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李潼文學走讀」導覽系列「玉田弄獅」傳香火

2021/03/14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以「尚武」傳統為主題的小說《四海武館》
文|蘇麗春
礁溪玉田村「拳頭庄」的名聲遠揚,嗅覺敏感的李潼聞到了拳頭師們的汗水味,創作《四海武館》這本以「尚武」傳統為主題的小說。
李潼曾在序文中描述玉田村的景色:
「晚春的翠綠稻田間,散落著竹圍高聳的三合院老宅和別墅型的新農舍。從溫泉旅館林立的礁溪大街越鐵道過來,車行筆直平坦的農路,鄉野景觀豁然開朗。」
寒來暑往,經過二十多年,筆者近日走訪玉田村,看到此地依然是李潼筆下的鄉野風光,但當年轟動全國的「鋤頭、拳頭、獅頭」是否仍脈脈相傳呢?李潼透過《四海武館》這本小說為我們保留了原汁原味的「玉田弄獅」。李潼說:
「一直以來,我就覺得臺灣社會是非常尚武的,但是因為歷史上的原因,臺灣人把『武』弄得不是那麼直接,而是透過八家將、弄獅來傳承,既可營生又可娛樂,婚喪喜慶都可以用到,變成多功能的活動。
臺灣一直以來都是移墾社會,移墾社會就會有早住民跟晚住民,這之間就會有土地和利益的衝突。所以與其說是抵抗外侮,其實是保守利益的成分比較大。」
書中的人物性格非常有趣,張家昌、阿炮(陳明威、海明威)、陳木火、洪彩華,這些書中的人物是虛構的,還是有相對應的真實人物原型呢?李潼說:
「我去吃飯的時候印象滿深刻,所以書裡的角色在真實裡基本上都有,寫作的人,只要有兩三個訊息就可以讓人物活起來,像書中的少年主角『張家昌』就是真有其人,名字就叫『張家昌』。我看到有幾個女孩也在練武,很可愛,我就把她們塑造成書中女生的角色。『阿炮』的形象,是我在吃飯的時候,有一個人很熱情,一直跑來跟我敬酒,他聽說有一個作家來了,就很高興,他說他以前讀過我寫的《天鷹翱翔》,他們國中老師也介紹過我的書,他講得口沫橫飛,還很喜歡跟張家昌鬥嘴,我就把他寫進書裡。」
看了李潼的說明,對這本書的主題和人物有更深刻的了解。書中的「四海武館」和「青龍武館」,到底誰才是正統?張家昌和阿炮為此爭吵不休,李潼說:
「《四海武館》最早設定的主題是娛樂,把『武』的精神傳達出來:『讓人家淹水,可以淹過嘴,但是不可以淹過鼻子。』但是後來就帶到政治的隱射這個層面,其實我並沒有作太多解讀。而且我寫這本書的時候,已經四十二、三歲了,這麼多年來的一些觀念、一些價值、一些堅持,都會寫進來,但是基本上還是很溫暖,心中總有『好風』,留下一個光明的尾巴。」
讀這本書還有一個令人會心一笑的梗,就是李潼把自己的書和書中的某些段落寫到小說裡,《少年龍船隊》、《少年噶瑪蘭》都入列,甚至描述「春天」(人名)和聽「琴聲」的段落也直接引用,可見李潼對自己文字的喜愛。
到玉田村拜訪,最引人注目的是慈天宮前廣大的廟埕,這是節日喜慶時打拳弄獅的場地,廟前左側有一座巨大的舞獅塑像,基座上半部是舞獅的獅頭,下半部則寫著「玉田弄獅」大大的金色字體。猜想,李潼當年就是在此廟埕看到武術表演而生發靈感。
位在慈天宮入口處的玉田弄獅
小說情節是虛構的,但《四海武館》裡描述打拳弄獅的招式卻都是真功夫。儘管時過境遷,「玉田弄獅」不若當年盛況,但當地的武術館、廟宇、學校及熱心的村民,仍勤習武術,代代傳承著玉田村「拳頭庄」的香火。
【走讀台灣—李潼的宜蘭書寫】
※路徑三│蘭陽的歷史與風土
‧走讀路徑:宜蘭後火車站-頭城李榮春文學館-礁溪淇武蘭+洲仔尾(淇武蘭遺址、二龍競渡龍船厝)(宜蘭縣定民俗「二龍競渡」)-礁溪玉田慈天宮(玉田弄獅)-員山結頭份大樹公(歌仔戲原鄉、宜蘭縣文化景觀)-五結季新加禮宛(噶瑪蘭舊社地)-大眾廟(加禮宛大眾廟)—加禮宛開山廟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61會員
77內容數
宜蘭文化俱樂部,讓你用耳朵採集地方文化知識! 本節目由旅人書店企劃製作,特別邀請蔡明志老師雲端開講!從蘭陽大橋建築史到地方宗教信仰圈等不同面向,為聽眾解答宜蘭日常中熟悉卻又陌生的文史空間秘辛與故事! 指導|文化部.協力|佛光大學文化資產與創意學系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