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1 籌劃前篇|種子萬婚禮回顧

2021/12/12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Please join us for the Siraya Wedding of Eucharis & Ayaw

一、法律上的「結婚」就夠了,嗎?

我跟男朋友在2016年11月開始交往,並於三年多之後的2020年1月30號(還是31?)登記結婚。當時是我大四下學期之前的寒假;而他大五剛畢業,準備去當兵;COVID-19還叫做武漢肺炎,並且在全世界或台灣都還沒有非常嚴重。我以為我可以延畢一學期,到菲律賓大學當交換生,正在著手準備我的菲律賓護照,並且想著必須跟男友登記結婚,他才方便以配偶的正式法律名義跟我一起去留(旅)學(遊)。
我們在交往初期就已經幾乎確定彼此有與對方共度一生的默契,以及永不熄滅的愛的花火 ♡,所以登記結婚這件事,兩個人之間沒有什麼好多談的,主要是跟家裡長輩報備。我這一邊,跟父母討論之後,他們都非常放心跟支持,並建議我也要告知阿公、阿嬤;於是我在登記的前一晚,分別去告訴阿公、阿嬤、大舅,說「我要結婚了。」他們都非常驚喜、開心,給予信任。當時真的覺得,有一個這麼溫暖的家庭實在是太幸福了。
登記結婚只需要雙方及兩個證人簽名,交到戶政事務所就ok了。登記結婚的文件,網路上五花八門,只要該有的資料都有,也可以自己手工做,想要有儀式感的話,就找美一點的,多印一份,回來表框,戶政事務所不會把你送交的那份文件還給你喔!我自己就是隨便找隨便印,寫一寫就交出去了。
登記結婚最有儀式感的部分,不在於跑這些行政程序,而是你拿到新的身分證,然後將背面配偶欄拍起來,上傳到臉書的時刻。那個按讚跟留言速度真的有可怕到。就是這個時候,我得到很多朋友的關心,問我「有沒有要辦婚禮?」、「有沒有要放帖子?」、「有沒有要請客?」
可是身分證真的很醜

二、關於婚禮的思考。

當時趕著登記結婚的最大理由,是因為要出國,當然沒有想要辦婚禮。後來疫情延燒,我的下半年度計畫整個必須重新來過,跟老公也開始重新思考辦婚禮的問題。我自己畢竟是神學跟禮拜學愛好者,還是主修人類學畢業的,非常明白一個真正的儀式對我們自己、對我們的家人、以及對我們的朋友而言,絕對是有影響力與意義的。
但我跟老公也都認為,現代婚禮形形色色,不論是「傳統禮俗」路線、還是「高級質感」路線,美其名要給你「獨特的、難忘的浪漫記憶」,實際上都只是一些被訂定好的一條龍商品,有大量不必要且與人斷裂的橋段。比如說,僅僅是難吃又不新鮮的桌菜、無聊爛梗的主持遊戲環節,就足以把開開心心要結婚,跟開開心心來祝福的人都搞得好累(這也是儀式感的一種產生方式沒錯啦);再比如說,一個根本不認識你也不認識你伴侶的牧師,要在台上滔滔不絕講半個小時一個小時關於愛啊情啊維繫關係的道理,只是想來看新娘新郎親親的人只能呼呼大睡啊,然後你跟你伴侶還要硬撐假裝有在聽欸!(當然,這也是儀式感的一種產生方式沒錯啦)。
現代人要結婚,要不就是很酷的乾脆放棄辦婚禮,要不就是花了一堆錢買空虛(你以為你在那邊挑鑽戒三萬塊跟五萬塊有差嗎?沒有,你根本不會戴。)(你以為你的婚紗照很特別嗎?沒有,大家的婚紗照嘛都長得一樣,而且根本沒人在乎,你自己後來也不在乎了。)
對不起,講到這邊突然有點兇。只是我自己當時,一想到結婚這個東西,其實就是一堆現成產品粗劣的排列組合物,就覺得很難過。這甚至不是鋪張浪費的問題、或者繁文縟節的問題,而是人與人相愛作為一件要顯露在眾人面前的重要之事,怎麼可以這麼輕易妥協被異化呢!!一定要掙扎啊!!!
2019年姊姊的婚禮,我們超累,倒成一片。

三、我想要我的婚禮如何被記憶?

必須意識到這個事實:「永遠愛著某人」的這項決定,也許完全是私密的、個人的,甚至與對方無關的;但婚禮則是,把「我與某人相愛,他也愛著我」這曾關係完全公開的場合。也因此,對我而言,決定要舉辦婚禮,意味著——讓原本只存於我內在的決定、感受、思想,完全地顯露出來,並鑲嵌進與他人的生命共同編織的世界裡(一股鄂蘭味XD)。用基督教術語來說,那就是,我在做一個非常非常嚴肅的見證,我用我的性命、人生掛保證: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可以是如此美好又充滿奧秘的。
我抱著這樣的覺悟,開始進行婚禮的初步構思。從最初,我跟老公就已經有以下幾點共識:
  1. Homemade原則,盡最大的努力不要把任何事情外包給外面的任何公司、工廠、飯店、商家。
  2. 不要辦桌,所以也不要收紅包。對於那些依然想給予祝福的人,我們鼓勵他們為我們多花一點心思,改為送禮。
  3. 我有基督徒的自我認同,而考慮到蒞臨這場婚禮的人,大概有一半以上也會是教會人士,因此我的婚禮會是一個基督教式的婚禮,以長老教會的儀式作為參考範本,但合理的修改其中一些部分。
  4. 不在教會舉辦,因為我不想要被教會的規定綁死。
  5. 不要有講道,應以應景的詩歌、適當的聖經經文、動人的禱文帶領會眾進入禮拜,自然地心領神會。
  6. 禮拜就是婚禮的全部。因此應該花心力在籌劃、設計專屬於自己的這場絕無僅有、獨一無二的禮拜,而不是拍攝婚紗、挑戒指、選餐廳。
姊姊的訂婚禮拜,我就超級喜歡。那天只有山裡面的親戚來參加,在家裡舉辦,非常溫馨,梁牧師的講道字字珠璣,一切都恰到好處。

四、這麼麻煩,我還是花錢省事好了。

沒錯,籌備這場婚禮,要靠自己的腦袋去想很多全新的idea。看完前面全部,你應該會意識到,這場婚禮最困難的地方,其實就是「如何設計一場好的禮拜」,而要不是我本來就對此很有興趣,要不是我有一個多才多藝的家族,可能也辦不到。只能說一切都是天時、地利、人和。但這正是我所要的,這是一個只有放在我身上才合理的婚禮,這是一個無法被大量複製、無法被重複生產的婚禮。
雖然「你們」不可能搞出一模一樣的一場婚禮,但我寫這系列文章,正是想要分享我思考的原則、我實踐的過程,也許你們看到我的努力,也可以回頭想想,「適合我的特別婚禮會是什麼樣子?」「只有我跟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才能共同構成的特別婚禮,會是什麼樣子?」其實,你是有選擇的,對吧?
如果想一想,還是覺得麻煩。那,花錢省事去買現成的婚禮一條龍,也好啦。畢竟我在上面提出的好幾點,並不是這麼容易全然施行,其實跟很多人做了很多協調跟妥協。詳見下一回。
但一切都值得。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Lici/穗穗
Lici/穗穗
I'm Eucharis,我是穗穗,Ti yaw ta ti Lici,女巫無數分身中的其中一個。希望是週更。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