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庸還是平庸?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Photo: Bun Lee, a flavored artist in music, videos and photos.

有試過想替自己發聲但覺得有隱憂,怕別人對你有其他想法嗎?擔心自己太嗆?會不會被報復?是不是該息事寧人?心裡的小劇場一直上演。

好多年前工作上遇到個職場霸凌高手,他叫做迪克。他會搶功以及推卸過錯,為保自己顏面,他不惜設計同事,甚至危害公司利益,他沒有下限。一個非常難搞的人,絕對是合作上的瓶頸。他不擇手段大家都怕他,要做事,有時都想辦法繞過他。

有個工作上的好同事湯姆,很倒霉的跟迪克要合作一個專案。迪克當然什麼也不做。湯姆知道這個迪克不好處理,已經盡量配合他。但迪克得寸進尺的踩過線了。湯姆超生氣,跑來問我這個狀況下他怎做最好?其實就是問我賽局裡的最佳反應 (Best Respond, BR)。

「你跟他合作這案子有照規矩來吧?」我問他。
湯姆不解:「你問什麼?」
「你有留下你們合作的過程資料嗎?」我補充。
「你是指我跟他合作此案時有沒有發電郵email 嗎?你也知道他不會回信的!」湯姆抱怨。
「所以你到底有沒有發信嘛?」我繼續追問。
「沒有。我老早放棄發信給他了」湯姆沮喪的說。
「老兄,你應該要發信的,他回不回你都該要發信。保持工作專業度是基本的,你不該受迪克的行為影響。」我說。

我建議他寫封詳細的信把問題條列出來。第二天湯姆帶著一封長信來找我。

「老兄,麻煩把情緒字眼刪掉,實事求是只講事件。」我建議湯姆。湯姆同意,回去再修改。

「我會建議信裡追加三件事情: 1)迪克什麼事都不做 2)迪克對你霸凌的態度還有口出惡言的事實 3)迪克為了掩飾他差點造成案子進行不下去的過錯,聲東擊西故意在此時對你做人身攻擊,轉移大家注意力,並且讓你受到污辱」我建議他。

「我這樣做的話是不是太壞了?」湯姆是個老實人。他對於誠實地說出他身為受害者感到不安心。

「你再說一次。」其實我聽的一清二處,但我想請他自己重複說一次聽聽自己說什麼。

「當然迪克才是壞人啦!我是受害者。」湯姆長長的嘆了口氣。

我今天還想講一個朋友的職場故事。摩爾斯大學是個商學院主攻會計的,他還雙修經濟學。我認識他是因為在他大學最後一學期,我剛好當他經濟系的助教。他成績很好,是CPA檢定考試合格的會計師。我們回台灣後,前後腳進了同一家公司上班,我先去,爾後推薦他一起進公司服務。

他在上任第二個月時收到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 老闆要他一週內交出他單位的營運管理的年度報告,副總裁要看的。他剛到職其實還在暈船,公司同事保守,不太願意分享資料給新同事。但他就是需要這些財會數字才能開始寫他的分析報告。

我有幫他去要一些我能要的資料,但我不是會計本科。最後摩爾斯如期交出報告,也遞上辭呈。我問他是否是老闆給的時間太短讓他想離職了?他說不是,是因為在他快要可以把報告弄出來時,他感受到直屬主管非常的眼紅加嫉妒,同事也開始對他冷嘲熱諷的。似乎非常希望他不能如期交出報告。他說他被放在檯面上放大審視,交出報告後他不能再假裝他是個平庸的人了。現在他主管已經嫉妒他的能力,再在這裡上班只會被針對。

「平庸?摩爾斯你有沒搞錯?你這麼優秀的人。你聰明又認真,幹嘛裝平庸?你就是優秀。」我怒怒的說。

「喔!約瑟芬,你直屬主管不能忍受你比他聰明對吧!我懂了。」我很無奈。

其實兩個故事都讓我想到了經濟學裡的格勒善定律 (Gresham’s law)— 「劣幣驅逐良幣」。我當然不是在講貨幣政策裡的商品貨幣流通現象。我指的是一般來說,壞的大多數把好的少數趕走了的這件悲哀的事情。

摩爾斯直屬主管是個平庸的人,她不希望屬下比她更聰明或者比她更認真。她要個很乖聽話的下屬,能夠被百分百控制的組員。摩爾斯的同儕也開始攻擊摩爾斯,因為他交出這份不容易做的報告,顯得其他五人很無能。老實說,其他五人就算給他們兩週,五人合力做這個報告,應該也是生不出來的。所以這群平庸的同事,就把一個優秀的摩爾斯趕走了,多諷刺!

