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鏡錄 ‧ 卷九十八 【一念相應】

2023/01/26閱讀時間約 25 分鐘
求經覓佛。不如將理勘心。
若勘得自心本自清淨。不須磨瑩。本自有之。不因經得。
何乃得知。修多羅教。如標月指。若復見月。了知所標。
若能如是解者。一念相應。即名為佛。
永明延壽大師 (904~975) 唐末五代僧。淨土宗六祖,法眼宗三祖。曾召集慈恩、賢首、天台三宗僧人,輯錄印度、中國聖賢二百人之著書,廣蒐博覽,互相質疑,而成《宗鏡錄》一百卷,會融諸法同入心宗。

《宗鏡錄》卷九十八
慧日永明寺 智覺禪師 延壽 集

志公和尚偈云。
頓悟心原開寶藏,隱顯靈蹤現真相。
獨行獨坐常巍巍,百億化身無數量。
縱令畐塞滿虛空,看時不見微塵相。
可笑物空無比況。口吐明珠光晃晃。
尋常見說不思議,一語標宗言下當。
龐居士頌云。
萬法從心起。心生萬法生。生生不了有。來去枉虛行。
寄語修道人,空生有不生。如能達此理,不動出深坑。
寒山子詩云。
男兒大丈夫,作事莫莽鲁。徑直鐵石心,直取菩提路。
邪道不用行,行之必辛苦。不要求佛果,識取心王主。
懶瓚和尚歌云。
莫謾求真佛。真佛不可見。妙性及靈臺。何曾受熏練。
心是無事心。面是孃生面。劫石可移動。箇中無改變。
又云。
吾有一言。絕慮忘緣。巧說不得。只用心傳。
更有一語。無過直與。細於毫末。大無方所。
本自圓成。不勞機杼。
騰騰和尚歌云。
修道道無可修。問法法無可問。迷人不悟色空。達者本無逆順。
八萬四千法門。至理不過方寸。煩惱正是菩提。淨華生於泥糞。
識取自家城邑。莫謾遊他州郡。
高僧釋法喜,臨遷化時告眾云。
三界虛妄。但是一心。端坐而卒。
高僧釋靈潤云。
捨外塵邪執,得意言分別。捨唯識想,得真法界。前觀無相,捨外塵相。後觀無生,捨唯識想。
又常與法侶登山遊觀。野火四合。眾並奔散。唯潤安行。如常顧陟。語諸屬曰。
心外無火,火實自心。謂火可逃,無由免火。及火至潤。潛然自斂。
高僧釋法空,入臺山幽居。
每有清聲。召曰空禪。如是非一。自後法空。知是自心境界。以法遣之,遂乃安靜。
初以禪修。終為對礙。遂學大乘離相。從所學者,並以此誨之。以法為親。以法為侶。
高僧釋靖邁,臨終云。
心非道外。行在言前。言畢坐蛻。
高僧釋通達,因以木打塊。塊破形消。既覩斯變。廓然大悟心跡。
高僧釋轉明,凡有所諮學者。常以平等唯心一法,志而奉之。
高僧釋道英,入冰臥雪,而無寒苦。如是隨事以法對之。縱任自在。不以為難。良由唯識之旨,洞曉心腑。外事之質,豈得礙乎。當講起信,至心真如門。奄然入定。
高僧釋道世云。
勤勇懺悔者,雖知依理。須知心妄動。遠離前境。經云。譬如毯花千斤。不如真金一兩。喻能觀心強。即滅罪強。
伏陀禪師云。
籍教明宗。深信含生同一真性。凡聖一路。堅住不移。不隨他教。與道冥符。寂然無為。名為理入。
高僧釋智通云。
若夫尋近大乘,修正觀者。察微塵之本際。許一念之初原。便可荊棘播無常之音。梟獍說甚深之法。十方淨土。未必過此矣。
高僧釋曇遂,每言。三界虛妄。但是一心。追求外境。未悟難息。
高僧解脫和尚,依華嚴作佛光觀。於清宵月夜光中,忽見化佛說偈云。
諸佛祕密甚深法,曠劫修行今乃得。
