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便車王

2022/10/3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這次接待的是一位捷克人,他來的時候我正好得上班,
我只好趁白天午休的時候先讓他把背包放在我的住處,
放他在外自由行動,等到晚上我再接他回來。
--
他在許多國家旅行和拍攝相片,並沖洗成實體照片賣掉當作旅行經費,
我會願意接待原因很大一部份是因為他職業欄上寫著Hitchhiker搭便車者。
他搭過無數台便車,他知道Vegan純素主義者、與Freegan剩食者一起生活過,

也曾經Dumpster diving在垃圾桶翻食物過。
雖然他之前主修財務金融Finance,未來如果回國,
也可能還會從事相關行業。不過就以有體驗這些事情來看,
就可稱得上是反消費主義的人了。他旅行時完全不買新衣服,
只到二手商店或者是與他人交換衣物。他分享之前的覓食經驗:
「不少國家的加油站都有全套服務,加油之後會附贈餐點。
但很多人其實根本就沒有想要餐點,他們會把餐點留在加油站,

我們則趁他們離開後拿走。」,
他邊講邊用「左手拿這個、右手拿那個」的動作跟我解釋。
雖然他對另外一種生活方式非常了解,但我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在他講出了「Taiwan's girls are amazing.」台灣的女孩真的很棒,
和「Quickly fall in love」快速讓我墜入愛河,等等的話後,
他收到了來自台灣女孩的語音留言,讓我在後來洗澡時陷入了沉思。
--
見我盥洗完走出浴室,他中斷他與朋友的網路對話,

特地秀給我一個交友App:
「You like girls, right?」你也喜歡女孩,對吧?

那App很像Bee Talk,而且還是可以對人評價的那種,我覺得噁心。

但我隱藏得很好,我隨意回應幾句後,他繼續跟他的朋友聊天。

他的朋友是第一次用那個軟體找到女性,他正在給他建議。

「Nasty(骯髒)…Disgusting(噁心)…。」話筒那頭傳來的讓我很不舒服的詞彙,

他的朋友在用絕對優勢的男性主導評價女性,而且是持續物化她們,

讓擁護父權的男女繼續對女性做出各種剝削及壓迫。
--
我思考到下午與友人聊到的一點:
「語言不熟的話,聊不了太深入的。」。
先前協助我到屏東玩擁抱的那位越南男便是,
我沒辦法與他聊更深入的話題。
短暫且有語言隔閡的交流難以完全的瞭解一個人,彷彿隔層紗一樣。
異國戀在無法完全熟諳語言的情況下會讓父權繼續存在。
性吸引往往能無視語言的陌生,就只是純粹的感覺,
而且那多半是身體與腦袋的判斷而成,妳怎麼有辦法了解對方?
一旦親密建構在價值觀的認同前,交流就變質了,

她們很難有更多價值觀的認同,就算有也只是表面。
我並不是說異國戀不行,只是在這頭腦當道的社會裡,
又有多少男性真能用心去體會女性生理和心理上所承擔的痛苦?
父權社會下的主流審美觀將女性分門別類後並將其排除在外,
得以使男性結盟持續下去,並讓家長制屹立不搖。
但我什麼都不能跟他講,語言的不熟悉度讓我無法與他聊更深入的話題,
縱然有反消費主義的認同,但那畢竟是控制、競爭和佔有下才有的結果。
我只好默默地撰寫出這篇文來,畢竟他不太有可能看到,
就算他真的看到了,又有誰能跟他完全解釋我到底在說什麼呢?
「我覺得我好缺德哦,利用語言的隔閡在講別人的不是。」。

最後恐怕只會造成一層又一層的誤解吧。
--
但那並不影響我接待他的態度,我們後來買了宵夜,

他說他晚點要看捷克的國民運動「冰上曲棍球」的球賽,

因為習慣的關係,他說他睡地板就好。

他有問我為什麼台灣這麼喜愛棒球,但我只能答出紅葉少棒,

卻完全不知道更多台灣棒球的發展,連紅葉少棒也不夠了解,

...我真的覺得該啟程了。

...

隔天早上我把他載到相對較好攔便車的永康交流道,好讓他攔車北上。
他說搭便車的手勢還有這種,但我覺得這樣比較難攔耶…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Ia̍pPhokHiân,named Alfred Ye,Kha-ta̍h-chhia跤踏車. 2012~14年推廣#TheVenusProject#維納斯計畫;2015~16在島各地Free Hug,創造#性不別愛無主#sppabc;2017~22 Keng-êng經營#tâigí台語tâi台
當我們愛著對方,我們只會給予而不求回報,愛本來就是無條件且不能用金錢衡量的。我始終相信有一種愛能超越婚姻、家庭、血緣、宗教、組織、國籍、種族甚至性別,並讓台灣島內的所有生命都能永續發展下去。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