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櫻相遇之日(3)

「柳雪櫻,你怎會弄到三更半夜要進警署,快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麽事?」
一位身型高大的警察,向柳雪櫻問道。
警察的名字是劉保祥,是一名高級「沙展」,他跟柳雪櫻是老街坊,二人認識超過十年。
雖然二人年紀差上一大截,也不是時常見面,但偶然在街上碰到,總會說說笑笑聊上一會;柳雪櫻遇上法律問題,也會向劉保祥請教。
「沙展」是廣東話,即警長的意思。
當劉保祥收到柳雪櫻的簡訊,便帶領幾名警察,一起趕去籃球場查看,他們見到雷夢四人在球場上展開大混戰,便將所有人帶回警署。
作爲老街坊,劉保祥親自帶柳雪櫻到他的房間落口供,他聽完柳雪櫻的口供後,大概明白當時狀況。
「保祥哥,你知道我近來都會去那個球場練習。」柳雪櫻苦笑道:「只是今晚不幸碰上這種事。」
「我之前跟你說過很多次,做人不要多管閑事。你現在明白了吧?」劉保祥看著柳雪櫻又青又腫的一邊臉,忍不住笑了。
「你別這樣說,雷夢不是有心打我。對了,她現在怎樣?不會被你的同事欺負吧?」
「怎會?我們警察會依法辦事。你說的雷夢,就是個子很高的那個少女嗎?她態度有點囂張,她是你朋友?」
「對,她是我朋友,請你幫幫她吧!」
柳雪櫻向劉保祥做了個拜託手勢。
在警署俗稱「大房」的地方,幾名警察正在替雷夢和金髮惡女三人落口供。
對比起柳雪櫻,她們四人所受的待遇當然差得多,只見兩名凶神惡煞的警察,正在向金髮惡女盤問事發經過。
金髮惡女之前還是一臉兇悍,但在警察面前,她馬上變成金髮乖乖女,低頭不斷回應「是」。
但雷夢似乎未有被警察嚇倒,態度從容不迫,甚至有點傲慢。
「靚妹,你叫什麽名字!」一位女警厲聲向雷夢問。
「靚妹」是廣東話,是對年青女性一個很不尊重的稱呼。
「我不叫靚妹,我叫雷夢。」雷夢冷冷回應。
「死靚妹,注意你說話的態度!」女警重重一拳打在桌子上,再問:「說出你的地址。」
「地址嗎?何文田山道十五號四十六樓全層。」雷夢帶點嘲弄語氣回答。
女警聽到這個答案,登時打了個突。
不僅是女警,連她旁邊的幾位警察,也爲雷夢的答案,一起露出奇怪表情。
這當然是有理由的,這幾位警察在何文區已服務多年,當然十分清楚雷夢所說的地址究竟是什麽地方。
那裏是區內數一數二的豪宅,一個單位動輒超過四、五千萬港元。
何文田區本就是香港九龍區內的豪宅區,特別是何文田半山附近,更是富豪集中地。
有趣的事,何文田山下的何文田村,卻是政府的公共屋村(簡稱公屋),是爲香港最基層市民而設,也是柳雪櫻居住的地方。
「你有錢住這樣地方,就不會三更半夜出來搞事吧!」女警怒道。
「Madam,香港法例有規定,住在豪宅的人,不可以三更半夜出來玩嗎?」雷夢冷冷回應。
Madam 英文本來是指女士,但在香港口語,是對女警的常用稱呼。
被雷夢這麽一說,女警的面色變得更難看,她正想發作,幸好劉保祥剛好和柳雪櫻走出他的房間。
柳雪櫻看見雷夢,向她做了個鬼臉,雷夢看見她臉上瘀了一大塊,樣子有點搞笑,但她忍住沒有笑出來。
雖然劉保祥剛從房間出來,但雷夢的話,他還是聽得很清楚,也爲此感到訝異。
劉保祥看到女警變得不耐煩,他便走過去拍了拍女警的肩道:「阿詩,你去幫阿傑他們,這裡由我來。」
阿詩聽得上司這樣說,只好點了點頭離開。
劉保祥坐在雷夢對面,向她笑了笑道:「我是劉保祥沙展,你是柳雪櫻的朋友吧?剛才她已跟我說了案件經過,你的情況相當樂觀,希望你合作一點,這樣我才可以幫到你。」
雷夢聽得他這樣說,顯得有點訝異,她本來想回答說,柳雪櫻不是我的朋友,但她想了想,還是覺得不要亂說話比較好,便回應道:「劉沙展,我不會回答你任何問題,你要談,找我的律師談。」
一衆警察聽到她要找律師,顯得十分吃驚,雖然他們臉上帶著懷疑,還是讓雷夢打電話通知她的律師。
柳雪櫻聽得雷夢這樣說,只覺得事情變得愈來愈有趣。
--------------------------------------
找亮點
故事中何文田山道15號地址,是真實存在的,名為灝畋峰。
據地產公司資料,其中一間建築面積2003呎的單位,售價五千萬港元。
不過,此豪宅不設46F,所以故事中的46F全層並不存在,純屬虛構。
故事中的兩個主角同樣居住於香港何文田區,一個居住在最昂貴豪宅,一個居住在最平民的公屋。差天共地的二人,卻在偶然相遇下成為朋友。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楊捷
楊捷
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畢業,曾修讀創作及編劇,多元化二次元創作人,風格多樣化。曾于香港及臺灣等地發表作品。曾出版實體小說月之神傳說,近年以電子書形式出版作品機動革命記、少女繼承神等 。本身也是一名插畫師,以「香港少女」名義,活躍于PIXIV等插畫網站。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