若人開明此法門,一切諸佛皆隨喜。
解脫和尚乃禮拜。問云 : 此法門如何開示於人。化佛遂隱身不現。
空中偈答云 : 方便智為燈,照見心境界。欲知真實法,一切無所見。
太原和尚云。
夫欲發心入道,先須識自本心。若不識自本心,如狗逐塊。非師子王也。善知識。直指心者,即今語言是汝心。舉動施為。更是阿誰。除此之外,更無別心。若言更別有者,即如演若覓頭。
經云。信心清淨,即生實相。
又經云。無依是佛母。佛從無處生。
天皇和尚云。
只今身心即是性。身心不可得。即三界不可得。乃至有性無性,總不可得。無佛無眾生。無師無弟子。心空,三界一切總空。以要言之。三界內外,下至螻蟻蠢動之者,悉在一塵中。彼此咸等。一一皆如是。各各不相妨。一切法門。千般萬種。只明見性。更無餘事。
興善和尚云。
從上已來,祖佛相傳一心之法。以心印心。不傳餘法。初祖指一言以直說。譬如龍吐水至津。津滿至河。乃至大海。龍是水之源。以知如今已後,學人相傳一心之法。皆是簡要說。而喚心時,不得別覓佛。當佛時,不得更求心。是以若人信自心是佛。此人所有言說,當能轉法輪。若人不信自心是佛。此人所有言說,皆是謗方等大乘。所以經云。性外得菩提。譬如壓砂求油。不是油正因。
顒禪師有問 : 涅槃明眾生即佛性。佛性即眾生。但以時異,有淨不淨。未審非情亦是眾生不。
: 經云。文殊問金色女。汝身有五陰。十二入十八界不。女言。如我身有五陰十二入十八界。
梵網經云。
一切地水,是我先身。一切火風,是我本體。又依正二身,互相依立。
華嚴經云。
一切法無相。是則佛真體。經明若計靈智之心是常。色是敗壞無常者。則外道斷常之見。華嚴明眾生界即佛界。佛界即法界。法界之外,更無別法。乃至萬法雖異。其體常同。若不迷於所同。體用常無有二。無二之旨。蓋出世之要津。一念相應。不隔凡成聖矣
臥輪禪師云。
詳其心性。湛若虛空。本來不生。是亦不滅。何須收捺。但覺心起。即須向內反照心原。無有根本。即無生處。無生處故。心即寂靜。無相無為
南泉和尚云。
然燈佛道了也。若心想所思。出生諸法。虛假合集。彼皆不實。何以故。心尚無有。何所出生。若取諸法,猶如分別虛空。如人取聲。安置篋中。亦如吹網,欲令氣滿。
又云。如今但會一如之理。直下修行。
又云。但會無量劫來性不變。即是修行。
汾州無業和尚。
初問馬祖 : 三乘至理。粗亦研窮。常聞禪師,即心是佛。實未能了。伏願指示。
馬祖曰 : 即汝不了底心即是。更無別物。不了時是迷。了時是悟。亦猶手作拳。拳作手也。
師又問 : 如何是祖師西來密傳心印。
祖曰 : 大德正鬧在。且去,別時來。一足始跨門限。
祖云 : 大德。便却迴頭。祖云 : 是什麼。遂豁然大悟。
示徒云 : 祖師來此土。觀其眾生有大乘根性,唯傳心印。印汝諸人迷情。得之者,即不論凡之與聖。愚之與智。多虛不如少實。大丈夫兒,不如直下休歇去好。頓息萬緣。截生死流。逈出常格。靈光獨照。物類不拘。巍巍堂堂。三界獨步。何必身長丈六。紫磨金輝。項佩圓光。舌相長廣。若以色見我。是人行邪道。設有眷屬莊嚴。不求而自至。山河大地。不礙眼光。一聞千悟。獲大總持。
又臨終告眾云 : 汝等見聞智覺之性,與虛空齊壽。猶如金剛,不可破壞。一切諸法。如影如響。無有實者。經云。唯此一事實。餘二即非真。言訖,奄然而化。
