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接受誰的愛2
紀餘
紀餘

我不接受誰的愛2

2022-07-09|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這幾年,我看到身體的病和精神上的問題是同一個來源,我試著從糖尿病來看我自己其他方面的情形。

我看得到的數據,量得到的身體情形是:

我們吃完東西,經過小腸吸收之後,成為葡萄糖,血中的糖份增加,通知胰臟分泌胰島素,因為胰島素對葡萄糖不起作用,糖份沒減少,濃度還是很高,就一直通知胰臟繼續分泌,胰臟累壞了。葡萄糖沒被使用,經由腎臟排出時,又會傷害腎臟。人們由此想出來的方法是醣份的食物少吃,定量,讓吃進去的醣份減少,減輕胰臟、胰島素和腎臟的負擔。
醣類食物可以少吃,並選擇升醣速度較慢的,只是晚上睡覺,超過6小時沒進食時,肝醣會出來,支持身體的活動,當胰島素不能對醣發生作用時,早餐的飯前血糖一樣是高的。

然後想到心,精神方面的:

一、情緒發生了,

要告訴我什麼,但我沒覺知,它就過去了,沒被使用到,就像胰島素分泌出來了,對葡萄糖沒發生效果一樣。
我對情緒沒覺察到,是什麼障礙住了呢?

二、我老是可憐人家,覺得人家很辛苦

放眼看去,覺得其他人的狀況很可憐,他們辛苦工作的情形也很可憐。其實,我以我的標準和想法去看人家,每個人的情形不一樣,人家過得好好的,我幹嘛可憐人家呢?如果真的過不好的話,也不是我的責任,我為什麼要可憐人家呢?生出這種可憐之心,我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
還有,直覺的反應是什麼都要我做,我要負責,要解決,「非我不可」-這想法到底怎麼來的呢?好累喔!其實我已經老了,沒力氣了,什麼都不能做了,有事情的話,其他人在做。這些生出來的可憐的心也是白費的,一點用處也沒有。

三、我很富足,但是我沒感覺,沒看到,

我只看到匱乏,富足送到我的面前我沒看到,沒感覺到,是會
1.浪費掉了,
或是
2.生氣,一氣之下,「就給你匱乏」。

四、我的生活都是平安的,

但是不相信,也沒放在心上,一直在想像意外,想多了,「就讓你一直在想的意外成真」。
「就給你匱乏」、「就讓你一直在想的意外成真」--我不要,我不要。我不想繼續犯這個錯誤,要來改變一下。

我用的方法是靜坐、冥想,冥想時

一、 請將能量、我需要的給我,將感受不到情緒的障礙掃除、清理掉。
二、 當我可憐人家的時候,想法改為:「旁觀,祝福,感謝!」就好。
三、 富足除了物質的東西之外,也包括了愛,我想到,我得到的富足其實是很多,很大的,像天空,或天空的雲一樣大,匱乏只是一點點而已,很容易清除掉,請它走,燒掉,流走,就是不走,留在那裏,也不礙事。
四、平安是日常,大多數的時候是平安的,就像海一樣多,意外只是海水中的小泡泡而已,很容易消失,處理掉,就是處理不掉,也對平安的日子沒妨礙。
回想我的過去,沒有碰過什麼大意外,連不好的事情也想不起來,我卻無視於上天、命運對我的厚愛,沒看到我一直都很平安,卻一直將沒存在的意外掛在心上,一直關注意外,給它能量,讓它擴大,對平安實在太不公平,錯待它了。

我一直接收到大自然和眾人對我的愛,

我一直是富足的,沒有匱乏過,只是不知道我很富足,這些是大自然和很多人的愛累積成的,舉例來說:

自來水

是天上下雨到地上,匯流成河,人們建水庫,將河水集中起來,另外一些人建自來水廠,將水處理之後,設管線,送到我家來,中間還有很多的服務人員出心力。因為大自然和人們的給予,我接收了那麼多愛,不用歉疚或不安,只要謝謝,安心享用就好了。

