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 H 這樣扭曲的一個女子 (中)

Allie
發佈於🌱 神農嘗百草 個房間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H 沒有選擇麵包;她選擇了心理治療。

H 想知道:為何總是遇到不對的人?為何心裏有個無法填滿的黑洞?

 

在朋友的介紹下,H 找到心理諮商師 T。


初次見面,T 引導 H 述說童年狀況。過程裏,H 沒有什麼表情,看不出情緒變化。當說到特別難過的事件時,H 卻用誇張的笑聲、自嘲的語調,嘗試輕鬆帶過一切。

會面將要結束,T 說:「其實你不需要用笑來掩飾難過。看到你笑,我覺得更難過。」

 

H 隱約知道,自己慣用笑容掩飾難過。但她並不了解,為何會這樣。


T 續說:「遇到困難時,你傾向不找人幫忙。 你選擇這樣做,有特別原因嗎?」

H 愣了一下。她從來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對她來說,「找人幫忙」不是選項之一:「找幫忙」這個概念,不存在於她的世界中。


諮商進行了幾個月。H 開始了解,童年遭遇情感忽視,讓她發展出過度獨立的個性。「刻意疏離、不接受幫忙」是自我保護策略。與人保持距離可以保護 H 免受傷害,但同時,這幅「保護牆」也將所有人拒於千里:外面的人進不來, H,也出不去。


T 邀請 H 寫一封信給她的內在小孩。H 知道這個練習的目的是什麼,也知道信要怎麼寫,才能打動人。功課順利完成,但 H 卻沒有真的跟自己的內在小孩產生連結。

H 有抗拒,T 可以理解。越往內探尋,越要直面傷痛與黑暗,這會觸發巨大的不安。如果 H 身邊有可靠的伴侶、家人或朋友支持她,並陪伴她走這段旅程,是最理想的。可是,H 身邊沒有這樣的人 (H 跟閨蜜疏遠了)。

 

幾個月後,T 要離開童年創傷中心,到別的機構工作。T 告訴 H:「如果你想在這個中心找其他心理師繼續進行諮商,我可以為你轉介。如果你不想換心理師,我們可以考慮到其他地方進行諮商。」

 

經過半年的諮商,H 對 T 建立了信任。不止信任,H 覺得非常溫暖。一個跟自己沒有半點關係的陌生人,願意給出最大的耐心,聆聽、陪伴與引導她。H 從來沒有感受過這樣的溫暖。H 決定,讓 T 繼續陪伴她走這段療癒之旅。

 

二人在童年創傷中心進行最後一次會面。諮商結束時,外面下著大雨。H 沒有帶傘,站在中心門口等雨停。


T 看到 H,問:「我開車載你好嗎?」

「你載我到附近的地鐵站就好了。」H 說。


車並沒有往地鐵站的方向駛。H 忍不住問:「我們要去哪?」

T 說:「跟你說個秘密。第一次見面,我看到你表格上填寫的資料,嚇了一跳。你知道嗎?你就住在我家附近。雨這麼大,直接送你回去,好嗎?」


T 就住在附近,這也太巧合。其實,H 也有個秘密沒說出來:每次見到 T,H 的身體都會不自主的緊張起來,最明顯的是心跳加速。即使過了半年,情況還是一樣,沒有改變。


此刻, H 坐在駕駛座旁邊,心快要跳出來了。

「可以放音樂嗎?我想聽音樂。」

T 將 CD 放進汽車音響。Carpenters 的唱片。H 也喜歡 Carpenters.


「接下來的諮商,如果你覺得 OK,可以在你家進行,這樣大家都方便。你覺得呢?」

H 覺得,這個提議不錯。


H 沒有想到的是,她跟 T 的關係,從此起了微妙變化。二人變得越來越像朋友。


「情緒低落不知道如何處理,或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可以發訊息給我。」

H 身邊沒有可以支援的人,T 決定一人分飾兩角。


諮商改在 H 的睡房進行後(H坐在床上,T坐在旁邊的椅子上),H 整個人放鬆多了。她開始做回真正的自己。不想笑,就不勉強自己笑;不想說話,就不說話,靜靜的跟情緒在一起。T 給予 H 的,是允許和陪伴。


「你想說什麼,或不說什麼,都可以。我會在這裏陪伴你。」T 說。

H 非常感激這樣的陪伴。


唯有哭,H 卻始終學不會。在任何人面前,包括自己面前,H 都不允許自己哭。「哭是弱者的行為。人若不夠強,就只有死。」這是 H 從小建立的信念。

 

某次,在回顧兒時的創傷經歷時,H 的眼淚將要奪框而出,但她卻還是憋著,不讓淚水掉下來。


這一切,T 看在眼裏。

T 做了一個決定:伸出雙手,擁抱 H。 

愛,透過擁抱傳遞到 H 的心,擊碎了殘存的高牆。淚水已然決堤。

H 沒想過,擁抱竟然有如此神奇的作用。

 

後來,每當 H 又哭不出來,T 都會擁抱 H。T 知道,H 有太多的悲傷與委屈,需要透過淚水釋放。如果眼淚是悲傷的化身,T 估計,H 的悲傷,有 50 磅那麼重。

 

天氣好的時候,T 會開車載 H 去戶外走走,曬太陽、呼吸新鮮空氣。T 也會找 H 去做些「打破常規」的事,例如,半夜三點拉 H 去麥當勞吃宵夜、一大早載 H 去飛鵝山看日出。T 想讓 H 體驗「活在當下」;人生不需要 24 小時照表操課。


對於這位心理師「朋友」,H 有無盡的感激。H 不知道諮商什麼時候會結束;她暗暗許願,諮商永遠不要結束。

 

一個晚上,T 和 H 在房間聊天,邊聽着隨機播放的音樂。歌聲響起,是王若琳的 《You’ ve got a friend》。H 非常喜歡王若琳。而這首歌,也彷彿是 H 與 T 的主題曲

 

You just call out my name

And you know, wherever I am

I'll come runnin'

To see you again

 

H 的眼淚毫無預警的流下來。T 看着 H,溫柔地說:「傻瓜,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會拋下你。你需要我的時候,我一定會來找你。」

T 心疼的抱着 H,用嘴唇吻去 H 臉上的眼淚。

當二人雙唇貼合,H 全身心撼動起來。


而 Nat King Cole 的歌聲,也在空氣裡迴盪。

 

When I fall in love

It will be forever

Or I'll never fall in love

In a restless world like this is

Love is ended before it's begun

And too many moonlight kisses

Seem to cool in the warmth of the sun

 

And the moment I can feel that

You feel that way too

Is when I fall in love with you

  

世界靜止了。時空停止運作。

連呼吸,也消失了。

宇宙只有我和妳

 

我怎麼會如此幸運?實在無法相信這一切。

這些感覺,H 沒有說出來。此時此刻,她只希望時間定格。


如此,她們就可以,永遠留在這一刻。


(中 - 完)




感謝您的閱讀。如果喜歡這篇文章,請按愛心和留言讓我知道,

並持續追蹤我的最新内容。

1.9K會員
104內容數
自從學習日本和諧粉彩,就愛上了圓形。「圓」代表合一、圓滿、和諧。也是我此生追求。 而「圓」的日語發音,同「緣」。願在此與有緣份的朋友認識連結,相互陪伴,共同成長。 在這裡分享我的所思所想,藝術創作,還有走過的路。願這個小宇宙能為您帶來溫暖的感覺。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