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爸
妍妍
妍妍

我爸爸

妍妍
2022-08-08|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小時候他是一團被子,勻稱的呼吸的被子,沐浴在紛擾的早晨時光。媽媽和我以及哥哥的喧嘩,絲毫不影響他的睡眠,在早晨,他是起伏而自成一山的被子。
左邊是我,右邊是我哥/爸爸拍攝
二十多年後,他像扇子一樣「唰」的攤牌。有時候傻傻的笑,有時候縮在自成一方的工作室,他好像更加認識自己是誰,並在中年以後開始學習做一位父親,同時預演將來怎麼做一位阿公。
我在出社會以後開始學做一位長女,時而裝瘋賣傻逗爸爸開心,時而義正嚴詞和爸爸鬥嘴,我們天馬行空的談時事,也仔仔細細的研究軍事模型,某年我去光華商場盲選的大和號軍艦模型,幸好得到爸爸的歡心。
我(2022)今年確診關房間,和在客廳的爸媽視訊,度過難忘的生日。
我喜歡開玩笑說爸爸是家裡的公主,因為他實在是個講究的細節控,無人能出其右。然而他又是那樣靦腆,面對他稍微插不上話的話題,他會眉頭深鎖的表示:「不要鬧了。」
我爸對什麼事情都自有一番見解,即便我並非百分之百認同他的想法,我卻很享受和他的父女精心時刻。有時候我以為他是母親,那些關心我的叮嚀在我聽來叨叨絮絮,甚至有一些令人厭煩。
不知道和賀爾蒙的改變有沒有關係,隨著年歲流逝,我的母親越來越堅毅,我的父親越來越撒嬌。他們成了陰陽協調的圖畫,只是換了個方向。
我爸爸始終以一種存在感很重的姿態占據我的交友圈。因為職業特別,我從小到大向朋友介紹起父親,說的其實都是他的職業。
直到我在教會的生活和人際關係逐漸繁榮,我的爸爸也同樣在教會裡以奇特的進度成長。爸爸的心從剛硬轉為柔軟,我看過爸爸為我傷心時流淚,我也看過爸爸下車幫忙資源回收的阿婆推推車上人行道。
我的爸爸是蚯蚓,他說他寧願在花盆裡好好過日子,也不願意去到遙遠的彼方。他也是天文學家,只不過他是透過鏡頭眺望周遭的人事物,恆常轉著天地之間遊憩。
和爸爸的工作照。
我爸爸是永遠長不大的小弟,他愛他的哥哥們,但也不是很能說什麼話。
我爸爸是永遠的寶貝兒子,失智的台北阿嬤說:「啊,我也有三個兒子是吧?」那三兄弟裡的老么,最愛跟媽媽撒嬌,最愛穿梭在三重街頭觀察人家施工的老么。
我爸爸用相機鏡頭積累起他的日常。他常苦惱自己記憶力不好,最近也因為身體健康狀況,天天喊他暈眩缺氧,然而一拿起相機從觀景窗望出去,按按快門使他快樂,返家看著一張張幻燈片也使他沉靜。他的平安源於基督,感激之情使他謙卑讚嘆大化之工。
我的爸爸年過半百,台北阿公肺癌早逝成了爸爸心中揮之不去的陰影。害怕如影隨形,啃食他的對話主軸,有時坐在他的副駕駛座瞪視他。
我的超人爸比。
去年年底我拿到我的汽車駕照,我帶著公主爸爸在河濱練車,公主左手放在手煞車預備隨時拯救車子或路人,這樣在河濱繞行的駕車回憶,真是歡暢美好。我的爸爸比起父親,其實更像是有趣的朋友。
父母親不是兒女選來的,這使我極為感激上帝。家家當然都有過衝突,現在能和老父傻傻過日子,實在蒙神的恩典和慈愛。我爸爸真的很不俗氣,這讓我找對象上有一些挑戰,畢竟我的對象要超越我親愛的爸比,有些需要費心充實自己。
一個父親帶領一個家庭昌盛。願神賜福您闔家平安,感謝神保守我們。上帝祝福您!
在教會前的全家福,哥哥在家。
The father of a righteous child has great joy. --Proverbs 23:24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妍妍
惜字人。有事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