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從台僑身上看見族群平等的模樣

2020/08/26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2017年的世大運,莊吉生奪下了台灣睽違已久的網球男單金牌,但他的每一場記者都令人難過。
在美國長大的他,幸運地躲掉了中華民國的文化滅絕政策,雖然家庭在美國,卻得以在他的母語(台語)環境下成長,而面對明顯台語比華語流利的莊吉生,我們土生土長的台灣記者卻只能以華語提問甚至需要台語翻譯,殖民的傷疤清楚地展現在台灣人面前,卻沒有多少人察覺。
莊吉生幸運地能在母語環境下成長。(圖片取自三立)
持平而論,日本殖民時期也在1937年廢除了學校中的漢文科(台、客語)推行「國語(日語)常用運動」,但早在此之前,當時的台灣人就意識到台文的續存危機而展開復興運動,一直到1944年,雖然會日語的台灣人口來到71%的高點,但台灣人在日常生活都還是使用自己的母語,直到日治時期結束前,「國語家庭」(國語の家)的比例都大約只有1%。在日本殖民時期,說台語、客語不但不像現在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反而是一種對抗殖民、保留自己文化的驕傲象徵
而經過中華民國的殖民,當莊吉生在記者會說台語時,我們某些年輕人在網路上的反應卻是:「為什麼記者會這麼正式的場合要講台語?好奇怪。」
華派或是統派總喜歡說台派是日畜日奴,但我們要表達的其實很簡單:我們是以台灣的角度在看歷史。在日治時期即使我們也被迫學習國語,但每個族群都依然保留了自己的文化傳統及驕傲,但在中華民國殖民時期,你們的恐怖政治卻把我們的文化打成低俗的代名詞。以一個殖民政府來說,中國比日本成功得多,所以到現在還有許多台灣人會以中華民國的角度看待歷史,說這一切都是「不得已」,但若以台灣為主體出發,中國的殖民就比日本要卑劣得多,我們何辜要遭受到如此的歧視和殘酷的對待。
從莊吉生身上,依稀可以看見如果台灣人順利解除中國文化殖民、建立自己國家後的影子,我們族群間彼此平等、文化間互相尊重,即使莊吉生的母語是台語,但當記者只會說華語時,他也努力地用不流利的華語來溝通,這中間不會有誰看不起誰、誰是國語誰是方言的問題。
但從我們、從某些記者跟網路酸民身上,見到的卻是中國文化殖民的現況,當有人在記者會上說台語,我們是略帶鄙視的覺得「好奇怪」然後又繼續用華語發問,彷彿不會說華語是對方的問題,但講台語真的奇怪嗎?真正奇怪的是明明是被殖民的一群人,卻還以為自己是殖民者、還在擁護殖民政策,甚至幫殖民政府說話吧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6.3K會員
272內容數
大家好,我是艾德。 最近突然有感,報紙、網路媒體、新聞頻道各有立場,想靠文字評論生活就必須進入他們的體制,無形中也是接受了他們的束縛;方格子則提供了一個新的機會,看看我們能不能擺脫媒體的綁架,透過直接來自讀者的支持,得到真正獨立思考產生的文字,我想努力看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