真覺大師云。
夫心性靈通,動靜之原莫二。真如絕慮,緣計之念非殊。惑見紛馳,窮之則唯一寂。靈原不狀,鑒之則乃千差。千差不同,法眼之名自立。一寂非異,慧眼之號斯存。理量雙消,佛眼之功圓著。是以三諦一境,法身之理恒清。三智一心,般若之明常照。境智冥合,解脫之應隨機。非縱非橫,圓伊之道玄會。故知三德妙性,宛爾無乖一心。深廣難思,何出要而非路。是以即心為道者,可謂尋流而得源矣。
神秀和尚云。
一切非情,以是心等現故。染淨隨心,有轉變故。無有餘性,要依緣故。謂緣生之法,皆無自性。空有不俱。即有情正有時,非情必空故。他即自故。何以故。他無性,以自作故。即有情修證,是非情修證也。
經云。其身周普。等真法界。既等法界。非情門空。全是佛故。又非情正有時,有情必空故。自即他故。何以故。自無性,以他作故。即非情無修無證,是有情無修無證也。善財觀樓閣時,遍周法界。有情門空。全一閣故。經云。眾生不違一切剎。剎不違一切眾生。雖云有無同時。分相斯在矣。
隋朝命大師融心論云。
圓機對教,無教不圓。理心涉事,無事非理。無事非理,何亂而不定。無亂不定,則定亂兩亡。無事非理,故事理雙絕。乃至雖離二邊,非有邊而可離。言亡四句,實無句而可亡。此處幽玄。融心可會。若以心融心,非融心矣。心常如實,何所融也。實不立心,說融心矣。
智達禪師心境頌云。
境立心便有。心無境不生。若將心繫境。心境兩俱盲。
境心各自住。心境性恒清。悟境心無起。迷心境共行。
若迷心作境。心境亂縱橫。悟境心元淨。知心境本清。
知心無境性。了境心無形。境虛心寂寂。心照境泠泠。
甘泉和尚云。
夫欲發心入道,先須識自本心。心者,萬法眾生之本。三世諸佛祖,十二部經之宗。雖即觀之,不見其形。應用自在,所作無礙。洞達分明,了了無異。
若未識者,以信為先。信者信何物。信心是佛。無始無明,輪迴生死。四生六道,受種種形。只為不敢認自心是佛。
若能識自心,心外更無別佛。佛外無別心。乃至舉動施為,更是阿誰。除此心外,更無別心。若言別更有者。汝即是演若達多,將頭覓頭,亦復如是。千經萬論,只緣不識自心。若了自心本來是佛者。一切唯假名。況復諸三有。則明鏡可以鑒容。大乘可以印心。
又云。求經覓佛。不如將理勘心。若勘得自心本自清淨。不須磨瑩。本自有之。不因經得。何乃得知。經云。修多羅教。如標月指。若復見月。了知所標。若能如是解者。一念相應。即名為佛
普岸大師云。
大道虛曠。唯一真心。善惡勿思。神清物表。更復何憂。
溈山和尚云。
內外諸法。盡知不實。從心化生。悉是假名。任他法性周流。莫斷莫續。
臨濟和尚云。如今諸人,與古聖何別。爾且欠少什麼。六道神光,未曾間歇。若能如是。秖是箇一生無事人。欲得與祖佛不別。但莫向外馳求。爾一念清淨光,是爾屋裏法身佛。爾一念無分別光,是爾屋裏報身佛。爾一念差別光,是爾屋裏化身佛。此三種身,即是今日目前聽法底人。此三種是名言。明知是光影。
大德。且要識取弄光影底人,是諸佛本源。是一切道流歸舍處。爾四大六根,及虛空,不解聽法說法。是箇什麼物,歷歷地孤明,勿箇形段,是這箇解說法聽法。所以向爾道。向五陰身田內,有無位真人。堂堂顯露。無絲髮許間隔。何不識取大心。心法無形。通貫十方。在眼曰見。在耳曰聞。本是一精明。分成六和合。心若不生。隨處解脫。
