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階段回顧|三年,讀研究所的日子

2021/07/11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甫畢業時,就想寫寫讀研究所這段的感想,想不到一年時間就這麼過去了。怎麼也想不到成績吊車尾、壓根不覺得會讀研究所的我,居然讀了並讀完了,滿滿收穫的這段時間,何其幸運。
翻拍《我所告訴你關於那座山的一切》

我為什麼讀研究所?

大學畢業後,在一家互動科技公司做專案企劃(工作內容卻是專案經理),第五個月時感覺到撞牆期,部門沒有主管領導、看著老闆對客戶信口開河,都能預期最後會因不能做出預期產品而受責難(事實上也正在發生)而感到痛苦卻對此無能為力。
在「難道工作就是這樣違反良心和道德嗎?」的動搖與糾結時,正好大學老師聯繫幫忙展覽工作而吃飯聊聊,被推了一把報考研究所,此時是12月下旬。
風風火火地在1月下旬離職,一邊過年一邊準備備審資料,寄出後開始準備履歷,打算找兩份工讀體驗人生,養得活自己是必須的。接著3月開始,在一個基金會兼職,就與之糾纏三年半的時光,橫跨了我整個研究所生涯。
到這裡,似乎還沒有回答「為什麼念研究所?」,老實說報考是半推半就下的衝動決定(「報考」這個動作就是繳錢而已),當時在工作上覺得動彈不得,只覺得無論如何人生都得前進。真正離職時,也同時幫自己找別的後路––找一份兼職,如果沒考上研究所,起碼養得起自己、接著再找一份正職工作而已;如果真的考上了,它也只是選項之一。
當確定考上時,也就順理成章決定就讀了。
然而,對於讀這個研究所目的、對未來工作的幫助(或關聯性),其實仍舊模糊。科系本身的新穎,涉及藝術人文、社會科學、行銷管理等多元內容,也就給了逃避回答問題的空間,我似乎難以否認自己不是「為了逃避工作而讀研究所」的那種人。

我在研究所裡學到什麼?

因為不想當個全職學生,所以一邊兼職一邊讀研究所。
雖然忙碌、總有無法平衡的時候,但我從不後悔讓自己陷在這樣的狀態,一來擁有收入養活自己,二來工作的經驗成為學習的養分,無論是兼職工作還是前一份正職工作,這些都使我面對社會科學、管理學等理論時能有素材去對照與思考,除此之外,也透過與不同背景、專業、生命經驗的同學、朋友或同事討論學習的疑惑,打開自己看待一件事情的角度與視野。
例如當時兼職的基金會與環境保育有關,便在課堂中以此為題目、爬梳文獻,從而能從另一個層面去認識基金會的宗旨理念與社會的關係,也思考如果未來有機會投入相關產業,我、做為員工實踐組織理念的同時,自己的價值觀應該擺放在什麼位置等等。
而碩士論文選擇做質性研究時,卻總是無法有自信的肯定其價值,總認為只是自說自話的紀錄與推論,對於探討與分析都建立於自己的判斷而感到不安。(或許這也反映著自己的自卑心理) 「我與他者的距離與關係」成為做研究這段時間一個巨大的命題、質疑自己所處的位置,不僅僅是在研究上,也在工作與生活,我與研究、我與受測者,我與工作、我與社會,我與議題、我與生活、我與友人。
(註:不過友人S倒是認為這樣「對質性研究的困惑」,本科系早在大學時期都會碰到,對於我們這種跨領域的人或跨領域的科系,學校應該更積極幫助學生建立「研究基礎功」,而不讓學生讀研宛如在讀第二個大學。這似乎又涉及研究所大學化的議題,暫且不談啦。)
吳明益說:「我認為在人類的世界裡,是很難有『只觀看不介入』的角色的。人總是陷在與其他人的關係裡,是一種束縛、責任,同時也是一種美。」––《我想告訴你關於那座山的一切》序
當時正好讀到這段,覺得被深刻地擊中心臟。
在研究所這段時間,花了很多時間在思考,不斷的反思、換位、挪用概念,當時的自己想解決的問題其實是自己,而課堂與研究成為自我探索的題材。如果從「研究所的目的是培養學術研究人才」的角度來看,於我而言顯然不是這麼回事。

事後諸葛:讀還是不讀?

大學畢業、歷經第一份工作的我,對於自己有著深深的自卑,說不出自己的「專業能力是什麼」的焦慮、找不到可以肯定自己的挫敗感如影隨形,所幸在兼職中慢慢長出了自信。這是我的幸運。
然而,如果如此肯定兼職經驗的獲得,就讀研究所的必要性就顯得薄弱許多。確實,在兼職與讀研重疊的三年間,所學並未使我對於未來生涯更加明晰,我仍舊無法說出專業能力是什麼、明確希望投入的產業。
現在回望,真的會覺得讀這個研究所沒有其必要性,但我不至於感到後悔。
課堂討論帶來許多全新觀點與視野,結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也在對談間獲得思想與心靈的成長,指導教授的耐心指導、陪伴,伴隨著許多啟發。
我現在已經能夠自信地肯定自己,當時是那麼地努力掙扎、積極地探究問題背後的問題,同時也無比幸運那段時間的所有相遇,在各種感到「卡住」的時候都能獲得指引。
怎麼選都不要緊、哪個選項沒有錯對,當然,做選擇的時候我們總要盤算哪個更值得。選不出來的時候,選喜歡的,可以承擔結果的。只要在當中努力探求,希望從中獲得的目標、或是困惑的解答,所有的選擇都不會白費。沒有選擇是白費的。
如同三年過去,我還是無法回答「我的專業能力是什麼」,但不再為此感到焦慮,因為對於「專業能力」,不停留於畫畫、設計、寫程式能力到哪裡或者某個職業如會計師、律師、醫生的想像,我已經能夠看見自己的優勢、可以施力可以努力的地方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擅長入門以上、專精未滿。相信「做選擇」是一個不斷收斂的過程。書寫是為了完成和自我的對話。
練習把自己攤開來,紀錄攤開的過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