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世界觀:偉大來自平凡

2021/12/11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在一間破舊小屋,四周靜得陰森,風吹來一陣血腥味,炭治郎皺起鼻子、瞪大眼,努力不尖叫出聲。一隻惡鬼正啃蝕人們的血肉,下一秒,飛身朝他撲來。危險之際,鬼妹妹禰豆子一腳踢下惡鬼的頭,把炭治郎嚇得魂不附體。身首異處的鬼馬上又動起來,炭治郎勉強纏鬥,用斧頭把鬼頭暫時固定在樹上。「看樣子,只有把頭敲爛,才能讓鬼死透,但那樣會很痛吧?」炭治郎高舉石頭的手不住顫抖,糾結整夜,直到太陽升起把鬼燃燒殆盡。
這是《鬼滅之刃》主角炭治郎,他的「善良」接近軟弱,顛覆一般熱血漫畫「英雄」的印象。儘管他有體質特異、進步神速,卻非降生「拯救」眾人的神,家人遇害前,不過是賣炭小屋的普通少年,毫無野心,承繼初始呼吸流,也是出於祖先因緣際會結識最強劍士(繼國緣一)之故,這份「平凡」,詮釋出《鬼滅之刃》的世界觀。

(以下含部分劇透,但不涉及結局,請參酌閱讀)

鬼殺隊:升等沒有捷徑,階級卻有破口

在鬼滅的世界,「平凡」充滿意義,它揭示通往「強大」的路上,不存在「捷徑」。所有強大劍士,都經歷失去之痛,千錘百鍊,才將肉體凡軀鍛成一柄滅鬼之「刃」。刀具、呼吸流都只是助力,真正擁有靈魂的,始終是背後駕馭它們的人。
這型塑出一種「簡單」風,也帶來優點:不容質問、不必解釋的「外掛」設定少,劍士中不乏體質特異之人,卻沒有誰因此無敵,炭治郎即使有「遺傳」自先人的部分(參透呼吸流),卻不是血統眷顧,更接近「精神」的傳遞。一路走來,實打實的血肉訓練,沒有捷徑,只能一次又一次堅定心性。
而鬼,追求速成、強大,階級牢不可破。他們盲目行動、不問意義,殺人以躍升階級,是鬼的唯一追尋,對鬼王無慘絕對服從、強者輾壓弱者是再自然不過的生態鏈,毫無動搖可能。
鬼殺隊也有階級,劍士必須討伐惡鬼得到認可,最強者稱「柱」,在漫畫中卻很晚登場──因為晉升階級,並不是主要目的。直到最後,炭治郎儘管得到九柱認可,也擁有與其匹敵的實力,都沒有以「柱」的身分參與戰鬥,這突出鬼殺隊更深遠的價值:救人。產屋敷曾對風柱實彌說過,如果不認可他這個家主,不必勉強行禮。階級有破口,才能接納如炭治郎、禰豆子這樣的非秩序之人存在。



殘破碎片,「人」的拼圖

故事中,沒有誰不曾失去。每個角色身上都有一塊殘破碎片,在鬼,是怨恨執念;在人類,卻拚出「鬼殺隊」願景。
像炭治郎這樣全家被屠戮,為守護人類踏上修練的身影,鬼殺隊比比皆是,作者吾峠呼世晴在其中製造差異,展現細節精緻度──同樣失去重要之人,炭治郎懷著「將妹妹恢復成人類」這個「不可能」的理念而戰,光明地面向未來。其餘的,富岡義勇基於被摯友救下獨活的「愧疚」,成為水柱;蝴蝶忍立誓為姊姊「復仇」,成為蟲柱;時透無一郎失憶卻仍被體內存留的「憤怒」驅使,支撐霞柱之位;岩柱被孩子「背叛」,踏上滅鬼之途......同樣是殘破的故事,複雜情緒卻有微妙差異。
過不去的結,是觸動人的部分,可惜的反而是初始劍士緣一的人設過於完美,這位近於「神」的存在,在以複雜細緻度見長的故事中,便不那麼引人共鳴,然而,最強的存在畢竟是一道光,照映出後繼者雖不完美,仍努力朝他的方向邁進,比起成為最強的孤獨之人,後繼者不斷努力突破侷限,支撐彼此,引入人性的曙光,結構上仍有平衡。
鬼的故事,印象更深,成為鬼之後會忘記人類時的記憶,身體卻仍「記憶」某些未竟的執著,千百年來重複著早已意義不明的動作,彷彿一道不癒合的傷口,臨死崩毀才浮現真實記憶,這層悲哀,讓「鬼」更像「人」。
最喜歡蜘蛛山的「累」,他擁有小孩的外型,操縱著比鋼鐵堅硬的蛛絲,豪無意義地聚集同伴(鬼不需要群聚),把能力分給他們,條件是這些鬼必須扮演家人「保護」他(爸爸、媽媽、姊姊等,累扮演弟弟的角色)。這個登場設定引起很強的懸宕──全場最強的鬼,卻需要弱小的鬼「保護」?直到灰飛前,累才想起自己生前是病弱的孩子,被鬼化續命,父母卻不願看他一輩子像怪物那樣吃人維生而打算殺他。被雙親遺棄、不被接納的感受,充斥他的身體,懷疑過去的親情是假的,而恆久執著尋找「家人」的羈絆。
另一個故事,是排行三強的猗窩座,憎惡弱者,不斷戰鬥,渴望達到武鬥的至高領域。猗窩座的戰鬥激烈精彩,卻有著與這份瘋狂不符的悲哀──窮小孩為了久病的父親而成為小偷,若不夠強,便不能把錢帶回去、會被報復或判刑,儘管最後父親不願苟活而自殺,因偷竊被紋身的猗窩座卻未得到新生機會,仍繼續打鬥。後來被武道館師傅收留,娶了師傅的女兒,眼紅的同行卻毒害了這兩人,猗窩座發瘋報復,這是他痛恨弱者的原因──弱者不會光明正大地戰鬥,會使用卑鄙手段掠奪,而他真正想殺的,是自己。
鬼和劍士經歷類似的「失去」,差別只在,擁有「信念」的投身保護的一方,不讓更多人遭遇相同的不幸,鬼卻墮落為怨恨、執念本身。鬼殺隊家主產屋敷說過,因為無慘的暴虐,喚醒了本會沉睡一世的龍與虎,彷彿冥冥中無可迴避的「宿命」將這些遭遇不幸的奇才推入滅鬼之道,但,這其實是種「選擇」,擁有信念之人,才能在黑暗之中,劃開一道光線滲入的裂隙。



