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掛宜蘭,台灣也有酒莊旅行(下)

2020/06/07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第一天走訪了藏酒酒莊、吉姆老爹、噶瑪蘭三個酒廠,第二天上午在住宿點「那山那谷」自由活動。那山那谷露營區的設備非常好,老闆為我們搭了一個超大的天幕,當晚就在草地上烤肉配著那山那谷的精釀啤酒,頗有一番野趣。隔天早上,吃著小米做的阿拜當早餐,也有團友意猶未盡的續攤啤酒,一切隨興。偷得浮生半日閒,好整以暇收拾了行李,我們準備今天下午再進攻三個酒廠。
那山那谷找酒廠代工製作貼上自有酒標的精釀啤酒。

中福酒廠,製酒初衷是為稻米找出路

第一站驅車來到三星鄉,成立於2003年的中福酒廠,是宜蘭第一家取得製酒許可執照的酒廠。馬何增大哥先帶我們來到一個玻璃酒缸放滿整面牆的展示空間,大約有上百缸的酒牆非常壯觀,他說這裡是他10多年來試過的所有釀酒素材,像是五葉松、刺五加、沉香等等,各種想得到、想不到的,都是來自生活周遭的材料。一旁也很吸睛的是梅子酒,泡在缸裡一顆顆碩大飽滿的梅子引人垂涎,「有好原料,就能做出好東西」,何大哥拿當令的梅子酒做例子,低酒精也可以萃取出好滋味。
中福酒廠嘗試用各種在地食材釀酒。
梅子酒在台灣農村很常見。
雖然說什麼都可以拿來嘗試釀酒,但其實中福酒廠專精在稻穀再製,一心為農民找出路,以鑽研與推廣米酒為志業,打響名號的「蘭陽米酒」賣得嚇嚇叫,顛覆米酒就是便宜低價值、只能做菜用的刻板印象,甚至碾米剩下的米糠也可以做成高價的米糠酒。十多年來,何大哥持續研發各種米類製品,包括無酒精的米花釀、米發酵後的益生菌做成米樂多,更延伸到面膜等清潔保養品。
「在地、純釀、無食用酒精」是中福酒廠的三大原則,用釀造品質提高稻米的經濟價值,就像是日本清酒一樣,但我第一次這樣喝著台灣米酒。
強調純釀,蘭陽米酒是中福酒廠的招牌。
幫小農代工,每一款酒背後都代表一個農民。

宜蘭酒廠,身藏台灣百年釀酒史

宜蘭酒廠就像是其他許多縣市一樣,自台灣菸酒公賣局改制後,隸屬於台灣菸酒公司,廠區內主要有甲子蘭酒文物館、TTL主題館、台灣紅麴館三大主要展館,已完全觀光化的經營,卻又欠缺整體規劃,使得遊客來到這裡似乎買伴手禮的目的已大過認識酒廠本身,掩蓋掉它原有的光芒,令人覺得有些可惜。
實際上,創立於1909年的宜蘭酒廠,有超過百年的歷史,仔細看園區內斑駁的建築,還可以嗅到那一點歷史的韻味。酒廠前身是民營的宜蘭製酒公司,由宜蘭仕紳共同創立,當時專事生產以糯米及紅麴發酵釀製的紅露酒(原稱安溪老酒),後來紅露酒更成了宜蘭縣酒。來到這裡,仍然可以透過展館的歷史牆認識宜蘭的製酒故事。
宜蘭酒廠的歷史風華值得被好好發掘。
原本的酒廠建築整理成一間間展場。
從宜蘭酒廠歷史牆知道百年來的發展。
堆疊酒籃的空地成為遊客打卡拍照熱點。

