?」


  林熙沒有正面回答,卻猛然用力夾緊後穴,惹得曾如宣呻吟著頓了幾秒,接著報復般用力抓著他的屁股,刻意地猛操了好幾下。林熙被操得軟了腰,卻沒記取教訓,還思考著等下要再來一次。

  曾如宣不停地扭腰,讓自己堅挺的性器來來回回朝林熙濕潤緊緻的後穴裡撞,他挺直著上半身俯視無力趴在床上的林熙,欣賞他只有屁股被他扶著高高翹起的姿勢,心裡漫著難以言說的滿足。低喘著的曾如宣難耐地伏下身,將前胸緊貼林熙的後背,感受他完全被自己鎖在懷裡,再將臉埋入他敏感的脖頸間輕輕舔咬著,在不製造痕跡的前提下,克制地釋放自己想要將他吞吃入腹的渴望。


  「小、小叔叔……」

  「嗯?」

  「我想,我想看著你……」


  即使已經被操得敏感到連聲音都在抖,林熙的腦袋裡卻沒有停下變換花樣的念頭,又一次抖著唇對曾如宣提出要求。曾如宣忍不住想:平時社團裡人人稱讚乖巧的學弟,怎麼到了他手裡時,花樣就這麼多?


  「嗯?想怎麼看?躺著看,還是坐著看?」

  「唔嗯…都、都可……都可以……」

  「小姪子,要求說清楚,想怎麼看?」


  曾如宣故意使壞想要逗林熙,拔出性器就把他推得仰躺在床上,先是壓著他的腿到胸前、讓他自己抱著,接著故意用性器在他露出的後穴外摩擦。他一下又一下地假裝要插入、卻又不真的插入,最多只將龜頭推入後穴一點點,接著又裝做路過似的拔出來擦過去,反反覆覆。


  「是這樣看嗎?嗯?」


  察覺自己被耍了,林熙氣得側身一翻、試圖爬起來反抗曾如宣,沒想到被操得腰軟的他不但沒有成功反擊,反而被他拉著對坐到他腿上。

  林熙與曾如宣面對面坐著,林熙坐在曾如宣的大腿上、雙腳被岔開放到他的腰兩側,他低頭看著曾如宣不久前還在他體內的性器,再一次在自己的後穴前輕扣,心臟不免又被期待拉扯得高高的。但曾如宣顯然沒這麼好心,又是只在後穴前一遍又一遍蹭過,只顧著自己舒服。


  「哈,所以,你是要哪一種……唔!」


  林熙沒讓曾如宣再接著玩,他猛然將曾如宣推得躺下,自己則雙腿一彎、跨跪在他的身上,眼疾手快地抓著他硬挺的性器往自己後穴塞,沒幾秒就再次將熱燙的性器給吞了進去。

  兩人皆被這一系列粗魯的動作刺激得呻吟顫抖。


  「我、我想要……可以看著小叔叔,嗯…用力操我的姿勢。」


  喘著說完話,林熙就自顧自開始擺腰,自發用後穴吞吐著曾如宣的性器,朝紅著臉不斷地扭,雙眼雖然盯著曾如宣不放,眼神卻明顯爽得朦朧。小叔叔從姪子急切又慌亂的舉動中感受到了一絲委屈,便放任他在自己身上亂來,只時不時伸手防止他失去平衡。

  但衝動的發力終歸是不長久的,林熙扭了不久就累得往曾如宣身上倒下,不斷地粗喘,忍笑的曾如宣勾著唇角揉揉他的腦袋,連性器都憋得有些軟了。林熙喘完才想罵曾如宣,就感覺他已緊緊地將自己抱住,性器也慢慢開始由下往上挺動,再度開始由下往上操他。


  「趴好,要看就好好看。」


  林熙聞言,雙手抵著眼前貼著的胸口,微微撐起上半身,俯視曾如宣。曾如宣的聲音性感慵懶,表情卻帶著侵略性與攻擊性,他就這麼任他看著,但霸道地不許他們緊緊相連的下半身再度分開。


  「但接下來要想讓我拔出來,可就要等我射在裡面才有可能了。」


  突來的直白話語不只透過聲音勾住林熙的耳朵,還透過胸口的震動震得林熙雙手發麻。林熙頓時滿臉通紅,匆匆移開與曾如宣對視的雙眸。

  林熙也因此沒看見曾如宣混雜著柔軟、愛憐卻又勢在必得的目光。


  「小姪子……再叫聲『小叔叔』來聽聽?」




5.

