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析|神秘,永不過時的元素

2022/07/09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不知道從何時起,我開始喜歡各種帶有神秘色彩的故事,不管是懸疑、驚悚類電影,或是推理小說。我特別喜歡這種腎上腺素急速飆升的感覺,如果再加上一個出人意料的結局,當下的我就覺得很滿足了。只要作者悄悄放出一個鉤子,我就會迫不及待地咬上去。其實這類作品看多了會覺得略顯模式化,也不是每部作品都是佳作,但我還是很吃這一套。
印象中小時候有陣子靈異類節目特別紅,很多電視台紛紛在這時推出同類節目,各種主題像靈異V8、靈異照片之類的節目開始爆紅。電視台為了抓人眼球開始加大馬力,節目內容走向也是往恐怖故事靠。從那時起,紅衣小女孩、嘉明湖詭異山案等故事開始廣為流傳(都在說登山的靈異故事是要人怎麼敢爬山啊🤣🤣🤣🤣)。
Photo from Pixabay
和一些粗製濫造的恐怖片一樣,影片大部分的懸疑感多半源自配樂,再加上旁白那低沉的嗓音渲染,短短半個小時的影片硬是被他們營造出些許恐怖氛圍。那時的我雖然還無法完全理解,但也許是被誇張的音效吸引,也可能是純粹不想那麼早睡,總是會想盡各種方法偷看。
在家人看節目時,會趁他們不注意,悄悄躲在客廳的屏風後面跟著一起看。但屏風顯然不是一個適合躲藏的地方,每次都在看到一半的時候被抓到,回房間之後剛才的畫面仍舊在腦海中迴盪,久久不能平息。
上了小學之後,隨著探索世界的工具日漸完備,對新奇事物的尋訪開始,對各類神秘事件及未解之謎如百慕達三角洲、迪亞特洛夫事件產生了極大的興趣。網路的發達也讓我有條件尋找各種我有興趣的主題。
小學時發生一件個事件,讓我對神祕事件更加好奇。那時全校還有固定的打掃時間,每個人有自己負責的區域,倒垃圾是由當日的值日生負責。學校的垃圾場位於後門附近的位置,門外不遠處就是龍泉市場,站在那兒有時候還能聽到市場的叫賣聲。
有次和同學倒完垃圾後,站在附近聊了一陣子,她突然發現後門前面的地上有兩條淡紫色的線,文字隱約從磨損的地板中微微透出,這些字體不大且模糊,看起來年代感十足。這完全勾起了我們兩個的好奇心,我們互看一眼後馬上湊上前一看究竟,前面的字看起來並不完整像是被截斷一樣,我們為了看清楚,我們開始用附近的大石塊刮地板,刮著刮著一些質地比較軟的地方也出現類似的字。那是一長串未知的文字,中間還夾雜著一些符號,從後門的前方開始向兩側延展,圍繞一整排圍牆。
一整排淡紫色的字就那樣出現在我們眼前,我們開始興奮的討論這些字代表什麼,為了不讓別人看到,離開之前把一些小碎石和樹枝放在上面。我們也彼此約定不要告訴其他人,覺得自己像是考古學家剛發掘一個新遺跡,這種「成就」必須保密,不能讓別人知道。但小孩子哪藏得住秘密,沒多久我們的另一個好朋友也知道了,三人從此就常聚再一起討論。小孩子的想像力總是天馬行空,各種猜測不斷出現,也算是那時的樂趣之一。
此後那裏就成為我們的祕密基地,三天兩頭的往那跑,每天下課我們都很有默契地在那集合,三個人想破腦袋還是無法參透其中的奧秘。後來升上高年級候我們都被分到不同的班級,孩子都是健忘的,有了不同的朋友圈和更有趣的事,這件事完全就被拋到腦後,直到畢業後走出校園,那些未知的字和符號到現在仍舊是一個迷。
現在經過學校後門時,有時還是會忍不住會往裡張望。不知道後來還有沒有人發現它們,或是它們永遠塵封在這塵土中。想起這件事雖然覺得有點遺憾,但也因此開啟我對「解謎」的興趣,懸疑類的書籍或影視作品成為我最喜歡的主題之一,可能是想一解當年的遺憾(?)
機緣巧合,那時家裡剛好有全套的福爾摩斯、亞森羅蘋系列小說,後來隨著理解力漸長開始接觸各種偵探/推理小說。最初有興趣的部分是推理和線索本身,總想和偵探站在同一個平面上,所以偏愛本格派的作品,亂步和橫溝正史都是心頭好。
到後來也慢慢接受變格派及社會派等其他流派的作品,一方面是對解謎這塊沒有那麼執著了,再加上後來更在乎的是作者想探討的問題,無論是複雜的人際關係、或是社會問題,投射出各種光怪陸離的情節,但矛盾的是你深入去想又會覺得很真實,有時內容之殘酷讓我老淚縱橫(誤)。
看電影也總挑劇情片看,對我來說電影的劇情的重要性遠勝過明星的卡司,大牌演員不是我挑影片的重點,畢竟票房號召力不代表一切氛圍的營造能抵過千言萬語,帶入感強烈的電影可以讓人瞬間進入故事裡面,情節的良好推動要記一大功。後期我看的電影大多以心理驚悚為主,雖然和靈異不沾邊,但卻能讓你不寒而慄。
後記:之後會陸續介紹一些我比較喜歡的作品,完全是出於一個愛好者的私心推薦,敬請期待~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48會員
35內容數
無論時代如何變換,歷史的巨輪它不曾停歇,它所展現的是一個時代的記憶,有時遠比小說更精彩。這裡定期為您摘錄一個歷史片段,為您講述一段動人的故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