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我們不是生來滿足誰的不安全感的
鄭心怡
鄭心怡

女人,我們不是生來滿足誰的不安全感的

2022-09-23|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我特別喜歡建築大師(Frank Gehry)接受訪談時說的一段話:
If you write your signature and I write my signature, they look different. So, my aesthetic is mine and yours is yours. ——Frank Gehry

這段話是在他完成開創性的建築藝術——巴黎路易威登美術館(Louis Vuitton)後受訪時說的,主述每個人對於藝術審美的看法就像每個人的簽名一樣,是如此的不同。
而婚姻,又何嘗不是如此?
與外國友人談婚姻,她說「我不能說一句婆婆的壞話,但凡只是觀點上有那麼一點不接受,先生就會臉色難看。然而他卻常常因政治立場不同而流露出對我父母的不敬和批判。」
「這些都還好,讓我壓力最大的是婆婆常插手我們家裡的大小事!」從換冰箱到牆面油漆的顏色,朋友的婆婆都有意見。我聽著不禁詫異,原來「一面裹著開明的糖衣,一面插手兒女的婚姻」這樣的鬼故事竟然不分東西?
朋友說她了解生命中的遺憾使得婆婆必須透過取得某種「控制權」才能得到「安全感」,但是當這份「安全感」已經犧牲掉夫妻之間的「婚姻品質」時,她只覺得心驚,卻又無力改變。
一百對夫妻,可能有一百種故事,唯一沒變的是人類長遠的歷史,對已婚女性的「道德綁架」。縱使科技再進步,兩性再平權,一個女人在婚後總是有意無意的被檢視,無一例外。
舉凡先生的健康、孩子的教養、家務的承擔⋯⋯結婚後的女人但凡有點「不一樣」,就會被放在顯微鏡下「放大觀察」,就像隨時有稽查員在打分數似的。
辛勤認份的「加分」,爭取平權的「扣分」!
溫順乖巧的「加分」,追求自我的「扣分」!
這個社會的最大矛盾就在於,既希望女人事業有成,又期待女人賢良淑德。然後雪上加霜的是,女人還總是為難女人!
我們每個人,生來是如此的不同。但是為什麼進入婚姻後,就被要求「改變」?就應該要「善解」?難道不夠溫良恭儉就不配為媳、無格為妻?

當上一代女人的「不安全感」,需要需要犧牲這一代女人的「自主意識」來成全,難保下一代女性的婚姻,不會因為「委曲求全」而枯萎!

女人啊,我們都必須要很清醒地捍衛!捍衛我們與生俱來的獨特、已然具備的完整、還有相信自己的存在,絕對是這世界上,獨一無二!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鄭心怡
鄭心怡
旅居美國的人妻,在人生地不熟的他鄉,或轉化境遇給予的挑戰與課題;或抒發所見所聞的感觸,透過書寫重塑生活經驗。這裡會是生活隨筆的大雜燴,將生命遇到的人、物和風景,紀錄、保存、反思、追念。不求擲地有聲,只願多年後回首,會再次碰觸心中柔軟的地帶,不自覺的或笑或哭或拭淚,那便得償所願。
本文發佈於
說出不想說,也道不能說。這個出版專題,就來說說現代女人與自我的各種角力、與賀爾蒙戰鬥的每月赴義、和面對社會框架的有時無力。女人心聲,我們一起大聲說!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