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到現實,假象的洗腦與幻滅

2019/07/11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 迪士尼首位身材「適中」的公主,電影為海洋奇緣
圖片來源
當人們聽到一則故事中有一個王子與一個公主,想必多數人們會認為劇情的設定是王子拯救了公主,然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而當人們聽到一則故事有一個小男孩揭發了一個錯誤或這罪惡,想必多數人也會認為小男孩會成為大家讚美簇擁的對象。然而回到現實後我們不難發現,兩者都只是童年美好的想像罷了。現實的生活沒有真正的王子與公主、亦沒有受人簇擁的男孩,當我們長大後,社會會告訴我們童話裡都是騙人的。

童話到真實-女性的懦弱是被社會化的義務

近年來,迪士尼公司極力在打破傳統女性刻板象,例如電影《海洋奇緣》,當中的公主,在外貌上,不同於以往以白人價值觀的白皙皮膚、纖瘦身材,以棕褐色的皮膚、適中體型呈現;在行為上,不同過去王子英雄救美的故事,公主接下酋長的身份並冒險拯救整個村落。整部戲下來給了我很大的反思,不同以往的童話,他刻畫出的女性不再是等待拯救的白雪公主或者睡美人。你我在童年時代,總會嚮往著自己是一個等著王子的公主,看似美好,卻是現實中的幻覺洗腦、價值中的偏見,其實現實中女人根本遇不到什麼王子,甚至與女性共組家庭的男人可能家暴、可能出軌,現實就是如此的不美滿,但童話給了我們一個「夢幻」的想像;現實生活中也不需要王子,女權意識抬頭的現今,女性已不再是固守家中等待男性的供養,同樣成為投身於勞動市場的一員,同樣有公民政治權利的人類,女人已不在是過往道德封建社會的附屬品,對於美好的自主不再需要透過如《聊齋》的志怪小說將女性化為鬼魂去實現道德中的「不允許」,因此女性應該跳脫過去父權框架,走向自主獨立,而不該活在童話等待王子的救贖。

當童話開始趨近真實,
象徵著挑戰如「國王的新衣般」世界既有價值

而另一個童話假象是「勇敢的人」,我們都聽過一則童話「國王的新衣」,故事大家都聽過、看過,這裡我就不再贅述。劇情的最後國王的「新衣」被觀禮的小男孩揭發了,男孩說了真話,大家便一呼百應般共同揭發了國王的自欺欺人。男孩的作為成了拋磚引玉的效果,人們認為他是真理、同意他的勇敢,然而現實並未如此,你向強權說了真話,造成的未必是一呼百應,甚至是冷嘲熱諷與漸漸疏離,社會的不公往往大家未必發覺,然當有人說出一句值得省思的話後,人們泰半是不以為然甚至站在發話者的對立面擁護那個該受質疑的傳統。

邪惡的平庸

猶太女性哲學家漢娜・鄂蘭說得沒錯,「想法」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思考」,因為思考是一「拆遷工程」,把舊價值的屋子摧毀後再重建,面對價值的摧毀,大多數的人其實是害怕的,畢竟舊價值的穩定與「最大公約數」給了人們一種安全,然而這樣的安全感,卻給勇於「思考」的人一種不安全,話出後,質疑是必然的,然而在別人的安於現況下,他們必須面對更多的是謾罵甚至是攻擊,沒有人陪著他們挑戰威權與錯誤,其實那些安於現況的人們,我並沒有想說他們嫉妒邪惡,畢竟他們於公於私都為這社會貢獻著,但他們不思考卻讓我看了漢娜・鄂蘭所說的「邪惡的平庸性」,他們如同大眾般平庸,卻在思考者面前成了邪惡的阻礙。現實生活中仍舊有許多「國王的新衣」,但卻沒有勇敢的人們,童話裡的男孩仍在某些人心中,但與童話相左的結果,讓多數的「國王的新衣」仍舊存在。

結語

長大後世界會告訴你童話是假的,是為了讓你好好長大成為社會的勞動力,而不至於半途中對世界絕望而自戕離去,關於身份,沒有所謂的公主等待救贖;關於行為,沒有群眾陪你勇敢,童話和世界是殘酷的,童話給予你我的是假象的洗腦,世界則是幻想的幻滅,有一天公主會頓悟,自己該像個人,活出自己的尊嚴,別一味等待王子拯救,那是一種貶低女性與不切實際的想法;而孩子有一天會清醒,閉上嘴巴,畢竟世界不可因你而蚍蜉能夠撼樹,所謂的童話,我們該讓他留在床邊,醒來後不該在幻想美好的可能,要清醒地去面對或接受這沒有想像空間的現實。
責任編輯:歐陽琦 核稿編輯:張軒豪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高中生看世界
高中生看世界
雖然只是學生,每天追逐分數的生活難以滿足我們,我們用自己赤誠的眼睛,發掘各種現象,貼近世界。當分立的三權、五權都不可依靠,我們希望用第四權媒體、第五權公民,來探索真相。合作事宜請洽以下信箱: [email protected]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