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就一張身份證嘛!有啥好狂的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一張好看的身分證,臭了嗎?
:臭了,因為不符合我的 style!
被朋友點名了,就來討論 身分證明文件再設計 的事情。
最近的身分證設計比賽,結果出來之後有各種聲音,有人覺得第一名「很醜」、「沒梗」,有人覺得「中華民國」很礙眼,有人覺得那明明就是設計師的專業,外人僭越專業、插什麼嘴。而且主辦單位很早就說設計獎不是只靠投票選出來的啊!人氣獎只是進決賽八強,有事。
這讓我想到當初馮宇的高鐵票事件(見留言),那時美美的票卷設計也是嗆。如果你們問小編我,我當然覺得這些都很美呀!但是今天這件事被罵,我覺得是有脈絡的。
 
今天你去一間店吃飯。
老闆:「先付款。」(稅金)
老闆:「你想吃什麼?牛肉麵還是水餃?」
你:「水餃。」
老闆:「喔喔,你喜歡吃水餃,我知道了。」
老闆:「一碗牛肉麵。」
你:「不是水餃嗎?」
老闆:「到底你是廚師還是我是廚師?竟然不選牛肉麵,有沒有品味啊。」
你:「一天也沒幾個人選牛肉麵吧!看起來就不好吃!(怒)」
當然老闆在這次事件裡頭是很溫和的,但因為媒體操作讓這整件事變得不太一樣。就投票者的立場,因為這個活動爆紅了,連平常不在意設計的長輩、非文青都開始投稿,支持他們的親朋好友,基本上就是一種「競選」了。「地方的身分證需要支持」,這已經是一場政治活動,而不是小比賽了。
🌟 催票,催起來催起來!!
當大眾跟網路媒體渲染嶼民在地的台獨立場時,後幾名的長輩華國美學不但使用了中華民國一詞,而且十分醜陋原始,大家就進入兩黨式的選邊站狀態。
在這種時候,你還要求大家泡杯茶,好好看一下比賽規則?
🌟 美感有標準,跟群眾意見有沒有被在意是兩個迥異議題
因為馬太效應,最後大家也只投前幾名:主要就是嶼民在地、華國愛國、跟一些套路素材感的中間華國派。對於這些人與他們的快樂朋友來說,他們不是在做理性選擇,而是在力挺,到這個節骨眼,這比賽已經被迫訴諸情感:這是一場選美,每個人覺得的美都不同,有人覺得是自己習慣的日常長輩感,有的人覺得意識形態愛國美就美:這就是選舉。
當時,大家可能忽略了一些聲音:已經開始有人質疑為什麼有那麼多設計師在評審團裡頭?但當時沒有爆紅的澄清或是解釋。到最後這節骨眼爆掉的時候,也已經太遲。
 
🌟 設計詮釋權是誰的?
如果今天這是個博物館的識別設計,可能還是標案,所有人包含從來不去逛博物館的都要插嘴置喙,可能就真的太多(但博物館也是公共財,不是嗎?)。今天身分證就每個人來說,都是你繳的稅金所得到的、強迫更換的設計。本來應該是人民外包給政府,政府外包給設計師或比賽資金的東西,因為選舉活動而放權給全民,這時,每個人都突然發現自己是 stakeholders (利害關係人)。經過媒體渲染,沒有人發現選的是人氣獎,而非最終結果。
總而言之,以我的觀點看來這活動辦的並不差,請的評審也很有水準,但既然說是全民設計,最後決策權又回到政府授權的主辦單位時,就不是一般小比賽的「ˊ主辦單位保留一切修改權力」那麼簡單,而是一種「政府放權給人民,卻又突然收回」的憤怒感與誤解。
這是操作細膩度的問題、情感投射的問題,還有媒體渲染造成的公關危機,錯過了大力澄清的黃金時間,而不是任何理性與程序出了問題。最後的 #這次不是誰說了算更是戳到大家XDD
 
🌟 身為一個地理宅,我喜歡 46 票喔抱歉ㄏㄏ
老實說,內政部很有遠見、主辦單位很勇敢,現在眾所矢之的設計師更是辛苦了,以美學跟個利害關係人角度來看這次主辦單位也選得蠻不錯的。規則寫得很清楚,人氣獎入決賽、以中華民國當成題目,其實只是照著政府作為客戶的一種標準作法。
希望大家藉由這次機會,可以好好想想真正好的設計是什麼?一起看看你眼中的美感設計,要怎麼樣操作才能讓大眾社群接受、讓媒體不只討論意識形態,選戰也要來了,如何跟傳統勢力斡旋,不喜歡你眼中口中的爛品味長輩、無能政府、白痴候選人,又要如何同理、進而改變?
 
p.s. 像是 卓致遠 (Cho Chih-Yuan) 的報帳系統就真的 well-done
p.s.2. 附圖為當時鬧著做的設計,也才 100 多票 XD 跟 46 半斤八兩

話說,比起身分證、更像未來公民狂想

對於個人識別 (Identity) 這件事情,有一件常人忽略的事實。
Identity 這個詞,除了代表身分,也代表著個性、特性。現代人的身份,早已超越農耕時代。在網路上、現實中的虛擬身份,也許才是我們真正認同的身分 (identity),也不一定。
📷
觀念【話說,比起身分證、更像未來公民狂想】
對於個人識別 (Identity) 這件事情,有一件常人忽略的事實。
Identity 這個詞,除了代表身分,也代表著個性、特性。現代人的身份,早已超越農耕時代。在網路上、現實中的虛擬身份,也許才是我們真正認同的身分 (identity),也不一定。
👉 數位身份的事實
允許公民能留下兩串數位身份的證明連結。也許是社群媒體帳戶,或是經營的虛擬身份。
允許公民以三個關鍵字形塑自身識別。
👉 虛擬文化認同與數位伴侶
此外,允許公民於頭像旁放置代表符號,也許是宗教符號或刺青圖案、乃至個人特色之簽章。
除了伴侶,正面的「代表」一欄可填上或放上照片,無論是自己的寵物、魔物獵人大頭照 (現代數位伴侶),或者喜愛的動漫、虛擬角色,抑或是 cosplay 的自己。
#XX我老婆
對於很多人來說,數位現實畢竟比真實更真實。
對於這些公民來說,將身分證放上數位身份,反而在心中更加實然。
👉 全民色彩教育與認同
如果每年媒體都會舉辦「每年一字」,那麼每一個年份、月份與日期也應有屬於自己的代表色,由全民共同提出選拔,作為認同的一環,也推動全民的色彩知能,祛除大紅大紫大綠的狹隘美學想像。
👉以長型設計的原因
現今卡片多半規格化,身分證大小與一般信用卡無異。作為區隔,以較接近鈔票大小的設計,形同機票般,暗示其可用性 (pass)。

看前因後果

👉 https://identityredesign.tw/index.htm
整件事情:
https://www.facebook.com/idredesign/posts/1010246229114149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造橋人以跨文化溝通悠遊在不同領域。不同於刻板印象的雜而不精,造橋人是盜火者,如:將翻譯的對等理論轉用到設計、將設計的創意思考應用到程式。本計劃將分享自己在設計、創業與接案的路上,揉合不同典範跟思維,探索可能性的隻字片語,以對話與圖像等生動展現所思所想;以及些許以設計思維反思人生的生涯體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