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水」雜想

2022/09/2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大家都在講學歷歧視,但我卻不斷在思考「灌水」這件事情。
赤裸地說,我從巨蛋家商綜高(已廢止)、大度山大學畢業,考上猴大碩士班,這算不算「灌水」?按照高虹安的發言,肯定是的,因為任何人只要「努力往上爬」就是「意圖灌水」。甚至,這個「努力往上爬」(或者「努力往前走」)的講法,暗藏了某種被建構的高低好壞標準。
但我從來沒有這樣想過,因為我無論是考大學或碩班都卯足了全力,這就是我的能力所及,與自己所擁有的社會資本支持(或者,身為一位宗教徒,得再加上一句「上主的恩典」),這何來「灌水」之說?
教育的目的,絕非限制生命的發展、貶低生命的圖像。我最深層的感受在於:高虹安只是「不小心」說出了真實,而平常時這種真實大概都被大眾隱藏在檯面下,或者就是曾被如此當面對待的幽隱創痛經驗,不論你我讀的是什麼學,它就是存在。
我如此詮釋,高虹安所傳遞的訊息清楚明瞭:你們這群人,從一開始就輸給我,你們之後不管怎麼做,還是比不上我,都會淪為「灌水」(=血統不純)。即便她後來針對「用詞不當」道歉,並強調她不是貶低中華大學,是對比林智堅一人的發言。但這樣的說辭並沒有比較好,因為這反倒更連帶否定了我們這些人「非榜首、名校出身」的經歷。
受教育的目的,不就是使人能有機會實踐無限的生命可能性嗎?我有幸遇到好多位在學經歷上都被視為「菁英養成」的老師,對他們來說,那些東西根本就只是履歷上的兩三行字,他們要用心面對的只有眼前這群各自擁有獨特故事的學生,卻又得打破學生們自我滿足(自我設限)的粉紅泡泡,告訴我們社會的真實面貌是如何,我覺得這非常不容易。
不過,回到「灌水」上,這個詞的負面意涵不言而喻,但我講個稍嫌粗淺的念頭,「水」是流動的、有強大適應力的,「灌水」又怎樣,不要到最後變成頭殼「灌水泥」就好。我身邊頗多「灌水」的朋友,這一兩天都被各種觸動而忍不住抒發,我想說:讓我們以自己的「灌水」為傲吧,因為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明白這樣的辛苦及生命經驗
若未來有機會,願我能夠成為告訴學生「灌水」並不可恥的教育工作者。在此之前,我發現自己又講出一些會被認為不食人間煙火的話了,還是繼續寫作業吧,但得要強調,在這部分就絕對不能「灌水」啦。
(攝影|Jonathan Shih)

 Su-Hong
 於台灣.高雄.灣仔內
 2022.09.21 15:21 完稿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南國囡仔。猴大修士生。業餘御宅族。長老教會反骨青年。 偶爾書寫些閱讀世界的不成熟想法
自我書寫的練習未曾斷過。微研究。御宅談。摘書摘。聞聖樂。論島嶼。還有,寫日常。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