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意的流動

2022/11/06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準備離開曼谷的那天,從住了五天的舒適公寓離開,拉著行李箱到大馬路上一邊走一邊尋找計程車。
遠遠看見前方的路邊停了一台,不過有位看似是爸爸的男子站在車旁跟司機談話,抱著小孩的媽媽在旁邊等待,當我正覺得可惜得找下一台而經過他們身旁時,那位媽媽與我對視,然後突然開口問我會不會講西班牙文,我回答不會但英文可以,於是那位爸爸拿出手機跟我解釋他們想去The Grand Palace這個景點。
前幾天第一次嘗試搭嘟嘟車和摩托計程車時,發現司機其實不太會英文,開google map看泰文的地址也是看很久沒有懂,所以推測出這家人肯定也是遇到跟司機溝通不良的情況,趕緊查出The Grand Palace的泰文給計程車司機看,他才終於弄懂這家人的目的地。

跟他們說完掰掰繼續拉著行李箱往前走,回頭看一眼是不是有計程車時剛好發現有一台正準備開過來,我立刻招手攔車,司機停下並打開車窗,我告訴他要去某Bus station,他立刻說OK並讓我上車,後來才發現這位司機的英文還不錯,也十分友善親切,在曼谷擁擠的車潮中用英文跟我聊了很多,突然冒出他會講的一兩句中文和日文也是有點驚喜,他還示範給我看所謂的泰式U-turn:開進加油站裡進行一個偽加油的動作然後直接開出來迴轉(笑)
才剛幫了其他旅人一個小忙,就遇到可以順利用英文溝通並安心地抵達目的地的計程車司機,在車上後座的某一瞬間,心裡突然冒出好心有好報的這個回報來得好快的感覺。
搭上小巴輾轉來到Amphawa floating market,沿著河道兩側的店家、過橋後的市場隨性走走逛逛,買了串燒、春捲、椰子汁,坐在河邊的長椅上享用。

突然有位戴著眼鏡的女子一邊說著泰文一邊往我旁邊的長椅坐下,我笑笑地回她我不會泰文,她面帶驚訝地說「You look like a Thai girl!」我忍不住在心裡大笑,這才終於解惑,為什麼從我到泰國的第一天開始每個店家攤販看到我都直接說泰文,而我一說英文還會嚇到他們…

她接著說自己是英語嚮導,難怪是我目前遇過英文程度最好的!她正帶團來水上市場,現在是團員的自由時間。然後知道我是台灣人之後,一直盛讚台灣很棒,當她幾年前去台灣旅行時迷路,有位台灣人幫她一路拉行李箱帶著她找到旅館,她一直記得這份友好。
後來聊到我晚上要搭船去看螢火蟲,她熱心地告訴我哪裡可以買票、價格多少是合理的(因為在泰國還蠻容易因為是外國觀光客而被故意拉抬價格),也提醒我要小心安全,注意包包要擺在身前看得到的地方。

當時我心想,忽然有點感謝那位幫助她的台灣人,那份善意經過了數年依然鮮明地存在著,甚至因為一張長椅的緣分而流動到互不認識的另一位台灣人身上了,相信還會繼續生生不息地循環下去吧。 而要去The Grand Palace的那家人不知道有沒有接收到我的小小善意,希望可以悄悄承載在他們身上,送去世界上更遠的地方。
夜幕降臨,我與其他觀光客們一起從水上市場搭船順著河流往下游前進,夜晚的風十分舒爽,累積一整天的暑氣已全然消除。
船開到河岸邊的樹叢旁關掉引擎,周遭一片靜謐,只見龐大的樹叢間有無數小小的亮點在閃爍,一瞬間誤以為是一棵聖誕樹,因為這些螢火蟲的光點好微小,聚集的密度彷彿是一整條燈串,閃爍的頻率還幾乎跟聖誕燈飾一樣,而船靠近的引擎聲也完全沒有嚇跑他們,心裡一度懷疑這是真的嗎?!
後來船長繼續帶我們去了好幾個點,其他的樹叢和高聳的樹梢也都有許多一閃一閃的光點,於是漸漸被說服可能只是因為泰國的螢火蟲和台灣的品種不同吧,而且費用才60泰銖(大約台幣50元),就算真的是搭船去看偽裝成螢火蟲的聖誕燈飾,也是被騙得滿開心的(笑)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Make your weird light shine bright so the other weirdos know where to find you.
疫情後,買下單程機票,帶著行李就出發的無計畫旅行。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