灌溪和尚偈云。
五陰山中古佛堂。毘盧晝夜放圓光。
箇中若了非同異。即是華嚴遍十方。
石頭和尚云。
且汝心體。離斷離常。性非垢淨。湛然圓滿。
凡聖齊等。應用無方。三界六道。唯自心現。
水月鏡像。有生滅耶。汝能知之。無所不備。
諸聖所以降靈垂範。廣述浮言。蓋欲顯法身本寂,令歸根耳。
黃蘗和尚云。
達磨西來,唯傳一心法。直下指一切眾生心,本來是佛。不假修行。但今識取自心。見自本性。莫別求法。云何識自心。即如今言語者是。汝心若不言語。又不作用。心體猶如虛空相似。實無相貌。亦無方所。亦不一向是無。只是有而不見。
又云。但悟一心。更無少法可得。此即真佛。佛與眾生一心。更無有異。不如言下自認取本法。此法即心。心外無法。此心即法。法外無心
丹霞和尚云。
汝等保護一靈之物。不是汝造作得。不是汝詺邈得。吾此地無佛。無涅槃。亦無道可修。無法可證。道不屬有無。更修何法。唯此餘光。在在處處。則是大道
水潦和尚云。
若說一法。十方諸佛收入一法中。百千妙門在一毛頭上。千聖同轍。決定不別。普照十方。猶如明鏡。心地若明,一切事盡皆看破。從上已來,以心傳心。本心即是法。
仰山和尚云。
頓悟自心無相。猶若虛空。寄根發明。即本心具恒沙妙用。無別所持。無別安立。即本地。即本土。
大顛和尚云。老僧往年見石頭和尚。
問曰 : 阿那箇是汝心。對云 : 言語者是心。
被師喝出。經日却問 : 前日既不是心。除此之外。何者是心。師云 : 除却揚眉動目一切之事外。直將心來。對云 : 無心可來。
師云 : 汝先來有心。何得言無心。無心盡同謗。
我時於言下大悟。即對云 : 既令某甲除却揚眉動目一切之事。和尚亦須除之。
師云 : 我除竟。對云 : 將示和尚了也。
師云 : 汝既將示我心如何。對云 : 不異和尚。
師云 : 不關汝事。對云 : 本無物。
師云 : 汝亦無物。對云 : 既無物,即真物。
師云 : 真物不可得。汝心現量意旨如此也。大須護持。
三平和尚偈云。
即此見聞非見聞。無餘聲色可呈君。
箇中若了渾無事。體用無妨分不分。
又偈云。
見聞知覺本非因。當體虛玄絕妄真。
見相不生癡愛業。洞然全是釋迦身。
安國和尚云。
經云。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無所住者,不住色。不住聲。不住迷。不住悟。不住體。不住用。
而生其心者,即是一切處而顯一心。若住善生心,即善現。若住惡生心,即惡現。本心即隱沒。若無所住,十方世界唯是一心。信知風幡不動,是心動。
有檀越問 : 和尚是南宗北宗。答云 : 我非南宗北宗。心為宗。
又問 : 和尚曾看教不。答云 : 我不曾看教。若識心,一切教看竟。
學人問 : 何名識心見性。 : 喻如夜夢,見好與惡。若知身在床上安眠,全無憂喜。即是識心見性。如今有人,聞作佛便喜。聞入地獄即憂。不達心佛在菩提床上安眠。妄生憂喜。
歸宗和尚云。
即心是佛。徹底唯性。山河大地。一法所印。是大神咒。真實不虛。是諸佛之本原。菩提之根骨。佛何者是。即今言下是。更無別人。經云。譬如一色。隨眾生見,得種種名。一切法唯是一法,隨處得名。
大悲和尚云。
能知自心性含於萬法。終不別求。念念功夫。入於實相。若不見是義。勤苦累劫,亦無功夫。
