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KAMI電子報〗No.18 鐵甲蛹幹嘛要戰鬥?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親愛的收件人:


最近聽什麼歌都會輪播到橙草的〈烏鴉〉。
草東的〈床〉,然後烏鴉;草東的〈但〉,然後烏鴉;世界還是毀滅算了,然後烏鴉。
於是我們所相信的真諦,全都散落在絕妙的陷阱裡。

有很長一段時間沒寫電子報。
引一段潘老ㄙ在2015年後記所寫:「面對內在結構的疾病,失語便是症狀⋯⋯手指斷了就是斷了,你會得到一段空白。
就靠這段空白活著。」

電子報再怎麼私密,終究意味著報導,告訴大家你怎麼了?
但我或許自己也還沒搞清楚怎麼了。

很長一段時間待在無人也無聲的海底,覺得這樣很好。
海流的移動並不代表什麼,移動就是移動。像是完美的旅行。

有段時間我以為自己的沉默與沉淪是為了寫〈伊底帕斯的惡魔〉,但這種想法既自戀又中二到難以啟齒,而且兩者互為因果的可能性還大一些。
但,再一次,我還是覺得給這段空白賦予任何意義都是矯情的。那些瞬間的意圖也是海流與變動的泥沙。


以上大約是上個月留下的草稿,我邊打開〈烏鴉〉聽著,最新的感想則是鐵甲蛹。


raw-image


這是鐵甲蛹,一種神奇寶貝。








不禁覺得,為什麼都變成一隻蛹了還要戰鬥?
我就是鐵甲蛹,你也可能變成鐵甲蛹。請大家放過鐵甲蛹。


那麼,這次就先不介紹我又寫了什麼。
因為我把自己最近的寫作與感想都錄成Podcast了。



這次主要就是來通知各位這件事的。
連結的內容是「EP2 外國語使用者」,內容基本上很像我平常會寫的電子報,只是換成了聲音的形式,增加了我唸作品的內容,以及更多寫字時難以觸及的細節。

我果然還是個對文字不忠的人。


我現在正在聽K同學——就是早期曾提過比我早開始做電子報的一個朋友——錄的電子報。是的,她正在歐洲旅遊,所以用手機錄了一集。結果聽了之後非常喜歡,怎麼平平都是一人錄音,人家用手機錄起來比我還好聽呢:)

剛剛聽她說這次是例外,真希望例外變成常態呢:)


那麼我這邊的話,到底會不會成為常態呢?
老實說我不知道,我還是想偶爾寫寫電子報,有時也會覺得早期的幾封很適合唸成Podcast。

發現自己都沒在好好推銷Podcast,才發現以亮度比喻的話,電子報是個光線更昏暗的載體,更像樹洞,可以盡情MurMur。

Podcast則在速度與透明度的部份佔據上風。兩者我都喜歡,更喜歡它們的混合狀態。不是有那種說法嗎?如果在快節奏的攻擊中加入慢拳反而更難防禦,或者總之就是把兩種類型進行混合打擊,如此對手就必須使用展延來防禦⋯⋯抱歉太宅了。

如果電子報+Podcast能讓我的訂閱者難以防禦那就太好了。


說到展延,其實這封電子報的標題換過許多次,其中一個就叫做「你的領域展開是什麼?」,後來又覺得把創作比喻為咒術迴戰的領域,有點太過方便了事了。

其實我更想談的是獵人裡絕茲絕拉對奇犽說「讓我看看你的練」,不對,具體來說應該是雲谷對小傑說「把你學到的能力全部同時用出來」這句話。

這確實是越過初學階段後,要突破某個瓶頸的一大關鍵,我最近也在練習這件事,只能說冨樫非常理解創作呢。

只要簡單地把自己擁有的所有能力,全部都感同一個作品裡,就能產生質的飛躍。說起來很簡單,其實又是非常難實現的。說到底,擁有還是的能力其中許多不穩定的;要讓各種能力共處一個作品,相安無事又要無處不和諧更是難上加難。

具體來說,我今天剛收到一位朋友的意見,認為〈伊底帕斯的惡魔〉新版裡增加的內容其實拿去寫成其他短篇會更好。

我只能苦笑。
並不是說他的觀點是錯誤的。事實上,我認為他的相當正確。只是我正在嘗試融合,一個簡單的點子一個故事的模擬已經無法滿足我,我想嘗試嘗試構築更大更複雜的小說,那麼就必須把許多點子適當地巧妙地融會在一個故事裡。而他的意見只是提醒我,顯然我還不夠高明。(2024.3月更新:他完全是對的,我正在重寫〈伊底帕斯的惡魔〉,原本那些硬加上的內容已經全拿掉了。)


哇哦想不到我還是把這件事寫出來了,原本以為這期會有點乏乏。

現在,期待收到各位的感想或回信,我們下期見。


祝 下雨的日子都有帶傘
  掉淚的時候有人陪伴



蔡翔宇/DEKAMI


原文發佈於2023.8.9

原文發佈於2023.8.9



49會員
100內容數
我的小說創作、日常隨筆,與非當期電子報存放區。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