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鳴為什麼總是好聽的?因為那是他們在彼此呼喊愛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這個標題也許讓人覺得莫名其妙,不過只是我看《零極限》這本書途中的靈感,最近太多事但對於這本書的思緒持續干擾我做事,只好一口氣把它們扔到這,至於這本書到底是神還是廢,我想就跟它的主旨一樣,一切歸零是最好的。
'It's fostered my reading even more and kind of rekindled my love,' Laura Hogan says of her book club. (Pexels via CC0)
這本書算是非常薄,不到兩百頁,也沒有非常高深的道理,比較像是作者遇到使用歸零清理法的醫生(來自夏威夷的慧林博士)自己學習並使用這個方法的一個表面紀錄。我想這本書難以讓人理解的原因就在於,對於唯物主義的科學時代的人來說,看不透原理,思考到行動真的會在腦中卡關卡很久。
不過這本是在我看完其他講述覺醒、開悟書籍後,卡著一個糾結後看到的,而一個解惑在於,作者前三分之一篇幅,他使用這個方法持續了三天,才等到那個看似巧合得稍微改變,甚至改變一點都沒有奇蹟解決的感覺,奇蹟的事件都在書本後半部。
但是這部分是我在其他書很難看見的描述,通常,任何已經成功(或者自稱成功)的大師書中都會描述,他們如何做,就如何得,生活彷彿轉瞬美妙,一切有如宇宙的安排。這大概就是文字描述的一個問題,或者說事後諸葛的麻煩?
零極限的作者只是多描述了他其實仍有很長一段時間懷疑的內心戲,不過他的一個種態度是重要的,把頭洗下去,先照者做,等待也是種修行,一切都會發生在無形之中
尤其是零極限使用的清理方式如此的單純,就只是講出四句話,不過我也深深體會到會卡在某個心理糾結而無法說出他們的腦內邏輯,我們總是有非常合理不該說的理由,甚至實際上這個方法不用對他人使用,而是對自己使用,那些似乎攸關他人如何的理由根本無關緊要。
最後回到標題,書中描述這個世界任何存在都是渴望被愛的,所以對他們發出任何有關愛成分的訊息都是使他們感受美好,當下就想,這就是為什麼鳥叫總是很好聽的音樂,因為那是他們彼此在呼喊愛的聲音。
卡斯威爾
卡斯威爾
水星落陷在射手跨領域跨到無視常識的自由創作者,同時兼遊戲程式開發、書本插畫的占星師。當過八年可以為一杯咖啡折腰的社畜,厭煩文鄒鄒的社會架框跟假象,決定過個十二歲孩子也能懂的日子,不定期與天談地。 占星塔羅療癒聯繫:[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