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的音樂

2019/06/22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音樂是我做夢常出現的元素之一。有時音樂是夢中的背景配樂,有時則是我或其他主角創作表現音樂。日常生活中,我也是十分熱愛音樂,但稱不上是音樂創作者,甚至可以說是個歌唱音癡。但因為夢裡總是出現許多音樂,我開始在想,如果能把這些音樂創作出來有多好。因為幾乎所有的音樂都不是現實中已存在的歌曲。
現在我對於夢裡的音樂已經很習以為常,也常會用錄音筆或手機錄下我醒來後,殘存記憶的音樂片段。這大概是沒有什麼樂理底子的我,唯一能做到的事。
紀錄夢的內容或許不容易,但紀錄夢的聲音、氣味、味覺、觸感更是困難。偏偏做夢時,我又會感受到所有五感刺激。
自己是何時意識到夢裡的音樂,並開始刻意想記住、記錄下來,已不清楚。但我能回想出好幾個,曾讓我在夢中十分陶醉的音樂場景,有的是古典樂、有的是民謠、或鄉村、搖滾、清唱等。
一開始,音樂的出現並不在我控制範圍,我只是單純的接收,在夢裡聽著音樂。隨著時間,跟年紀增長,還有清醒夢的累積,我也開始能在夢裡控制音樂,或創造音樂。印象深刻的一次,是我的身體彷彿就是一個樂器,當我碰觸手臂不同位置時,就會有不同的音階。當然身體的碰觸只是象徵意義,因為音樂產生的速度與流暢性,絕對比我在夢裡按壓自己手臂的速度快又高。有時我會因不喜歡某個背景音樂,就讓音樂快轉(進副歌)或直接截斷換下一首;相反地,很喜歡某音樂時,也會刻意延長或重新播放。
其實,我們在現實生活裡,不都會不自覺的哼一些音調,我想夢裡也是一樣。當我覺得很放鬆時,就會開始創造音樂,而且在夢裡,很多事情是「想要」時,就會「自動創造」出現的,不需要刻意的思考下一步。
不過,即使能在夢裡掌握了音樂,還是會覺得很可惜沒辦法複製到現實中。這讓我想起小時候,自己在夢裡拿到某個很喜歡的東西,總是會在感覺身體快醒來時,緊緊地抓住那個東西,好像覺得只要在夢裡抓的夠緊,就越能把它「偷渡」到現實。每次醒來時,都還是很失望又失敗了。
這幾天在回頭看一些夢紀錄時,看到2013年一篇關於想要紀錄夢中音樂的日記。
即使身體還是自然地,在睡飽六小時後就變得容易清醒。我刻意將睡眠時間繼續延長,讓賴床的我再進入夢的世界。這麼做的幾天,我發現幾件事。一是半夜做的夢似乎較深層,很難記憶,但這時的夢也是最有想像力與意境,醒來之後只感到腦袋無比厚重,故事像蜘蛛絲網般錯綜,自己卻只留下破碎模糊的影子。
當我對此感到很不服氣時(?)就讓自己賴床,重新進入夢裡。但白日的賴床夢,顯然就拙劣很多,只是對日常生活的反映罷了,通常不會有什麼故事,人物也都是熟識居多。因為淺眠,能夠記憶的片斷較多,但實在說,這些東西沒有讓我書寫的動力。除了,音樂!
