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損兒家庭故事】每一天都持續前進,現在永遠不會比起點更糟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為什麼我有聽損,別人沒有?」當孩子有一天拋出這樣的疑問,該如何面對、又該給出什麼樣的答案,每個聽損兒家長多多少少都在心中模擬過,這大概會是人生中最難回答的問題之一,對楷傑媽來說,這個模擬情境仍深藏在心裡。


現在永遠不會比起點更糟

楷傑八個月大就開始在雅文基金會進行早療,從確診到開始療育,爸爸媽媽並沒有花太多的時間難過,經過討論,媽媽決定辭掉工作,一邊照顧4歲的女兒,一邊帶楷傑上療育課程。
第一堂課,雅文的老師為了瞭解孩子的聽能狀況,問媽媽有沒有哪種動物名稱是楷傑一定會的?「那陣子黃色小鴨很紅,走到哪裡都看的到黃色小鴨,所以我就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別的我不敢說,但是鴨鴨他一定會!」媽媽回憶起那時說的篤定,但其實內心緊張不已,當楷傑的手在眾多玩具中拿起鴨鴨玩偶,「原來每天講的話他都有在聽!」那瞬間媽媽感動的抱住老師落淚。
聽語療育的過程充滿艱辛,同個句型彷彿已經講了上千遍卻沒有一點成效,受挫的心情可想而知,每當這種時候,楷傑爸一席話總是順利驅散迷霧:「若是將整個過程畫作一張折線圖,就會發現整體趨勢正緩緩上升,即便遇到挫折,也不會比起點更糟。」他們相信只要兩人相互扶持,用全心全意的愛陪伴楷傑,教他面對困難和解決問題,聽損對孩子來說,就不再是問題。


把握每一次推廣友善溝通的機會

楷傑今年剛升上小三,他酷酷地說,沒有同學會問他的聽覺輔具是什麼,對於自己的聽損,表現出稀鬆平常的態度。媽媽則告訴我們,楷傑剛入小學時的友善溝通奮鬥記。當時的導師對聽損生的認識不足,對於幫助聽損生在課堂上聽得更清楚的FM系統,使用意願低,甚至反問為何不學唇語,媽媽因而向雅文基金會的老師及聽力師求助,齊心為導師安排一堂聽能課。
而且為了讓導師更清楚如何使用FM系統,楷傑媽以漫畫的方式畫圖說明,導師也將漫畫張貼在教室,後來只要任課老師忘記使用FM系統,全班同學都會提醒老師,「小朋友可能連FM系統到底是什麼都不太清楚,但他們知道那對楷傑有幫助,當全班同學一起提醒老師,我就覺得我的努力有成果了。」雖然對孩子的擔心永遠擔心不完,但楷傑媽說,她已經可以笑著面對生活裡遇到的一切瓶頸。


「媽媽」是世界上最困難的工作

「為什麼牛頓可以因為一顆蘋果發現地心引力?」喜歡看各種知識百科的楷傑,總是喜歡問各種問題,媽媽笑說內心一直在模擬怎麼回答聽損的問題,但從來沒有派上用場,反倒是這類型的問題多到讓她難以招架!
「我曾經覺得楷傑話太多,有一次就脫口而出『你可不可以安靜』。」當時在一旁的姊姊一語點醒楷傑媽:「媽媽,你以前多希望他講話,現在叫他安靜我覺得有點不公平。」情緒內斂的姊姊,從小陪伴媽媽和弟弟到處跑早療課程,理解弟弟比自己更需要爸媽的關心和幫助。楷傑媽坦言曾因為姊姊聽力正常,就覺得一切都沒問題,後來才發現自己忽略女兒太久,缺乏傾聽和關心,「每個人都需要被傾聽,這是我接觸到聽覺口語法之後學到的很重要的一件事。」當媽媽堪稱是世界上最困難的工作,但回顧這一路走來,全家人團結面對各種難題,歡笑的時光比淚水來的更多!
(全文刊登於NO.40雅文聽語期刊

延伸閱讀:
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
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
雅文基金會致力於聽損早療,幫助聽損小朋友學習聽與說,至今已陪伴超過5,000個聽損兒家庭重拾有聲歡笑,並攜手聽損兒家庭推動『用心聽、好好說』社會教育,回饋社會、共同打造友善溝通環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