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KAMI電子報〗 No.13 冬季的垂釣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親愛的收件人:

好久不見。
冬天真的到了,我的靈感還是跟氣溫成反比,藝術季的事務如溪流進入平緩的湖泊,我於是有更多時間處理靈感,一一安放上鉤的魚。
上次聊了故事的開頭,這次也想放一個最近寫的故事開頭。
「如果我跟你說,我可以看到每個女生頭頂上都有一個數字,代表我喜歡他們的程度,你會說什麼?」
「我會勸你認真想個能寫的故事。我現在就能舉出至少十個設定類似的作品,更不用說這故事有夠異男,為什麼只有女生的頭上能有數字?」對坐的責編依然盯著筆電螢幕,嘴巴跟鍵盤一起霹靂啪啦。
我好像開始明白她頭上的72代表的意思。

應該可以理解我喜歡它的原因?
第一行是吸引人的設定,先讓你掉進去,第二行責任編輯的話又把讀者拉出來,最後「我好像開始明白她頭上的72代表的意思。」則是最精彩的。
這比上次的〈電梯員之戀〉擁有更大的扭力。
它的扭力是有點類型文學的,建基於敘事詭計上的劇情反轉。比起〈電梯員之戀〉或《百年孤寂》好像俗了點。
不過寫的時候很喜歡最後一句展現的,那種小說文體的特長:運用現實的魅力。
馬克吐溫說過:「現實永遠比小說離奇,因為現實不必考慮可能性。」
我覺得這句話非常美妙。但某種程度上小說還是能汲取現實的這種魅力:當我寫下「我好像開始明白她頭上的72代表的意思。」,它就成為(小說裡的)真實。而這個開頭的魔術也就建基於這個特性得以成立。
當然這件事太過細微,可能只有寫的人才能感覺到,但我還是希望這能成為未來遭受某些可預期的批評(比如:太過通俗)時,我的信心來源。

說到太過通俗,前幾天腦中浮現一小段關於A的對話,趁機寫在這裡:
「你最近都在寫妹子文學……」
A的語氣太過平淡,甚至帶著理解、無奈與些許落寞,導致我把所有的反駁連著口中的牛肉麵一起吞進肚子。
好算了我忘記本來後面要寫什麼,可能根本沒有。
但說到牛肉麵倒是可以附贈另一小段:
「你知道漂亮的女生最可愛的時候是什麼時候嗎?」A突如其來。
「嗯嗯。」
我把肯定句藏在牛肉麵條的吸吮裡,這種危險的話題我是絕對不會接的。
「聽別人的八卦的時候。」
A開始發表他窮極無聊的研究心得:「而且最好的狀況,你必須貢獻出你自己的八卦,你越誠實,就能坐在越前排的位子,觀賞他們和其他女孩一樣露出聽八卦的可愛表情。」
他贏了。在「漂亮女生最可愛的是什麼時候」這個窮極無聊的題目上獲得了窮極無聊的勝利。
我懶得壓抑不甘心的心情,開始思考自己到底有什麼能用的八卦。

講另一件事。
最近〈First Love 初戀〉上架Netflix,我也跑去看。
pingfenfen老師(我為了這個稱呼苦思良久)忽然捎(回)來(我)訊(限)息(動):
要看欸~~令人嫌棄的喜歡
如果說潘家欣有一種扎扎的幽默感(她自己說ㄉ),pingfenfen老師有時則像羽毛刷過肌膚那樣。
忽然發覺:啊!她是詩人(本來就是

三年前用深夜浴室廣播電台的粉專寫過一篇關於FirstLove的文。
幾天前又藉著偽書信的名義再寫了一次。
現在好像還可以繼續寫:
(1)
聽Spotify時我總抗拒使用單曲循環,但會拉動拉桿。
手指按著歌曲,向右滑就能新增佇列。
多拉幾次,通常就能滿足我聽那首歌的慾望,比如前陣子聽FirstLove。
有時候會覺得那動作好像擊發某種古老而溫暖的機器。
(2)
First Love最初的兩句歌詞,如果照著節奏分割是這個樣子的:
最後の
キスはタバ
コのflavorがした
ニガく てせつない香り
完全不是日文原本的斷句結構。好像隔著車窗,看著某種被柵欄不斷分割的風景一樣。
限界だ。
我好像也跟這部日劇一樣,不斷從這首歌裡汲取出殘餘的價值與感動。
而且是有意識的。
好糟糕。請大家對First Love好一點。
那麼,這封電子報就先寫到這裡。
祝各位冬季愉快。
DEKAMI/蔡翔宇
49會員
101內容數
我的小說創作、日常隨筆,與非當期電子報存放區。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