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霧花園》–唯「愛」能撫平創痛(全文公開)
柳繪雨
柳繪雨

《夕霧花園》–唯「愛」能撫平創痛(全文公開)

2019-11-18|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夕霧花園》改編自獲得國際文學大獎曼布克獎、由馬來西亞知名作家陳團英所著作的同名小說(Richard Smith入圍最佳改編劇本)。
電影以1950和1980年代的雙時間軸呈現,由張艾嘉飾演老年的張雲林揭開序幕,繼而從她的抽絲剝繭中慢慢拼湊出她在年輕時所經歷的那些顛沛流離的生活,與一段不被世人允許的愛情故事。
李心潔(入圍最佳女主角)飾演1950年代的張雲林,她與妹妹雲紅(林宣妤 飾演)受困於二次世界大戰中的馬來西亞戰俘營,妹妹因為年幼而被選為慰安婦,雲林只能眼睜睜看著妹妹不斷的懷孕、墮胎,甚至在日軍投降後遭活埋。
書桌上妹妹雲紅的照片,時時提醒雲林那座花園夢。
每秒都是生不如死的煎熬日子裡,雲紅透過想像向雲林口述心中那座完美花園的模樣,於是獨活的姊姊發現金馬崙高原有位日本園藝師隱居在「夕霧花園」,便心心念念、迫不及待的向中村有朋(阿部寬 飾演)學習造園技術作以紀念、思念妹妹於有形。
歷經大風大浪不畏苦的雲林,日日在幹著苦活中對優秀而神秘的中村有朋漸生情愫,但身為日本人的他不時攪動她曾經的夢魘,於是他在那一改再改的花園造景與她背上的刺青藏下了密語後,一個清晨的深深凝望,轉身失蹤於迷霧裡。
中村有朋將密語藏在雲林背上的刺青。
戰亂的動盪、創傷,揮之不去的自責與罪惡感,就像被截下的一段小拇指,是難以忽視的一生與之共存,揣著它,便無法敞開心房感受到愛,雲林在好久好久以後才找出的答案,瓦解了內心築起的高牆,也許折騰她的不是那段經歷,而是一直不肯放過的自己。
片中透過約翰·漢納飾演的Magnus Gemmell與太太結緣的「蕭邦第一號鋼琴協奏曲」鋪陳著雲林與中村有朋漸進式的情感節奏。
「蕭邦形容像是有人溫柔地望著某處,令人想起千萬個美好回憶。」Magnus Gemmell說著蕭邦對此曲的形容,猶如中村有朋對雲林那最後的一眼瞬間。
「花園是由許多時鐘組成,有些快,有些慢,花園裡的生命都有自己的時間。」中村有朋曾這樣告訴雲林,所以他選擇讓時間揭曉密語,那份深愛才能獲得自由的流動在彼此生命裡,用鮮血灌溉出永不凋零的櫻花
林書宇(入圍最佳導演)從青春校園電影《九降風》、幾米繪本改編的《星空》、自身故事啟發的《百日告別》、到這部集結了英國、馬來西亞、臺灣、日本等各國金獎團隊跨國製作的《夕霧花園》,為他的電影生涯開創了不同的道路。
涉及戰爭的電影一不小心拿捏就會讓觀眾的心裡產生仇恨,導演用一段看似對立的愛情故事去闡述殘破的靈魂,依然有真正值得追求的方向,唯有「愛」與「美」可以修補那些破碎。
從第51屆金馬獎開始,連續第6年參加的第56屆「金馬獎觀眾票選最佳影片」評審,未入選…
我想是因為主辦單位希望把機會讓給不曾參加過的觀眾,but...
2016年,未入選→照樣衝臺南候補;
2018年,未入選→照樣衝新竹候補;
2019年,未入選→照樣衝臺中候補。

所以,金馬影展是不是別再折騰我這個小影癡了呢?反正我橫豎都是非參與不可的精神啊!
臺中、臺南、新竹場都去過,唯獨自己的家鄉高雄和之前總是辦在週間的臺北還未體驗到。
前兩年在報名時給的建議都是「希望臺北場能改在週末」,今年如願了,可惜時間在早上10點,中間簡直沒有太多可用午餐的時間,今年只好建議「希望臺北場能跟其他場地一樣辦在下午」。

今年是第一次毫無懸念的無痛投票,這其實不是好現象。
代表這五部在我心中有較大的懸殊,前面參與的五屆都讓我思考良久才投票,今年很快就選出,尤其在中國退出的這一屆出現這樣的狀況,值得一思。
但也有可能是隨著參與的次數增加,累積了專業與眼界(?)所以變得精準。
至少在去年投下的票終於跟真正的評審看法一致了~

金馬56 │ 最佳劇情長片
入圍的還有:

喜歡這篇文章嗎?給柳繪雨“愛的鼓勵”吧!
  1. 按❤️。(以精神支持我繼續創作)
  2. 在下方拍手圖案👏給我五次鼓勵。(我將得到 Likecoin 的回饋)
    回饋由 Likecoin 基金會出資,你只要註冊/登入帳號(FB、google帳號都可以註冊),按五次左鍵,可以贊助我的文章且完全不會花到錢!
“付費贊助”柳繪雨,讓我朝「以寫為生」的路邁進
我有五個專題
給電影人的情書
給音樂人的情歌
給戲劇人的情話
給文字人的情詩
給旅行人的情夢
1. 如果你也是藝文同好,歡迎追蹤我噢。
2. 或在文章中留言,與我互動。
3. 分享文章,為我建立起文友的橋樑吧:)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柳繪雨
柳繪雨
受臺灣新浪潮電影啟蒙,曾在電影圈門口徘徊,最後走入充滿音符的廣播界。 不擅舌粲蓮花,希冀妙筆生花,欲將迷戀的影像、音樂、風景幻化為另一依戀的文字,長成一片倉頡森林,與你結一段塵緣。 願如: 柳樹般彎而不折,順風生姿。 繪畫般素而不虛,栩栩如生。 雨季般緩而不急,滋潤大地。
本文發佈於
人間不過是你無形的夢,偶然留下的夢,塵世夢。 以身外身,做銀亮色的夢;以身外身,做夢中夢。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