「特別」是否存在?

由此,我們發現《鬼滅之刃》彰顯「平凡」,不追求成為「絕對強大」,背後的探問是:所謂「特別」是否存在?
這個問題在故事中一再被提出,如上弦之陸妓夫太郎忌妒音柱宇髓天元長得帥、擁有特異體質和三個老婆,說他是「天選之人」,音柱的回答卻是,自己再普通不過。炎柱煉獄杏壽郎的父親糾結自己不具才能,退出柱位;上弦之壹是最強劍士緣一的兄長,曾是名門繼國理所當然的接班人,卻懷著兄長的焦慮,忍受不了弟弟成為「無法超越」的強者,緣一的存在本身就威脅到自身價值,存在的焦慮讓他墮落為鬼。比所有慾望更深的,鬼王無慘,渴望克服日照化為灰燼的詛咒,追逐永恆。
煉獄杏壽郎奮戰到最後,保護了列車上二百人而死,他死前回憶母親的期許,與後來炭治郎說的話,完整了鬼滅世界觀:直視「平凡」,才造就真正的「特別」。強者的存在,回應弱者的呼喊而生,因為自己也曾受過保護,必須回饋這份收惠於人的溫暖,所以成為強者。戰鬥,不是為了追逐誰的身影而變得自私,而是擔負。
禰豆子變成鬼,仍為保護人類而戰;炭治郎為了妹妹戰鬥,成為「護鬼劍士」;憎恨無慘,立誓為丈夫孩子報仇,同時救助人類的「鬼醫生」珠世......他們之所以「特別」,都因為直視內心的「平凡」,而不為規則束縛。主公產屋敷更是極其平凡的人類,不會劍術,也無法逃脫年輕殞命的詛咒,他的力量,僅是以有限生命統御鬼殺隊,默默記住所有陣亡隊員的名字,以穩定理解的聲音,給予生者安慰,產屋敷不是神,卻能透視人心,說出對方渴望聽見的話,如同治療師一類的角色。
炭治郎對鬼的悲憫,將這份「平凡」與「特別」,詮釋到極致。每當鬼在面前消亡,嗅聞到空氣中的悲哀,炭治郎總是同情。他對義勇說,鬼也是可憐之人,面對殺害人類、毫無悔意的鬼時,憤怒卻不「說教」,這個設定再度強化他的凡性,不自居為知曉一切道理的神。
在他身後,還有無數鬼殺隊劍士在暗夜活動,不論將自己訓練得多強大,面對兩難抉擇時,永遠以救人優先。英雄無名,鬼殺隊的存在也不為人知。若非如此,這份「平凡」便不「特別」,亦不足以成就「偉大」。

延伸教學設計: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陳姿含 Zina
陳姿含 Zina
帶學生創作和閱讀,招牌課程是「超實用寫作」,也打造各種客製課程,斜槓文字與教學。我相信《小王子》那段話:「沙漠之所以這麼美,是因為在某個角落裡,藏著一口井。星星好美,是因為一朵我們看不見的花。房子、星星、或是沙漠,他們的美麗都是因為看不見的東西。」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