菜可以生長出來,是因為有土地、陽光和水,還有其他人培育的種子,生產的肥料、農藥,農民花了力氣和技術將菜種出來,收割之後經過處理、運送、產銷的分配,送到附近的市場或超市來,又要有人整理、上架、收帳,我可以輕易得從市場中買到菜,回家煮來吃。我接收了大自然和許許多人的愛,卻只是坐在家裏覺得他們辛苦、可憐,生出自責、不忍的心來,沒想到那是他們的工作和成就,這到底是什麼邏輯呢?
(以上是2020.7.5.以前寫的)
想到以上的,又將它寫出來後,匱乏感和擔心意外的情緒少多了,心情平靜不少,將富足、愛和平安充滿,匱乏感和擔心就被擠到一邊,變成很小了。只是有時候會再冒出來,那就再將注意力放在富足、愛和平安上,再讓匱乏和擔心縮小。

2020.7.7.
今天上午搭10:32的客運車回宜蘭,快到國3時,我看到國3車道上面的車速很慢,車很多,趕忙查一下路況,是紅色的,車速緩慢的狀況。再抬頭時,看到車子沒上國3,直走,走106乙。順利走了幾分鐘,就停止,前進一點又停止,前面車很多,塞車,喔!現在是暑假,宜蘭人的交通噩夢開始了,國5從早到晚都在塞車中。我閉上眼睛,開始靜坐、冥想。感覺到出了雪山隧道,重見光明時,我將靜坐結束,張開眼睛,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了,正常的車行時間是40分鐘。

最後整理一下我在意的事情:

胰島素和葡萄糖

胰島素對葡萄糖不發生作用,產生阻抗的情形,我請光給胰島素能量、愛、它需要的,去除它不用、不需要的。
我請光給葡萄糖能量、愛、它需要的,去除它不用、不需要的。
它們不用、不需要的,是彼此之間不連結或產生了障礙,有了能量之後,可以將這些障礙、阻礙去除,建立連結的橋樑。

情緒

「我」對情緒不敏感,感受不到,或是需要經過一段時間才明白,就是「我」和情緒之間有不連結的地方,或是發生了障礙,雖然要增加我對情緒的敏感,但是掃除障礙是首要做的,或是2者要同時進行,掃除障礙的同時,建立連結,建立連結的管道,需要能量來執行。

理智

給理智能量、愛、它需要的,去除多餘和不需要的。
要有能量和愛,才能好好將資訊正確接收,保存下來,並進行整理、組織、貯存,必要時提取出來使用,和其他資訊交叉激盪,創造出新的東西出來。不需要的是那些時常在腦袋裏浮上來的不好的事情,還有跟壞事不當的連結,不只要將那些不好的事情去除,也要將不當的連結拆除,壞事情永遠都存在那裏,只要不連結到「我」的理智裏就好了。

這樣做可以嗎?

我在情緒和理智上好好地連結,適當地連結,去除不必要的,胰島素就會和葡萄糖連結,發生作用嗎?我在實驗中。當然藥還是要吃,營養要顧,運動要做,回診準時去。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紀餘
紀餘
和「覬覦」同音。小時候總是被教導,女孩子要溫良恭儉讓,有功勞要「讓」給別人,苦勞自己擔。這個「別人」包括:比我年長的,輩份高的,位階高的,身形大的,還有男的。半百之後,決定不再讓了,我的就是我的,別將我的搶去,我還「覬覦」我想要的東西,如:錢、權力、名聲、成果等,再也不讓了。實際上還是很謙讓,唉!
本文發佈於
情緒和理智是不相統屬的2國,理智無法「處理」情緒喔!情緒沒有不好,它在提醒我們有事情做/想錯了。當我們有情緒時,不要急著逃避、壓抑或轉移注意力,雖然暫時不見了,但不是真的不見,只是被壓下去了,將來要再挖出來處理,要耗費更多的心力,而且會在某個情境時,爆裂出來。 [email protected]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