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魯納酒店》劇評:放手時需要更大的決心

2021/12/04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http://program.tving.com/tvn/hoteldelluna/11/Contents/Html

奇幻的「另一種存在」

2019年韓劇《德魯納酒店》是關於酒店主人張滿月(IU飾)與經理具燦星(呂珍九飾)相戀的故事。張滿月前生是盜賊頭目,被愛人高清明(李到晛飾)背叛,目睹出生入死的朋友、黨羽遭屠殺,而瘋狂復仇,燒毀整座城,受到麻姑神懲罰,靈魂被綁在月靈樹上,成為德魯納酒店主人,負責接待鬼客,自己卻為這段怨恨束縛,長達千年。故事元素不外乎國仇家恨、輪迴、轉世、神鬼,儼然2016年人氣劇《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翻版,卻翻陳出新,令人驚豔。
許多粉絲轟這部浪漫愛情劇沒有happy ending是「遺憾」,可是從創作的觀點來看,這個最不討喜的結局,反而是作品完整的關鍵哦。
奇幻靈異,《德魯納酒店》創造出一套很完整的世界觀:德魯納酒店,位於陰陽交界,平行於現實,只有死者能看見──它提供靈魂休憩,淨化怨氣,助其前往來世。酒店靈氣來自月靈樹,張滿月化身,不生,不死,只是存在著。德魯納的價值體系亦正亦邪,無法用世俗標準衡量,好比死神是慈悲引導者,也會不留情地消滅怨鬼。麻姑神有多種面貌,刻意試探人心。張滿月為鬼魂提供服務,收取回扣,滿足自己拜金欲。

性別權力對調

張滿月,體現德魯納式的灰色地帶,像個老道「喬王」,講求效率,把人(鬼)送走就好,絕不吃虧。突然闖入的具燦星則是年輕理想的化身,為墨鏡鬼尋找記憶中的手、替被附身的女學生奔走、把想結婚糾纏不放的女鬼帶回飯店……,這份善良傻氣,讓他一次次反被利用,這是張滿月眼中的「軟弱」。(看IU在劇中一遍又一遍罵人十分過癮,激發觀眾M屬性?)
http://program.tving.com/tvn/hoteldelluna/9/Board/View?b_seq=3&page=1&p_size=10
搭上近年影劇作品中女性意識抬頭的順風車,「性別權力對調」是大亮點,具燦星多情易感,張滿月反是不為所動、等待被軟化的那方。他不只一次對張滿月說「我相信妳會保護我」,首集父親想給兒子禮物,偷摘月靈樹的花,而約定將兒子交給她,搬動《美女與野獸》設定,不過性別對調,暴躁易怒的野獸換成高傲美艷的女主人,具燦星通過那顆哈佛腦袋和溫柔體貼,照顧她,化解冰封的心──男人對女人的「保護」,在2019年編劇有新詮釋。
靜止千年的月靈樹,重新生長,輪迴開始。兩人並肩站在樹下,好像席慕容〈一棵開花的樹〉: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但這一幕,是張滿月已經枯死、受詛咒的靈魂,相遇是為了分離。正如張滿月為許多亡靈送行,具燦星的到來,是為了渡化她。
這是德魯納,奇幻馬戲團般繁華絢麗,喜感色彩下,掩抑著表演者的酸澀。

結構的平衡感

全劇風格,有優雅的平衡感。一個個小故事,連成德魯納的宏大架構,台詞也充滿暗示,誘引觀眾揣測、參與。最初把具燦星嚇個半死的墨鏡鬼,成為他第一個送走的客人。客房長提起張滿月離開超過一天,酒店會自己追上去,成為她不告而別的伏筆。張滿月曾穿豹紋褲襪(一般人穿這樣能看嗎?汗),開玩笑說送具燦星虎紋西裝搭成一套,誰也想不到會成真──這是張滿月逃跑後,送具燦星的重逢禮物,觀眾被逗笑時,一定也感染他們的甜蜜。
微小情節,是一顆顆珍珠,最終串成一條在月下發光的項鍊。最早麻姑神在具燦星胸口種的花,讓月靈樹改變形貌:長葉,盛開,凋零,最後迎來真正的死亡。最後一天,他們在夢中看見彼此,是前生的種子,也可能是來世的新芽。
編劇「吊胃口」功力一流,前幾集就暗示三位酒店員工來歷有故事,卻能忍到結尾一次揭露,引來更洶湧的情緒,他們執著於情感或名譽,簡單,貼近一般人。反而張滿月的前世,是美中不足的。
豎立在首爾市區的德魯納(鬼)酒店和神祕女主人,實在太誘人(粉絲還特地製作酒店官網:http://hoteldelluna.na.to/),相形之下,以血色、殺戮、尋仇拉開帷幕的前世,一開始就不夠吸引人,回顧也嫌單調──散見在各集開頭的夢境,雖刻意製造懸念,觀眾多數時間卻只看到戀愛片段,故事太零碎,難以共鳴。前世情人高清明偽裝叛徒的理由太牽強,尤其他主動撲向張滿月的劍,她卻絲毫未覺蹊蹺,欠缺說服力,降低犧牲力道,以至於苦苦守候千年的戲碼,在觀眾心中只有癡情,無法痛心。
《德魯納酒店》設計前世/今生的雙主線,但觀眾認同完全倒向後者(眼前熱呼呼的鮮肉當然比前世情人重要),前世劇情薄弱,未能引發情緒波瀾,奈何橋上張滿月送走高清明,轉身奔回現世,也就平淡,缺乏掙扎。