草堂和尚云。
夫帝網未張,千瓔焉覿。宏綱忽舉,萬目自開。心佛雙照,觀也。心佛雙亡,止也。定慧既均,亦何心而不佛。何佛而不心。心佛既然,則萬境萬緣無非三昧也。
百丈慧海和尚。
因撥火示溈山靈祐。因茲頓悟。百丈乃謂曰。此暫時岐路。經云。欲見佛性,當觀因緣時節。時節既至,如迷忽悟。似忘忽憶。方省舊道。己物不從他得。
是故祖師云。悟了同未悟。無心得無法。秖是無虛妄凡聖等心。本來心法,元自備足。是汝今既爾。善自護持。
又廣語問云 : 見不。 : 見。又問 : 見復如何。 : 見無二。既云無二。不以見見於見。若見更見。為前見是。為後見是。
經云。見見之時,見非是見。所以云。不行見法。不行聞法。不行覺法。諸佛疾與授記。
又云。自心是佛,照用屬菩薩。自心是主宰,照用屬客。如波說水。照萬有以顯功。若能寂照。不存玄旨。自然貫於今古。如云神無照功。至功常存。
又云。如今欲得驀直悟解。但人法俱泯,俱絕,俱空。
盤山和尚云。
大道無中。復誰前後。長空絕跡。何用量之。
空既如是。道豈言哉。心月孤圓。光吞萬像。
光非照境。境亦非存。光境俱亡。復是何物。
譬如擲劍揮空。莫論及之不及。
斯乃空輪無跡。劍刃非虧。
若能如是。心心無知。全人即佛。全佛即人。
人佛無異。始為道矣。
大梅和尚。
初問馬祖 : 如何是佛。 : 即汝心是。
: 如何是法。 : 亦汝心是。
: 祖無意耶。 : 汝但識取自心。無法不備。
後住梅山。示眾云 : 汝等諸人,應當各自明心達本。勿逐其末。但得其本。其末自至。汝等欲得其本。但識取汝心。此心元是一切世間出世間法之根本。但心不附一切善惡而生。即知萬法本自如如
時有學人問 : 心外別無法耶。 : 祖佛是汝心生耳。心是萬法之本。豈別有法過於心耶。
釋曰。如六祖云。善惡都莫思量。自然得入心體。湛然常寂,妙用恒沙。以諸佛是極善邊際。眾生是極惡邊際。以善惡收盡一切法。故云若不思量。全歸心體。但有微毫之法,皆是思想心生。
如寒山子頌云。
萬機俱泯跡。方見本來人。泯之一字。未必須泯。以心外元無一法。所見唯心。如谷應自聲。鏡寫我像。秖謂眾生不達,鼓動心機。立差別之前塵。如空華起滅。織無邊之妄想,似焰水奔騰。不復一心本源,故令泯絕。若入心體。雖云湛然,不落斷滅。自然從體起用,周遍恒沙。
又大梅云。
此心法門,真如妙理。不增不減。種種方便。善能應用。當知總是此性本來具足。不生不滅。能知三世一切作用。所以云。我觀久遠。猶若今日。常在於其中,經行及坐臥。
巖頭和尚云。
於三界中,有無唯自己知。更無餘事。但識自己本來面目。喚作無依。神蕩蕩地。若道別有法有祖。賺汝到底。但向方寸中看。逈逈明朗。但無欲無依。便得決了。
高城和尚歌云。
無相心。能運耀。應聲應色隨方照。雖在方而不在方。任運高低總能妙。
尋無頭。復無尾。焰光運運從何起。只者如今全是心。心用明心心復爾。
不居方。何處覓。運用無蹤復無跡。識取如今明覓人。終朝莫謾別求的。
勤心學。近叢林。莫將病眼認華針。說教本窮無相理。廣讀元來不識心。
識取心。了取境。識心了境禪河靜。若能了境便識心。萬法都如闥婆影。
千頃和尚云。