  「怎麼了?還沒連絡上嗎?」

  「兩個人都不接電話,真的是吼……」


  劉家老宅的庭院裡,好幾個燒烤架在水泥廣場上燃起了火光,大多是年輕人負責烤、長輩們拉著椅子在一旁聊天,一群人吃吃喝喝玩得隨意。唯有幾名婦人聚在一旁,陪著正中間那位焦急的婦人打電話。

  都已經開始吃晚飯了,但林熙的媽媽卻怎樣都連絡不上林熙,她不免感到焦急。林熙的社群動態只有一張河堤的照片,林熙媽媽越看越覺得不妙。在四處詢問後,她終於得知林熙和曾如宣離開前,曾見過他的表嬸,但表嬸也只知道他們倆說要去河堤走走,再多的也不知道了。

  就算是河堤,也不可能一去就好幾個小時,會不會真的發生意外了?


  正當林熙媽媽急得想報警時,就看見遠方黑漆漆的田間小路上騎來一輛摩托車,上面一前一後坐著兩個大男生。仔細一看,正是她找得團團轉的兒子林熙和曾如宣。


  「你們倆去哪了!?怎麼不接電話!?」

  「我們去河堤晃晃,走累了就想說去小叔叔家裡休息一下。我們不小心看電影看到睡著,手機沒電了……」


  努力解釋的林熙被媽媽邊罵邊拍了好幾下,曾如宣試圖要救場,連連主動向林熙媽媽道歉,卻也被拉著一起狠狠念了一頓。直到兩人乖乖承諾下次會先報備去處再離開,他倆才終於被林熙媽媽赦免,得以去拿盤子吃烤肉,補充下午流失的體力。


  「小叔叔,都你害的啦!」

  「那明年我就不跟你玩了,小姪子。」

  「……我錯了叔叔。」


  直到林熙再次坐上休旅車離開劉家,曾如宣和他都再沒提起關於下午的任何細節,只是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就像是普通的、有禮貌的、一年只能見一次的遠親。


  校園和家族,學長、學弟和親戚。

  一年中只在初三這天相擁,除此之外刻意不提、也不相認的默契。

  但他們其實也不曾問過對方,這是不是他們都想要的平衡。


  上車前林熙刻意回頭想找曾如宣,出乎他意料的是,曾如宣正站在他一眼就能看見的地方,臉上又恢復了那雲淡風輕的一號表情。林熙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覺得他似乎在曾如宣的眼裡看到了一抹可惜與不捨,但他在家人的催促聲中很快就將車門給關上了,沒來得及多想多看。


  初三的下午就像夢一樣。

  ……可這個午後真的只能是夢嗎?


  林熙的腰還陣陣發痠,此時規規矩矩遮掩嚴實的後穴裡,還留有吞吐巨物的充實感。曾以宣抱他時的瘋狂、唇舌間的眷戀,讓林熙有種被深深愛著的錯覺,他不確定那是錯把急色當成愛意,還是急色中真的存在那麼一點點愛意。


  已經是第三年共度初三的午後了。

  其實也不過才三次,但他們倆之間,究竟是……


  此時林熙的手機螢幕突然亮起,一則訊息跳了出來。他只輕輕瞥過一眼傳訊息的人,就驚得馬上長按那則通知偷看,看完又故意不點開,而是馬上把螢幕按掉,假裝閉目養神。


  回家的路程不長也不短,不如……就讓「小叔叔」稍微緊張一下……吧?



(END)


13會員
46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