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隧道裡的蝦鬆與韓式烤肉飯Erin.生活在他方Erin.生活在他方

時光隧道裡的蝦鬆與韓式烤肉飯

2022-06-13|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2021.12.18
蝦鬆,是外婆留給我的回憶之一。
從小我沒有特別跟著誰進廚房長期見習的經驗,母親就算身兼工作與家庭數職廚事也不假他人之手,我並沒有從小就得為家人做菜的壓力。倒是常常有福氣嚐到外婆做的好料。外婆很會做菜,每逢年初二所有表親全回到外婆家,外婆能張羅出大人小孩兩大桌精緻好料不說,即使是平常的小日子,她也常常能變出一些花樣來,好比說醬油糖炒乾香菇、好比說乾酥紅毛苔、好比說自己晒桂花做桂花凍…我愛窩到離家近的外婆家去,常常獨享了這些精緻的小碟,除了滋味,還富情趣。國中的時候,甚至有一小段時間我乾脆就住到外婆家,外婆對開始有一點叛逆的我不會多嘴嘮叨管束,只是依時用她溫暖可口的菜餚餵養、陪伴、撫慰我。
自己做菜掌廚是結婚生子之後才開始學習的事,因著喜愛,東摸索一點、西嘗試一點,漸漸梳理出自己的章法。在廚房裡待了好些歲月下來,回頭張望,發現自己好像不知不覺在料理中找尋外婆的身影,在試著複刻什麼都不懂、對食材與調味懵懂無知的童年記憶中為之驚艷而心戀的滋味中,揣摩一個女人對食材虔敬尊重、對家人用心照拂的心情。
蝦鬆
蝦鬆就是其一了。
小時候不常上館子,印象中蝦鬆算是宴客菜,生菜還是很不台式的異國風味,平常日裡不容易吃也沒有習慣吃的。是外婆在家裡自己料理,讓我們抓把炒得鮮香多汁又酥脆的餡料填進生菜裡抓著吃,又是鮮甜又是鹹香,咔嗞咔嗞吃得滿口滿心皆俱滿足。我才知道,好吃的東西自己動腦筋、動手做是能實現的,沒有這個食材可以找同質性的其他食材替代,靈活變通是廚娘應當學會的技能,也是廚藝趣味與創造性的來源。
冰箱裡的生菜本來是為先生吃沙拉盤備的,今天撥洗葉子的時候覺得大小和完整度很剛好,冰箱裡還有冷凍大蝦,便突然想做蝦鬆。
把蘋果、甜椒、櫛瓜、紅蘿蔔全都切成大小相近的小丁塊,該燙熟的先燙熟,和稍微香煎熟的蝦仁塊全攪和在一起後簡單鹽巴調個味,毋須複雜,因為這些食材既有蔬菜和水果的多汁香甜,也有蝦子的鮮味,融合起來滋味既清爽又有層次,而且有紅有綠有白有黃,顏色極為豐富惹味。那畫龍點睛的脆脆口感呢? 手邊沒有油條,遂把輕薄如紙的乾豆皮稍微煎香酥了剝碎灑進缽裡,香脆的口感於是完整了整道菜。
韓式烤肉
韓式烤肉,則是對研究所時韓國同學的回憶了。
大學城裡有間韓國餐館,餐的分量很足,口味又好。韓國同學找我去韓國館子吃午餐,秀麗的她臉上總是笑咪咪,看我讚韓式烤肉的調味,她說這有專門的醃醬調料,她買一罐給我,我就會做了!
她是放下先生和幼齡的孩子自己出國來唸書的。我默默地想像,這個容貌甜美、細聲細氣話聲溫柔的女子要有多大的決心和毅力,自己踏上這段不算短的旅程?!
新加坡有很多日本和韓國小超市,超市裡各種口味的醬料也比較多選擇,之前偶然試到一罐韓國烤肉醃醬滋味很不錯,簡單醃薄肉片一晚,再將炒軟稍微褐化的洋蔥絲和醃肉片快炒一下,灑上焙過的白芝麻,澆淋在白飯上,是先生孩子都紛紛叫再來一盤的好味道,也是讓我憶起昔日同窗的滋味。不知道這個美麗又堅強的女子現在在哪裡發光發熱?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你好! 我是Erin。 我喜歡讀書、寫字,喜歡走路、觀看。 邀請你跟著我的文字與影像走一段,感受世界的美好與人生的豐盈。
本文發佈於
曾經遠颺北方雪國,此回移居新加坡,開啟我的南洋航道。 生活在他方,他方成了家。我用旅人的眼睛過生活;用生活的心情天天在旅行。 除了炎熱的天氣、除了肉骨茶海南雞飯,新加坡這個蕞爾小島還有什麼?讓我帶你跟著我一起探索張望獅城的今與昔,用不同的視角看見此地的趣味與美好。La vie est d'ailleurs!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