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檢舉內容
墓碑上的小幽默:為什麼我們總是選擇哀傷?

2022/02/0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美國荒郊野外偶爾會看到路邊小小的十字架,那表示有人曾經在那裡往生。當然大部分都是車禍。
我也看過樹林裡的十字架,回去上網查看才知道有人在那裡遭殺害。通常我會停下來看看卡片上的紀念文字,也順便表達我的敬意。我們家路口的那棵大樹下就曾經發生車禍,有人在那裡往生,當天車禍現場我也看到了。那段時間晚上散步,我會走過去看放在地上的蠟燭、照片和寫了同學們懷念文字的卡片,所以我也知道他叫保羅,知道他在哪個大學唸書,知道他的長相,也會順便跟他致意。

西方人對這些沒有忌諱,只有大方的懷念,所以這些路邊的十字架常常一擺就是好幾年。上面照片裡高速公路旁邊的十字架已經擺了三年多,除非被大自然掃除,那些東西人們會永遠讓它留在那裡。
墨西哥有一條惡名昭彰的死亡公路,迂迴在海岸線的山脈之間。他們放的不是十字架而是小小的神龕。當地人告訴我,每一個神龕都是一起死亡車禍,也是一個家庭的悲劇。行駛在那條公路上,幾乎每幾分鐘就會看到一個不幸的故事⋯⋯這些都這麼永遠地流傳下來,也讓後世行駛在上面的車輛更加小心謹慎。

那天開車經過一片原野,看到路邊這個十字架。我猜是一位重機愛好者,因為旁邊擺了一輛玩具重機。看看旁邊朋友留下的字句,知道他生前應該很愛喝啤酒、愛開玩笑,也愛交朋友。竟然跟我有點類似。

再抬頭往上面看,朋友們為他開了個玩笑,掛了一個骷髗頭和南瓜鬼,下面寫了一個斗大的 Spooky (嚇死人了)。

為什麼我們總是選擇哀傷?

西方的葬禮都很溫馨小巧,也許只有幾十個人,沒有人會為社會關係充場面而到處發訃聞。在場的人每一個都有該來的理由。

在這兩個葬禮上我竟然完全沒有聽到哭聲,只有懷念和笑聲。所以我不禁在想,萬一⋯⋯只要萬一就夠了,萬一,往生者的靈魂就飃浮在上面,作為送別的朋友,我們希望他看到最後送别的場面是什麼?

是讓他帶著莫名的悔恨哭著離去,還是帶著笑飃走?

萬一死者跟活人一樣,有著完全一樣的情緒,反正是要走的,分離的時候哭哭啼啼哀天怨地,和輕鬆而懷念,哪一個比較容易接受?

所以東方的葬禮彷彿是在為活人舉辦,整場都是以哀傷作為主軸,讓送行者盡情抒發心中的難過;西方的葬禮彷彿是為死者舉辦,整場都是以溫馨懷念作為主軸,讓他帶著微笑離開。
如果朋友為我們辦一場送別趴,作為那個被送別的人,我們是期望看到哭啼的哀傷還是令人懷念的歡笑?那活人的選擇為什麼不能用在死者身上?
所以那次葬禮有人笑著在台上述說著那位同事的生前趣事,我也在敞開的棺木前悄悄地開了一個只有他才會了解的小玩笑,我似乎看到他在偷笑。最後我還親手參與埋了那位同事⋯⋯二十來個人,就這麼一鏟一鏟地往那個六呎深的墓穴填土。這是我們能為他做的最後一件事。
而他也許一直在某個地方看着這一切。

那天在那一片荒野中,在這個小小的十字架前,看到上面那個 Spooky 的玩笑,我發自內心地笑了。如果他不是位有幽默感的人,好友們不會拿出最後那份誠摯為他畫上這樣一個令人莞爾的句點。也許那位騎重機的往生者,也一直在旁邊偷偷陪著我笑,甚至還帶著一絲沾沾自喜的光榮。如果我是他,我也願意別人看了我的墓碑就想會心一笑。

若真如此不也很好嗎?
面對送别除了哭泣和哀傷,是不是也可以有一些另類的選擇 ?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那年厭倦了當代名著翻譯工作,看著別人都往矽谷跑總覺得沒有跟著做一定是錯的,所以只好出國唸電腦,到了矽谷做了工程師。糟糕的是竟然做得很成功,不知不覺也就吃了一輩子的科技飯。現在吃膩了,再回頭補一些當年想做而沒做的事。
那些一時興起、不是很正經、不寫難受,寫了卻怎麼都塞不進《異類矽谷》的雜絮,就統統放在這兒。將來會出現些什麼我也不知道,反正重點是「短」,而且沒有固定主題。也許會令人沉思。
留言0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鱸魚極短 的其他內容
矽谷的路邊一棵榕樹下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被狗逼出來的秘密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空拍機之亂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燒不掉的富有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