意外地發現,在賴床夢中,音樂出現的頻率似乎很高。只要我想要,甚至可以讓音樂一直持續下去,就像一個吟唱詩人,能源源不絕地不停歌唱。
音樂的內容不拘,有各種語言,風格也繁雜,有時我甚至不知道夢到的音樂算是哪種類型,只能大概用自己的感受去形容。有時,音樂混雜了大量的樂器,即使不懂古典音樂的我,也常能在夢中譜出管絃樂曲。有時它們出現的太快太急,像失去煞車控制的車,彷彿把我拉到生死交關處,連下一口的呼吸都趕不上。腦袋出現亂流,轉著轉著就暈在音樂夢之中。
好多次我試著把這些曲子記下來,深知沒有實際的作曲能力,也不了解鋼琴樂譜,我把紀錄管弦樂曲或鋼琴曲的希望刪掉。剩下的大都是人聲、各式吉他、鼓等,假如有歌詞,當然紀錄會變得比較容易,只是夢裡的音樂常喜歡轉折,樂曲走向時緩時急、時高時低,有時一曲像是兩首截然不同的歌路混織一塊。又或者,唱歌者的好歌喉,現實我根本不具備,我唱不出來那音階,錄音也只是徒在走音迴圈打轉。
另一難題是,前天我發覺自己就在夢醒時前,又開始在腦中奏起大量音樂。當下,我馬上告訴理智,我要記下這些曲子,至少記下其中一首我覺得不錯的,然後,在馬上把自己拉出夢外,趕快錄音。結果,我的確在夢裡挑了一首男子所唱的流行搖滾,但是計畫卻徹底失敗,在我睜開眼睛那刻,所有縈繞在我身體裡音樂立即消散!即便在夢中已反覆唱了前奏、中斷、副歌,確認已熟悉,仍然在睜開雙眼時忘記一切。
現在的問題就在,若不睜開眼睛,我似乎無法真正回到現實。曾嘗試過閉著眼,讓大腦繼續做夢,然後讓身體去做清醒的工作,但我也無法辦到。這種情況下,我只會在夢中再做一個,我正在現實實踐這些動作的夢中夢,這種夢中夢有時太真實(因為我要讓自己大腦繼續處於虛幻做夢中,又要身體工作),現實的我無法準確的評斷身體到底工作了沒,因為無法睜開眼看,只能憑「感覺」,而我的感覺系統多數應該都在處理夢,於是乎,我在夢裡感覺到了,實際卻沒有。
想想不知有何解決方法?繼續觀察實驗吧。我這樣對自己說,現在也只能先這樣,期待某天有人能發明岀夢境投影機最好。
回頭看自己以前的夢紀錄蠻有趣的。但我之所以會回顧夢紀錄,有部分原因是想要去找到某些主題的脈絡,或是看自己到底改變了多少。
以這篇2013年的紀錄為例,開頭說道半夜的夢境內容比較豐富,卻也比較難記憶。現在的我可能認為只要你半夜也有醒來,其實同樣也能把那些夢記錄下來,之所以容易忘記,是因為我繼續入睡,之後的夢境覆蓋了前面的夢境,自然很難再醒來後要去回溯最前面的夢。現實中,如果要人一次看個十部短片,接著再問人十部短片的內容,大概也是最後播放的幾部,會讓人比較有記憶。除非前面的夢境能引發強烈的情感反應。
此外,接近早上清醒時的夢,也不一定都「拙劣」(現在我也不認為夢境有優劣之分)。其實,有好幾個我有紀錄下的預知夢,都是在接近早上的時候夢見,這些夢的確都是跟我身邊的人或是自己即將發生的事物有關。所以現在看來,夢見與現實有比較密切連結的事情,不是就沒有什麼意義。
接著就是音樂的部分。現在醒來後,已不至於完全忘記音樂的內容,但要能紀錄超過30秒還是有困難。尤其,音樂是完整的湊足各種樂器,每種樂器可能都有自己獨特的表情,我到底要選擇注意哪個部分?
持續在夢裡replay的情形還是存在,為了讓自己聽熟一點,現在我也還是會這麼做,雖然不常,因為也不是所有夢裡的音樂都很令人驚艷。另外一點,是以前沒有提到的,就是夢裡有時會出現我以為那首曲子是「別人」的創作,也就是現實中已經存在的;但事實上,直到我醒來後,自己試著哼一遍,才發現自己腦袋裡根本搜尋不到有這首曲子的存在。這跟我其他夢紀錄提到的一點有關—有時夢裡的記憶資料庫跟現實是不同的。(又或許說,當進入夢裡時,我自動採取了夢的記憶資料庫,也就是以前曾經夢過的事物總和)
關於夢境投影機,目前科學家透過MRI跟AI似乎已有一些斬獲(?),寫在另一篇。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26會員
58內容數
--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