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戀後,我發現所有美好都能再次發生

2022/05/22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我覺得妳可以想想看,妳從他那得到的快樂是什麼?這個快樂只有他才能給妳嗎?」
視訊裡的好友H在掛電話前說道。
當時是分手的隔天,我將所有傷心都哭了出來,在好友面前的我終於不用掩藏。我也有的不捨跟掙扎,在分手後的前幾天不停糾纏,除了前任背叛帶給我的傷痛,同樣真實地,還有他帶給我的快樂,反覆迴盪心腦。
我跟H說,假如對方是個徹底的騙子玩咖,也許我也不會這麼不捨,但他偏偏不是,他真心付出了很多,我心底很清楚。我們一起同居生活,一起有過美好的回憶,我深刻記著那些幸福的時刻跟感受,就因為過去兩個真心相戀的人所產生的美好,讓我好難割捨。

難以忘懷的美好過去

「妳真的只能從他身上得到嗎?」
隨著每天開始書寫心情的筆記,我把H的問題想了一遍,問自己,到底我口中念念不忘的快樂是什麼?
我想到跟對方在一起的我,總感到輕鬆自在,能自由地展現自己真實的樣貌,即便是日常生活,我都可以從簡單的小事裡,感受到一種淡淡的幸福。
我想起某次假日我們沒有計劃的開車出遊,一路往北海岸去,我坐在副駕,聽著他挑選的音樂一起律動,我拉下車窗讓涼風灌入,暖陽直撲我身上,還有一絲海的鹹在鼻腔裡,看著藍色漸漸包圍半側邊際,我們奔馳在愛上,甜蜜愉悅。我不懂為何能有這種快樂,初戀的我,第一次感受到這種異常的喜悅,近乎一種難得的感動,讓我有了深刻記憶。
還有某次冬日,我倆一同休假,近午走在安靜巷弄的人行道,那天難得暖日煦煦,讓我們的身子跟心情都暖烘起來,我們一同說著:「天氣好舒服啊」,然後盡情地感受日光溫度。
就是這些簡單的陪伴,兩人在日月下一起感受到的微小幸福,成了我日後最難忘、最珍愛的回憶,原來那樣的微小平凡如此巨大。

幸福快樂原來是我創造的

我忽然意識到,如果快樂與幸福對我而言是這些時刻,會不會我難以忘懷的,不是前任這個人,而是當時的氛圍,當下的感官、情緒與一種近乎神聖的自然美好,因為在那樣的片刻回憶裡,對方個體的特色近乎被抹平,我記得與迷戀的,是那個時刻的整體,我愛上那個時刻裡的自己—正體驗著快樂幸福的自己,而這個體驗與記憶其實都是我個人獨有的,也許對方根本沒有“創造”什麼,是我自己創造了當下的滿足,並凝結那個時空下的一切美好,刻進腦海。
會不會另一人是不是他,不是我幸福快樂的主因,換成另一個人成為我前任,我一樣會有這些回憶。
我發現自己可能受限於初戀,誤將幸福快樂與某個特定的人綁在一起了,我沒有其他樣板,沒有其他戀愛經驗可以讓我確知,這樣的美好與幸福是可以重新誕生的,是可以複製、可以創造的,以致我很不捨與前任曾有的快樂,讓我很想回到過去的狀態裡。
但事實上,幸福快樂是來自我自身的感受,一切都是我能創造的,而我根本不會失去自己能創造的東西。
過去創造的美好成回憶,已被我永存。現在是進行式,未來也是,如果我們都繼續渴望曾經有的美好,那麼我們必然有吸引、創造同樣美好的能量。我也相信自己還能創造出其他不同形式、樣貌、感受的幸福。

你的生命裡曾創造過的美好不只愛情

這場失戀,讓我意會另一件很重要的事。在我悲傷呼求時便湧現的親人跟好友,他們傾聽我的傷痛,給予我溫暖與堅定的支持,雖然在與愛情糾葛的當下無法很明確地體會到,這些愛的存在才是我真實的根基,但當我回到自己的家,開啟療傷之路時,他們依然隨時樂意地站在我周圍觀護,當我脆弱時,他們就默默守著,如果我願意,他們就熱情地提供我有益身心的照料。
我問自己,為何我這麼幸福,能擁有這麼美好無私的親友?一部分大概是我天生好命,但另一部分友情方面,我能跟這麼良善的朋友長年保持友誼,不也代表我自己有能力創造美好的關係嗎?
我的好友是如此理解我,包容我,我何嘗不也是這麼對待好友的,我們彼此維繫超過十年以上的情誼,表示我們都是能長期付出關心與愛的人。當我有時過於看輕或批評自己時,我會想說,即便好友自身有所侷限,我會告訴他們「允許包容自己些」,你為何不也用自己無私愛朋友那樣的心,愛著自己呢。
「我覺得妳可以想想看,妳從他那得到的快樂是什麼?這個快樂只有他才能給妳嗎?」
我寫下:
我認為曾經擁有美好浪漫的甜蜜回憶是能再創造的
愛慾激情也是能再創造的
平淡的依戀也是時間可以培育的
而跟誰從此過著幸福與美滿的日子,是我可以重新選擇的。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可以點擊下方❤️拍手,或留言聊聊:)

IG@Dreamyaks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26會員
58內容數
--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