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想念媽媽的味道

2021/07/0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自己煮的麻油腰子  
嫁到台南後,和媽媽分隔兩地,一開始,半個月回一次家。後來孩子出生了,小寶寶的行李用品總是太多,準備起來實在累人,漸漸地,變成一個月回家一次。最近則因為疫情爆發,我也大都待在家,幾乎沒有回娘家。
望著窗外的天,今年六月的台南,不是夏日炎炎,就是大雨連連,空氣中交雜著濕與熱組成的黏,陪孩子待在冷氣房內的我,對母親的麻油腰子極度想念,正好又值生理期,想喝上一口麻油腰子湯的慾望更加強烈。
但腰子要怎麼買呢?這種內臟類的到底怎麼弄比較好?會不會腥?
答案不難,可是我不大會,我只知道個大概。
打電話給母親,母親沒接,站在菜市場外的我,只好默默地拿起手機開始
google:「腰子怎麼買才不會腥?買回來要怎麼處理?」
找到一些網路的答案,就走到肉攤去買腰子,阿嬤級的老闆娘俐落地幫我切好腰花,但沒有腰尺,怯怯傻傻的我沒問,就默默地回家了。
川燙完腰子,將腰子浸在水裡放入冰箱冰一下。
當時機成熟,我開始看著手機料理app教學跟著做:
倒入香噴噴的麻油,放入薑片,再將腰子丟入鍋炒一下後加點水,看著腰子在鍋裡沸騰,心情異常愉悅,倒入米酒灑下枸杞時,一整個就是在做實驗的心情。
看著Q軟的腰子,我已經迫不及待想吃,站在廚房內,口水都快要流出來。
想吃的慾望實在太旺盛。
趕緊呈盤拿起,咬~下~去。
竟然,跟媽媽的味道是一樣的,剎那間,我的身旁跟小當家一樣,有好多仙女在飛翔。
原來,真的不難,也許是因為要自己摸索再加上照顧小孩料理時間有限,所以我總是將煮菜,想得太難......。
喝下湯汁,身體好暖好暖,我突然有點後悔,怎麼沒有買到有嚼勁的腰尺,或是買點軟嫩的雞睪丸呢......阿......可惜,終究,還是少了那麼一點。
由於麻油腰子的成功,讓我有些「得寸進尺」,這幾日我仿做起媽媽的「高麗菜飯」。我開始自我實驗,沒先問媽媽,自己憑一點殘缺的印象跟參考網路食譜就先做了。網路的上高麗菜飯食譜,作法差不多,但用料有點不同,有的人用麻油,有的人放蝦米,有的人放油蔥酥跟紅蔥頭。基於清冰箱原則不買太多新料,我沒有放蝦米及紅蔥頭。
媽媽的高麗菜飯
將所有的菜料放入平底鍋拌炒時,廚房香氣四溢,但在將白飯倒入菜料混在一起的時候,因為菜相看起來「膏膏的」,有點難看,我有點擔心,會不會變成「廚餘」?
所幸,醬料味道並不差家人還是吃光光了,但是飯沒有粒粒分明,偏糊嚐起來像燉飯,口感跟媽媽煮的完全不同,味道也少了一味,後來詢問媽媽,才發現少的那一味正是紅蔥頭。
我很愛吃媽媽的菜,這些嘗試讓我意識到,我應該趁媽媽健康,還能煮飯的時候,多跟媽媽學習。我年輕時未出嫁時只知道看電視等著吃,頂多幫忙拿碗筷跟洗碗,至於媽媽怎麼煮,都沒有好好的學起來。
我想起小時候清明節回外婆家包春捲的時候,阿嬤怕大家吃不飽,還會另外在桌上準備一鍋白飯跟竹筍控肉,那一鍋竹筍控肉油而不膩超下飯,至今難以忘懷,但隨著家族親戚各自成家立業,加上阿嬤已經高齡96歲失智又行動不便,阿嬤的專屬好滋味現在已經吃不到了。
我在心中決定,等待疫情趨緩,我得多回娘家,多跟媽媽學煮菜,將來,有一天媽媽老了、失智了......不在了,媽媽獨有的味道還能繼續陪伴在我身邊。
餐廳再好吃,還是媽媽的味道,最好吃。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藍月琉璃
藍月琉璃
出沒於安平的桃城貓姑娘。喜愛閱讀觀影與想故事,在鍵盤敲敲打打,正在學習理財。曾於行政院勞委會優良單位與個人故事集出版專案中採訪撰文。作品散見於報紙、電子報、協會刊物,也曾在一些大小比賽中入圍or獲獎。目前在無後援一打三的婚姻路途修練中。 聯絡email:[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