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極權的正義旗手是正義還是危險?
李心喬
李心喬

獨裁極權的正義旗手是正義還是危險?

2022-05-2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佛羅倫斯,又譯翡冷翠,在歐洲中世紀義大利興盛時期,是其中最富有且具巨大文藝影響力的共和城邦。雖然在當時人口只有八萬人,但是人民對於自身為「古羅馬共和繼承者」的強烈自我意識和認同,使之市民人道主義意義深遠地影響了近代政治理論。正義旗手,正誕生於這個傳奇的共和城邦中。
正義旗手義大利原文

什麼是正義旗手?

富蘭克林曾說:我們的國家是共和國——前提是我們要堅持維護共和制度。擔心新興的共和國會迅速凋亡並非是毫無根據的想法,文化墮落侵蝕著像古羅馬那樣古老堅定的共和國,最終使其走向滅亡,一切根本都來自於人民是否視一切文化和制度為理所當然。佛羅倫斯對於這個共和國的軟肋提出了一個法案:每兩個月通過抽籤選出公民,組成政府、維持秩序,相信公民有能力去承擔使共和體進步的責任,去行使大權。

全人的正義旗手產生

2018年10月23日,大雄在自治會上提案選出一名具有自治會、法官、檢察官權力的正義旗手。任期為一個大週,可由十人召開臨時自治會後進行罷免。(獨裁者-集法官團、檢察官團與自治會權力於一身)
經過三輪共識決皆不通過後,大雄開始他長達近一年的不斷提案,終於在2019年6月4日,再將提案修改為:在每次自治會抽出一人,該人可制定一條校規。下次自治會將會決定是否該校規繼續生效後提案經五分之三決投票後通過。

提案者為何提出正義旗手案?

提案人大雄提到,共和體制是人可以拋開個人利益與價值之爭,擁有一個共同認同的價值,方能成功,否則因為看法不同而產生的分裂,是人類社會的傾象。民主需要隨時保持緊戒,並非理所當然的。
選出一個正義旗手,是希望提醒所有人,當理性成為慣性,失去了反思的能力,我們會忘記,世界上沒有一件事情是平凡無奇的。如同蘇格拉底去刺激他人原來相信的價值觀,正義旗手的意義便是不斷的向公民提問:得到次序與民主的同時,我們要付出什麼代價?當正義旗手對公民提出挑戰時,我們被迫去反思真正相信事,那麼還剩下些什麼?   

反對者的聲音?

當時的提案反對者認為獨裁易形成暴力,即便臨時自治會擁有隨時罷免正義旗手的權利。但很可能的是,暴力隨之而來的傷害已經造成,而自治會賦予正義旗手權力也使傷害無法被法律追究責任,這是十分危險的。反對者同時也擔憂,若正義旗手運用權力取消原有法案,即使能引發公民思考,但是對制度造成的危險性太高,可能是共同體無法承受的。
反對者的另一個質疑是正義旗手真的能引發思考嗎?抑或只是一群人起哄去做一些為自己謀福利的無腦嬉戲。綜觀從正義起手施行以來的案例,有兩起正義起手訂下的法律引發大型討論,一是強制自治會公民在早上八點後離開宿舍以及全校師生在固定天數內穿裙子的法案。其餘的正義旗手似乎都未曾先起集體思辨的現象。

正義與思考

正義旗手如同超現實主義,探索著超出現實範疇之外的事物,社會規範、道德原則,以及我們在日復一日中逐漸趨於膠著的理性。如果在共和體制下的公民形似癡呆的不斷放空「接受」著一切,任憑生活從光滑的大腦表面滑去,豈不是使共同體摧毀的根本危害嗎?
正義旗手更像是一名拿著劍的哲學家,刺向框架,藉由疼痛與失去把公民從沈睡中戳醒,強迫我們不斷去面對,身為一位公民,我們是否有著共同的信仰?是否真正在反覆思考中得到真正屬於自己的論點?是否對於我們作為一個公民應具有的能力一無所知?
民主殞落與文化的消逝在何時發生?也許就在當公民認為理所應當民主時。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李心喬
李心喬
一隻孤身靜坐南極的企鵝。試著將信念的空氣填滿我的生活,順便寫進凍結時間的方格。抱著成為童書作家的夢想到來,寫些有點溫暖、有點不成熟的小文字,不奢望療癒善良的你、不渴求留下價值,只想像鯨魚一樣,沉沉的、緩緩的,在文字的海洋裡自由地浮浮又沉
本文發佈於
這是一所位於苗栗卓蘭大坪頂,樹林環繞的住宿學校,全校大約有一百人。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