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四月,一點雜記。Ru-WeiRu-Wei

2022年四月,一點雜記。

2022-04-1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Virginia Woolf/維吉尼亞·吳爾芙 (1882-1941)
/
-
距離上一次文章更新已經是幾個月前了,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因為覺得自己寫出來的東西越是疲乏無味,索性就停止了更新。很難說自己這段期間成長了什麼,甚至可以說是沒有往前推進,只是沈澱了一下,就像紅茶包在溫水裡時還未完全散開時的模樣,雖然已經讓溫水染了淡淡的琥珀色,但還不是一杯完整的紅茶。
-
最近又重新打開了吳爾芙的「自己的房間」,這本書的內容是吳爾芙的演講,其中她說到自己在圖書館逛、找資料、做筆記時的場景,讓我不經會想到沙特的「嘔吐」這本書,裡面也常常說到這些類似的場景,若是我沒記錯的話,他們都喜歡「照順序來」,例如從A到Z或是按照圖書館的分類來決定自己想看的書的先後順序。
-
關於女性、關於現代的女性這類的文章近年來像是打翻在宣紙上的新鮮墨水,隨著紙張的纖維迅速擴散,從吳爾芙那時的維多利亞時期就開始積極爭取女性的種種權益,到了今天這聲音終於走到了這裡,走到了亞洲,走到了全世界。整本書由「女性和小說」為主軸,由其發想與延伸。
-
吳爾芙在這本書裡有一句很著名的話「女性若是想要寫作,一定要有錢和自己的房間。」,若是把「寫作」換成「作曲」或是「演奏」似乎也可以的到一樣的解答,馬勒有自己的作曲小屋、舒曼也有自己的琴房、蕭邦也有,且他們都有很多「特別」的要求,女性呢?
-
克拉拉,一位才華洋溢的鋼琴家和作曲家,在她的傳記裡寫著她整天練琴與作曲的時間很少,其餘的時間呢?除了演出,其餘的時間都花在了家庭上。現在關於莫札特的姊姊、孟德爾頌的姊姊所記載的歷史都沒有比她們自己的弟弟多,這是為什麼呢?想必原因也是大同小異。
-
2022年,女性在社會上除了生理上和男性的差異之外已經是相對的平等,且擁有法律的保障,不過也不代表性別平等這議題就此結束。例如:我們為什麼需要特別為女性立法?而不是直接修改成所有性別都通用的?為什麼大眾交通上會設立「婦女候車區」而不是也為男性也設立一個?我相信早已有人默默地為這件事默默的努力、爭取及提倡。
-
以上,是我的一點點想法,希望大家平安健康也謝謝在這段無更新的期間關心我的人:)

推薦閱讀
如果喜歡這篇文章,歡迎按愛心或點擊下方的拍手,那會是我持續創作的能量!
也歡迎追蹤我的instagram,裡面有生活、做飯、音樂、日常:)@clarinet_ruwei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Ru-Wei
Ru-Wei
李茹維,台灣人,八年級生,在新加坡讀音樂系的女子,主修單簧管,熱愛音樂、藝術、一切美的事物,閒暇之餘,會在社群網站上寫寫文章。目前做過最瘋狂的事是一個人提著一箱行李和背著樂器到歐洲流浪一個月。喜歡發呆,喜歡做菜,但很常時候會失敗。 晴天時喜歡窩在家看書,陰天時喜歡窩在琴房練習樂器或寫文章。
本文發佈於
在此出版專題會記錄我在生活中的一些靈感與想法,若是喜歡,可以毫不猶豫地追蹤喔!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