一切眾生。驢騾象馬。蜈蚣蚰蜒。十惡五逆。無明妄念。貪瞋不了之法。並從如來藏中顯現。本來是佛。只為眾生,從無始劫來。瞥起一念。從此奔流,迄至今日。所以佛出世來,令滅意根。絕諸分別。一念相應,便超正覺。豈用教他多知多解。擾亂身心。所以菩提光明,不得發現。汝今但能絕得見聞覺知。於物境上莫生分別。隨時著衣喫飯。平常心是道。此法甚難。
學人問 : 和尚。夜後無燈時如何。師云 : 悟道之人,常光現前。有什麼晝夜。
: 何不見和尚光。師云 : 擬將什麼眼見。
學人云 : 世人同將現在眼見。師彈指云 : 苦哉。一切眾生。根塵相涉。從無始來。認賊為子。至于今日。常被枷鎖。汝將眼見。意識分別。擬求佛道。即是背却本心。逐念流轉。如此之人。對面隔越。
惟政和尚云。
古聖今聖。其理齊焉。昔日日。今日日。照不兩鮮。昔日風。今日風。鼓無二動。一滴之水潤焉。大海之水潤焉。
又頌云。
一念得心。頓超三界。見無所見。貪瞋爛壞。
牛頭山忠和尚。
學人問 : 夫入道者,如何用心。
答曰 : 一切諸法,本自不生。今則無滅。汝但任心自在。不須制止。直見直聞。直來直去。須行即行。須住即住。此即是真道。經云。緣起是道場。知如實故。
又問 : 令欲修道。作何方便而得解脫。
答曰 : 求佛之人,不作方便。頓了心原。明見佛性。即心是佛。非妄非真。故經云。正直捨方便。但說無上道。
又問 : 真如妙法,理智幽深。淺識之徒,如何得見。
答曰 : 汝莫謗佛。佛不如是。說一切諸法,非深非淺。汝自不見,謂言甚深。若也見時,觸目盡皆微妙。何以高推。菩薩。別立聖人。且如生公云。非曰智深,物深於智耳。此傷不逮之詞耳。汝莫揀擇法。莫存取捨心。故云法無有比。無相待故。夫經者,以身心為義。
華嚴經云。
身是正法藏。心為無礙燈。
照了諸法空。名曰度眾生
夾山和尚云。
目前無法。意在目前。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
大安和尚云。
汝諸人各自身中,有無價大寶。從眼門放光。照破山河大地。耳門放光。領覽一切善惡音聲。六門晝夜,常放光明。亦名放光三昧。汝自不識。在四大身中,內外扶持。不教傾側。兩脚牙子。大檐得石二檐。從獨木橋上過。亦不教伊倒地。且是什麼。汝若覓毫髮,即不可見。故志公云。內外推尋覓總無。境上施為渾大有。
長沙和尚偈云。
最甚深。最甚深。法界人身便是心。
迷者迷心為眾剎。悟時剎海是真心。
身界二塵元實相。分明達此號知音。
又學人問 : 盡法界眾生識心,最初從何而有。
偈答云 : 性地生心主。心為萬法師。心滅心師滅。方得契如如。
龍牙和尚云。
夫言修道者,此是勸喻之詞。接引之語。從上已來,無法與人。只是相承種種方便。為說出意旨。令識自心。究竟無法可得。無道可修。故云菩提道自然
今言法者,是軌持之名。道是眾生體性。未有世界,早有此性。世界壞時,此性不滅。喚作隨流之性。常無變異。動靜與虛空齊等。喚作世間相常住。亦名第一義空。亦名本際。亦名心王。亦名真如解脫。亦名菩薩涅槃。百千異號。皆是假名。雖有多名,而無多體。會多名而同一體。會萬義而歸一心
若識自家本心。喚作歸根得旨。譬如人欲得諸流水,但向大海中求。欲識萬法之相,但向心中契會。會得玄理。舉體全真。萬像森羅。一法所印
德山和尚云。
若有一塵一法可得,與汝執取生解。皆落天魔外道。只是箇靈空。尚無纖塵可得。處處清淨。光明洞達。表裏瑩徹。