我認為摩爾斯做了對的決定,如果他無法漂亮的拒絕這個任務的話,最佳反應 (BR)就是離職!

作為一個平庸的人有好幾個層面的意思。一個平庸的人很安全,因為大部分的人都是平庸的。以民主社會多數論體系而言,平庸的人反而是受到比較多關注的,假設平庸之輩就是選舉裡的中間選民其實不為過。中間選民本就在選舉裡操有生死大權。
作為一個平庸的人也代表您有很多同伴,所以不會寂寞。但平庸之輩當然表示不是頂尖優秀的人才,就是個平均一般的人。

從我工作經驗上的觀察來說,在團隊裡做一個平庸的人有很多好處,比起做優秀頂尖的人好多了,日子也爽多了!在華人社會裡,長輩甚至會提醒晚輩不要強出頭,要低調。在人群裡千萬別太亮眼,以免招忌而很多麻煩上身。換句話來說,就是希望大家手牽手,平排齊頭式的走在隊伍裡最安全,最中庸,千萬別突出。大家都別太優秀,或者太認真,別人做什麼就做什麼最好,跟著隊伍走。

真的很可笑,這種想法別說進步,簡直是無效率推崇退步的極致境界,大家都一樣,所以安全,但完全沒有創新價值。「劣幣驅逐良幣」真是個很糟的現象。

回到我一開始的故事主人翁湯姆。為何他身為被害者還要害怕說出事實?其實我也能理解,那個迪克是個聰明的霸凌達人,他能夠讓大家害怕他,挺有一套。

在湯姆的故事裡,跟著大家一樣的不反抗迪克是比較安全的。沒人針對迪克的惡霸去跟高層反映過,據說如果有人去告狀,迪克的秋後算賬會讓對方很痛苦。湯姆並不想在群體裡突出,他也想中庸的跟大家一樣忍耐迪克。一般人對於這種難搞的人都避之唯恐不及,湯姆的反應其實是很正常的反應。

但,換個角度想想,如果今天大家都舉發迪克的惡行呢?每一次,每一天,大家都團結起來不接受他的霸凌呢?

讓我問清楚一點,我想問當您在職場遇到霸凌,您的BR是什麼呢?

我的答案是,建立有威信的威脅 (credible threat)。這是個賽局裡重要的觀念,在講怎樣打出信號讓你的對手乖乖聽話。

在阿維納什·迪克西特(Avinash K. Dixit)以及貝利·奈勒波夫(Barry J. Nalebuff)的思辨賽局(The Art of Strategy)書裡,「威脅是個對於對手不按照你要他做的一個懲罰規範反應」。意思是,如果你做這事(違反你要的),那我就會對你做出懲罰,這樣叫威脅。

孫子兵法也有提到與此相關,孫子說:「將者,智、信、仁、勇、嚴也」。「信」,立信與立威是非常重要的策略思考。

回到湯姆對於迪克的BR,他應該要暗示或者給出信號,讓迪克知道這個專案合作上別耍花招。不能是只是告勸,要給出一個有威信的威脅(creditable threat):迪克你最好拿出專業態度來好好配合,不然的話我就會要你付出代價。如果迪克不信邪,那湯姆就得真的做出處罰,讓迪克付出代價。否則這個威脅是張空白支票,在賽局裡又叫空洞威脅(non-credible threat)迪克根本不會當一回事,而且以後會永遠霸凌湯姆。

仔細看迪克的舉止,你會發現他是個不錯的談判家,他做出不少俱有威信的威脅(credible threat)讓大家怕他,但他也把大家搞得服服貼貼的,不是嗎?

如果在工作上有人對您做出不公、不正的事情,我相信對方很希望你安靜的乖乖吞下去。我可沒打算順這種人的意。建議您也可以試試給出不同的反應,甚至來點假動作,讓這些人摸不透您。也不妨做出有威信的威脅,一步步的安全的走好,但切記比他更機智,更聰明的迎戰。

在您遇到不公平或者霸凌事件,大部分的人只會默默地在旁觀而已,自掃門前雪,不會挺身而出的。朋友們,真的別指望謹記「中庸之道」之士或者平庸的大眾能幫上您忙了,只能靠自己智取。

希望您今天閱讀愉快,勇敢的做自己。我們很快再見。🙏

🃏 If you like to see the original English version, please visit here.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7會員
    45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Vivian Fang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又毀了?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恐懼力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殺雞焉用牛刀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恐懼力 II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地球是圓的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顏色王道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