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詩人說,四月是殘酷的季節。

raw-image


從前總不懂,四月分明春天已屆,鳥語花香,麗日晴和,何來殘酷之有。

但慢慢的,卻懂得了,殘酷的未必是寒風蕭瑟,而是在明媚春光裡的心緒波動。

經過了一整個冬天,萬物滋長之時,外在的世界彷彿也甦醒,全動了起來。嚴酷寒冬裡還來不及完成的工作,已被春日勃發的新工作追趕上來。層層疊疊,無法掙脫,也難以克服。

無怪乎每到春天就要生病。

春假四天,已在家躺了兩天,但還是按程期,開了一下午的會,寫完一整份企劃書,和給美術設計長長的一封備忘,然後躺在床上,已奄奄一息。

多工並進的此時,Line 上有無數工作群組。下午在其中一個群組上傳資料,引來伙伴驚呼:「不是該躺在床上休息嗎?」

另一位前輩也說,不適,是身體在發出聲音,要好好的聽。

是啊,是該休息了,在這殘酷的四月。

45會員
363內容數
愛閱人的生活日常分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