又云。汝莫愛聖。聖是空名。更無別法。只是箇炟爀靈空,無礙自在。不是莊嚴修證得。從佛至祖,皆傳此法而得出離。
牛頭下佛窟和尚云。
若人不信一文殊說,十方文殊一時說。一佛涅槃,一切諸佛俱涅槃。何以故。不達色根本故。
: 了色性無所有是本不。
: 此是住觀語。非是即事見根本。若即事見者。只汝生老病身,及無明婬怒,是色根本。事外無理故。是以若了一色根本。即舉十方色同。名為一說一切說。一涅槃一切涅槃。當知色體無性。性無不包。
又云。雖同凡夫。而非凡夫。不得凡夫。不壞凡夫。謂別有殊勝在心外者,即墮魔網。我今自觀身心實相作佛。即是見十方佛同行同證處。
: 佛身無漏戒定熏修,五陰不縛不脫。不敢有疑。且如大品經云。眾生不善五陰之身。亦不縛不脫。甚令人驚疑。
: 若向眾生五陰外,別有諸佛解脫,無有是處。只了眾生自性,從本已來,無有一法可得。誰縛誰脫。何得更有縛脫之異。
: 經云眾生與佛平等,無有縛脫。何得六道眾生,沉淪不得解脫。
: 眾生不了色心清淨,妄想顛倒,不得解脫。若知人法常空,其中實無縛脫。
: 作何觀行懺悔。臨終免被業牽。
: 汝須深信諸佛所行所說處,與我今日所行所說處無別。乃至成佛尚不得涅槃相,何況中間罪福妄業可得。此是真實正知正見。真實修行。真實懺悔。但於行住坐臥不失此觀。臨終自然不失正念
佛窟下雲居和尚,心境不二篇云。
世出世間,俱不越自一念妄心而有一念纔起,萬像分劑。一念相生,便成心境。若非心境,何得有念可見。既有所見之念。又有能見之心。將知念即是境。見即是心。所見之念。便成色蘊。能見之心,便成四蘊。
經云。五蘊是世間。一念具五蘊。一一蘊中,皆具五蘊。故得一不礙多。多不礙一。所以心境交通。互為賓主。
經云。境智互相涉入。重重無盡。即是一塵含法界。一一法皆遍也。觀自一念動,即恒沙世界一時振動。觀自一念常定,即六道眾生悉皆常定。若諦了一念之體,即恒沙世界常現自心。由迷一念,即境智胡越。
大珠和尚云。
心性無形,即是微妙法身。心性體空,即是虛空無邊身。示行莊嚴,即是功德法身。此法身是萬化之本。隨處立名。智用無盡。是無盡藏。
: 何者是法身。
: 心能生恒沙萬法。故號法家之身。
經云。一念心塵中。演出恒沙偈。時人自不識。
: 真法幻法,各有種性不。
: 佛法無種。應物而現。若心真也,一切皆真。若有一法不真,真義則不圓。若心幻也,一切皆幻。若有一法不是幻,幻法則有定。若心空也,一切皆空。若有一法不空,空義則不圓。
迷時人逐法。悟罷法由人。森羅萬像,至空而極。百川眾流,至海而極。一切賢聖,至佛而極。十二部經,五部毘尼。四圍陀論,至心而極。心是總持都院。萬法之原。亦是大智慧藏。無住涅槃。百千名號,皆是心之異名
先洞山和尚心丹訣云。
吾有藥。號心丹。煩惱爐中鍊歲年。
知伊不變胎中色。照耀光明遍大千。
開法眼。覩毫端。能變凡聖剎那間。
要知真假成功用。一切時中鍛鍊看。
無形狀。勿方圓。言中無物物中言。
有心用即乖真用。無意安禪無不禪。
亦無滅。亦無起。森羅萬像皆驅使。
不論州土但將來。入此爐中無不是。
無一意。是吾意。無一智。是吾智。
無一味。無不異。色不變。轉難辯。
更無一物於中現。莫將一物制伏他。
體合真空非鍛鍊。
先曹山和尚云。
