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東京奧運1964(一)

9
2021-07-21
|閱讀時間 ‧ 約 4 分鐘
應該是前幾年去北海道那次,知道2020年即將是東京奧運,連著好幾本新潮社的「トンボの本」系列把他們用海運運回來。「トンボの本」在行內非常有名,圖文並茂,刊載了很多小故事。回來了以後,一些事情在忙,再加上眾所皆知的,2020年的東京奧運因新冠肺炎停辦,差點忘了這本書。我從書架上把這本書挖出來,擷取翻譯一些摘要給大家,開始連載 #東奧外的小故事。

一、国立代々木競技場

1964年的東京奧運對日本而言,是戰後經濟快速成長的起跑點,如果有觀賞過電影《東京鐵塔》的朋友們,應該會很有印象。興建運動場館,以著名建築師丹下建三設計的国立代々木競技場最為著名,是一座在現代建築史上名流青史的一流建築,已於2021年指定為重要文化財。(1999年『国立屋内総合競技場』已由DOCOMOMO JAPAN登錄為日本近代建築20選)
代代木国立代々木競技場(Wiki)
  • 位置:明治神宮外苑
  • 採用高張力纜索為主體的懸索屋頂結構,創造出帶有緊張感和靈動感的大型內部空間。 其特異的外部形狀加之裝飾性的表現,可以追溯到作為日本古代原型的神社形式和豎穴式住居,具有原始的想像力。
  • 當時因部分地塊屬於美軍,交涉地權花了時間。結果使工期縮短,竣工時間僅僅離開幕只有39天而已。
  • 總工事費:12億日幣。

二、進步與落後與的對比

對於當時的日本人而言,「東奧」有什麼意義呢?書上有幾個小故事:
據說,游泳館的門口,寫著「整理券JPY50」「立入禁止」,記者覺得莫名其妙,一邊買門票,而這個門票的收益是誰呢?記者看了一下:「日本水泳連盟」,記者暗自嘖嘖稱奇。他觀察到,只要是他國的選手進去,管理員就跟他要門票,甚至連去賣甜甜圈的小販,也不例外。(只要不是非我族類,就得留下過路費的概念)
當時,日本雖然從戰前就有「體育」的觀念,但是日本人仍不了解,為何有人可以為跑百米燃燒生命?或是圍著一顆球那麼拼命。「去睡午覺多好啊~」許多人還是這麼認為的。聽說。
當然,「奧運」本身就是「政治」。身為第二次(第一次在二次大戰中,停辦了)當主辦國的日本人而言,尤其是當局,怎能放過這樣的好機會。於是:
奧運相關的地方,砸一堆錢,建超近代的場館,鋪直平的道路。但是呢,在民生後院的地方,仍然還是鋪石子的爛泥巴路呢~
聽說,又有一個記者去訪問路人。路人甲說:「奧運啊~就好多歪國人會來啊~(我上次搭船的時候,好多本地人在甲板直接睡呢,真丟臉啊!)」。路人乙說:「奧運啊~好像跟我沒關係耶~」,聽說記者連問了五個人,都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郎不是我找來的啊~」,齊聲道。

三、周圍景觀的改變

奧運還是帶來改變的吧。現在這麼熱鬧的青山通、表參道,以此為中心,「超摩登東京」的形象正式溯立起來。青山通原本為22m,拓寬為兩倍多的44m大道,超高成大樓以此為中心林立。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京築居
京築居
「京」都、建「築」、「居」住 琵聲落玉盤 鷺影藏水處 隻影天涯任我行 現職日語老師,台灣史研究者。專長日治、台灣建築史、文獻解讀。 天生的流浪者,坐在緣側的邊緣人。 南來北往的距離,是那麼的遙遠。居處於中,但非於己。 所剩的,只有鏡頭裡的光影,以及鍵盤上的文字而已。 著書:《圖解台灣日式住宅建築》
本文發佈於
專題作者是台灣建築史研究者,本專題由文化、歷史的觀點來介紹建築史。


9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