帶著「缺憾」離開

「缺憾」與「代價」是貫串全劇,所有人(鬼)的共通經驗,張滿月、死神、麻姑神都說過「要付出代價」這樣的話。張滿月收取金銀財寶,完成死者遺願是一種,也有無形的,像宥娜父母為了替女兒掩蓋罪行,燒毀證物,支付的代價是殺死女兒靈魂。怨鬼死後復仇,代價是被消滅,或轉生為豬狗。甚至德魯納員工,都有放不下的理由,才滯留不去。各種強烈執念,通向代價,但本人有時並不清楚自己要付出什麼,就像男女主角,相遇的代價,是錯過一生的遺憾。
不論花多少力氣掙扎,挽留,你會發現所有人都是懷著遺憾離開的。長壽,早夭,有所準備,毫無預警,善良,或惡貫滿盈,人總有放不下的緣,未竟的心願。那些遺憾,是人性,最動人的部分。
不同於一般流行劇,《德魯娜酒店》宛如走過無數人生,經歷太多新生,開花,凋零,死亡之後,反高潮、刻意淡化處理的結局,更托出餘韻──
告別。張滿月說,她為這個時刻想了又想,真正要說的時候卻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就這樣突破觀眾防心,想繼續在一起的遺憾,渲染記憶。劇中配樂一向不讓人失望,《在那盡頭的你》音樂配合演技和運鏡,讓這一幕更深刻。
沒有吻,沒有崩潰,IU收斂的哭戲,停頓,壓抑的感染力,比完全放開更強。他們只是相擁,真誠地交握,許久,到終於要放手,在緊握的指間游移,極慢極慢,不捨地,分開。這個鏡頭,以手部特寫詮釋麻姑神的話:
比起抓著不放,放手時需要更大的決心。
接著,運鏡特寫張滿月的腳,先側轉九十度,略帶停頓。一步的力道之後,才是兩人錯身而過,鏡頭拉遠,張滿月走進隧道,一個人。這次,不為誰,只是勇敢往前。
呂珍九在結局的詮釋,是他劇中表現最驚豔的部分。先前張滿月送走高清明,差點一去不回時,具燦星獨自在車站崩潰大哭,回到酒店卻獨撐大局,堅毅身影令人心疼。結尾如何製造比上次更大的力道?從倒數離別的相處時光,到整場目送,具燦星都面無表情,就這樣靜靜在她身後,直到最後,看著她完全消失在視線,才終於流淚──不同於上次釋放,這次是收斂的,有所準備卻無法不痛徹心扉。

待續的緣分

《德魯納酒店》劇情圍繞在女主角身上,飾演者IU自帶光環,從歌聲、演技到服裝(各種浮誇打扮、瘋狂換衣服滿足女性觀眾心中的「紙娃娃情節」),理所當然成為矚目焦點,飾演男主角的呂珍九是比較收的一方。結尾這一刻,觀眾感受到他強烈的,壓抑蓄積的能量爆發,繼續故事,在精神上守著人去樓空的德魯納酒店,成為最後的主角。
有怨,有缺憾,但他明白了「代價」是怎麼一回事,合情,也就合理。執念是繩索,能將一個人勒斃,卻也成為一線希望,具燦星等待來世,再續最美時刻遇見的緣分,也許是又一次擦肩,落了一片白茫茫大地的冬雪,或是小菜跟雞肉刀削麵(?)
編劇敢於放手,不刻意討好觀眾,讓恆久的「缺憾」穿透每個人,德魯納的世界觀於是完整,從頭到尾貫徹要傳達的。笑中帶淚,酒店階梯一級一級,通往回憶的重量,然後,繼續踩著痛點前進。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陳姿含 Zina
陳姿含 Zina
帶學生創作和閱讀,招牌課程是「超實用寫作」,也打造各種客製課程,斜槓文字與教學。我相信《小王子》那段話:「沙漠之所以這麼美,是因為在某個角落裡,藏著一口井。星星好美,是因為一朵我們看不見的花。房子、星星、或是沙漠,他們的美麗都是因為看不見的東西。」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