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 屬於眼球世代的亂象

2022/08/28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Nope (2022)
人類對外星人那處於未知的恐懼這一主流印象,多半源自於西方社會在電視電影中所共構出的後殖民現象,亦即過往始終處於殖民者地位的白人種族,反而成為被殖民對象,並面對來自更為強大的外在存在。而這類題材作品(如:《ID4星際終結者》Independence Day )通常藉著美國連結全世界、消除彼此弭見後共同擊退外敵,以我們-人類取得了最終的勝利而告終,當然這個「我們」始終是美國作為傳輸世界強權的借代。
科幻既然是對自身所存在現實之臆測和預知,自然也能將其延伸成至政治和思想的宣傳樣本。但喬登·皮爾(Jordan Peele)貌似完全看穿且恨透了這樣一種把戲,他在電影開頭就開宗明義地以一場失控的實境秀佐以動態影像之父Eadweard Muybridge那經典的The Horse in Motion圖騰,悄然預示了電影或者電視在現今成為文化和觀看擔任中介的視覺政體(Scopic Regime),而《不!》完全在自覺上述情形之下,有意識的對作品自身賦予同樣的內部命題:奇觀(Spectacle)。
Muybridge's The Horse in Motion, 1878
美國夢,昭示著全世界人們心中對更好生活的渴慕,那漂洋過海後最先映入眼簾的自由女神像便是最強而有力的視覺象徵。美國人將外來者或移民統稱為“Aliens”並非沒有原因,畢竟那是根基在先祖之中、對外族文明的無知所衍生出的差異與蔑視。
在片中,OJ和Ricky(非裔與亞裔、訓獸師和演員),兩人作為移民後裔,都不約而同地背負著龐大媒體圖景供應者的使命(前者的馬匹供電影拍攝使用,後者則是實境現場的被注視物),但不同的是後者嘗試逾越甚至抹滅這樣的一個成規,先是仿造出一個西部風格的主題園區,好似自身重塑了「掏金熱」這麼一個極具美國夢的分支幻影,再者因童年的陰影使自身成為一項歷史奇觀的一部分,他那反客為主的野心終究免不了遭到反噬的結局—試圖凌駕觀看所招致而來的覆滅。
Nope (2022)
OJ和妹妹或許本也會落得相同的境遇,為了捕捉幽浮所加裝的「監視器」本就是在某種性質之下記錄著奇觀(車禍、犯罪、新聞畫面)的機械眼,後面更甚請來了專門生產奇觀的電影攝影師。但OJ就彷若Jordan Peele所投射出的作者化身,他決絕的道出「Nope」來拒絕觀看,也同時拒絕成為被幽浮所觀看(狩獵)的對象。
他捨棄了關於美國夢的一切,金錢、名利等事物皆是危機的代名詞,移民這一概念早該做為陳舊思想摒除,“Aliens”這個詞彙也該與大型不明飛行物之間撇清界線,而這些思想上的深層洗牌,都必須先從「奇觀」這樣一個幾乎難以忽視卻又根深蒂固的陋習開始消弭,將這樣的一種癡迷現象全然的自我們的視覺場域之中抽出。
屆時,不必仰賴強權的庇護或流行的烘托,人人皆有自主選擇觀看事物的權利。
9會員
26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