白水芳華,38%起跳是基本

此行的領隊工頭堅把最後一站排在白水芳華,後來才明白簡直是太有道理。唐惠桓大哥可說是性情中人,我們剛抵達的時候,他還顯得有些拘謹,當三杯白酒下肚,整個人就放了開來,每啜飲一口就有一支酒的故事,團友們提出想要試哪一支酒,他更是無不應允,不知不覺就這樣試了14支,我猜想,如果不是因為我們當天要趕回台北,可能他暢談一整晚都沒問題。
白水芳華的空間不大,但是濃縮了唐惠桓的製酒精華。
門楣上以「酒仙記」代替招牌,增添白水芳華的人文風雅氣息。
唐大哥是金門人,他說釀酒是為了光復祖業,在他曾祖父那一代就在金門的金城老街開酒坊,後來因為菸酒專賣,民間無法再私釀酒,期間中斷了60年,等到開放後,他們便舉家來到宜蘭,第一支做的就是蘭陽高粱酒。
不設招牌,自信靠著口碑行銷讓大家知道宜蘭有這麼一個厲害的酒廠。第二支做的即他所說為光復祖業而做的地瓜酒,他認為這支酒很適合女生喝,不那麼剛硬,帶些花香、果香,也因為我們這一團幾乎全是女生,他特別挑選推薦加入山形玫瑰去蒸餾的高梁「采薇行」。不過別以為唐大哥所謂的柔順可以任意輕忽,白水芳華的酒,依蒸餾次數,濃度從38%、58%到72%,沒有在客氣的,堅持不加糖的純穀糧原釀,他甚至玩起橡木桶陳。團友們喝開了也就越喝越重,最後連臭豆腐口味都出現了,沒想到是意外地香,有團友當場就迷上;而對於嗜酒之人如唐大哥,製酒的世界當真無限寬廣。
白水芳華還有設計適合攜帶的小瓶裝;而所有水墨畫酒標上都是唐惠桓父親的墨寶。
這就是我們當天在白水芳華試飲的酒,全部展開很壯觀。

集知性與感性的酒書朗讀

記得工頭堅曾說這一系列酒鬼巴士團當初取名字的時候,有想過用「微醺巴士」,沒想到立刻遭到酒友群起反對:「我們就是酒鬼啊!」對於很文青的「微醺」字眼完全不能接受。第二天,我儘管仍然沒有喝醉,但的確帶著已經不能用微醺來形容的酒意踏上歸途,酒咖團友們更是個個心滿意足的帶上我不知道他們要怎麼搬回家的左三袋、右三袋的酒,看來大家都各取所需了。
我一直相信領隊對於一個旅遊團好不好玩扮演著靈魂角色,這兩天除了走訪酒廠,巴士移動間,工頭堅的酒書朗讀是另一個享受。不像許多領隊只是插科打諢填空檔,他認真的準備了三本以酒為主題的書,用那充滿磁性的聲音,為大家導讀,果然內心小宇宙還是有個文青魂。
《酒的科學》這本書有趣的地方在於,作者是科普雜誌記者出身,因此他用「科學」的角度來論酒,提出許多有趣的問題再一一詳細調查加以解答,例如其中有一章叫做「宿醉」,他想要探究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宿醉;而作者在序中提及:「從酵母談到宿醉,這個故事訴說了自有文明以來,人類花了一萬年的歲月,欲罷不能精煉著的一種元素,那是儀式及慶典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但我們明瞭自身與酒精的關係,也就洞悉了生命的一切玄機……。」後面這句讓工頭堅直呼根本應該拿來當作酒鬼巴士的宣傳詞。
第二本推薦的是《酒杯裡的世界史》,工頭堅說自己在這幾年喝酒的過程中,確實發現很多酒的產生和歷史脫離不了關係,例如雪莉酒是葡萄酒加烈而成,但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原來是因為大航海時代,水手們一出海就是很長的時間,葡萄酒在船上保存不易,為了確保有酒可以喝,於是在葡萄酒裡加入蒸餾的元素。當知道了這些典故,就可以更明白每一種酒的特性,的確也是非常有意思的角度。
第三本《農產加工不只醬》則是一本很台灣本土的內容,中福酒廠就在其中,講的概念就是透過把農產品做成酒,創造更大的經濟價值,實際上台灣的農產品的確還有很大的發揮空間。
對於平常看書比喝酒來得多的我來說,書介與朗讀這橋段,實在很合我的脾胃。
※酒鬼巴士出團資訊
E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近十多年,台灣農村有了創新性的發展,一群人生中途轉換跑道的青農投入,發展出一種生產者與消費者更直接互動的模式。宜蘭縣員山鄉深耕村,2004年賴青松創立「穀東俱樂部」是先驅代表,2013年「倆佰甲」擔起媒合閒置農田和小農的角色。一群有不同專業背景的人,因各種原因來到深溝形成新農聚落,一場青農實驗逐漸形成新型態的農村生活。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