古佛心牆壁瓦礫是者。亦喚作性地。亦稱體全功。亦云無情解說法。若知有。這裏得無辯處。十方國土,山河大地,石壁瓦礫,虛空與非空,有情無情,草木叢林,通為一身。喚作得記。亦云一字法門。亦云總持法門。亦云一塵一念。亦喚作同轍。若是性地不知有。諸佛千般喻不得。萬種況不成。千聖萬聖盡。從這裏出。從來不變異。故云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門。
靈辯和尚云。
夫一心不思議。妙義無定相。應時而用。不可定執。
經云。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用有差別。隨處得名。究竟不離自心。此心能壞一切。能成一切。故云一切法皆是佛法。
心作天。心作人。心作鬼神。畜生地獄,皆心所為。好惡皆由心。要生亦得。要不生亦得。即是無礙義。只今一切施為,行住坐臥,即是心相。心相無相故名實相。體無變動,亦名如來。如者不變不異也。無中現有。有中現無。亦曰神變。亦曰神通。總是一心之用,隨處差別。即多義。一中解無量。無量中解一。了彼互生起。當成無所畏。又東方入正定。西方從定出。
若了心外無法,一切唯心。即無一法當情。無有好惡是非,即不怖生死。一切處皆是解脫,故云當成無所畏。縱然心外有一切境法。亦從自心妄想因緣而生,無有自性。其體本空。如幻如化。
先雲居和尚云。
佛法有什麼多事。行得即是。但知心是佛。莫愁佛不解語。欲得如是事。還須如是人。若是如是人。愁箇什麼。若云如是事即不難。自古先德,淳素任真。元來無巧。
設有人問,如何是道。或時答,碌甎木頭作麼皆重。元來他根本脚下實有力。即是不思議人。把土成金。若無如是事。饒爾說得蔟華蔟錦相似。直道我放光動地。世間更無過也。盡說却了合殺頭。人總不信受。元來自家脚下虛無力。
釋曰。雲居和尚,乃物外宗師。此土七生為善知識。道德孤邁。智海泓深。具大慈悲。常盈千眾。所示徒云。但知心是佛。莫愁佛不解語者。
此為今時學人,一向外求。但學大乘之語。不能返本內自觀心,明見天真之佛。若了此心佛。即自然智,無師之智現前。何煩外學。
如云從門入者非寶。又云從天降下即貧窮。從地涌出却富貴。若從心地涌出智寶,有何窮盡。故云。無盡之藏。但若得心真實去。根脚下諦去。自然出語盡與實相相應。言下救人生死。變凡為聖。捉礫成金。道有亦得。道無亦得。句句悉成言教。若也心中未諦。圓信不成。空任虛浮。只成自誑。直饒辯說縱橫。只增狂慧。設或說得天華墜。石點頭。事若不真。總成妖幻。
所以志公見雲光法師講法華經,感天華墜。云是齩蚤之義。是先聖誠言。實為後學龜鏡。可以刻骨。可以書紳。今遍搜揚。深有意矣。
《宗鏡錄》 卷九十八完

當令是法久住不滅。只有淨土念佛法門, 是乘佛願力之法。就是這一生能夠了脫生死, 能夠出離三界六道輪迴。一心堅信阿彌陀佛, 一心專念彌陀名號, 行住坐臥, 念念不捨, 如此念佛, 定能往生至西方極樂淨土。
永明延壽大師 (904~975) 唐末五代僧。淨土宗六祖,法眼宗三祖。曾召集慈恩、賢首、天台三宗僧人,輯錄印度、中國聖賢二百人之著書,廣蒐博覽,互相質疑,而成《宗鏡錄》一百卷,會融諸法同入心宗。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