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櫻相遇之日(4)

  大約四十分鐘後,大家便知道雷夢不是胡亂吹噓,因爲只見兩個穿著整齊西裝的男人,匆匆跑進警署。
  爲首的一人,在場大部分人也肯定知道他是一名律師,因爲他在香港很有名氣的。
  這位姓謝的律師,在法律界是相當有名氣的人物,曾當過立法會議員,也時常在電視露面。
  「我是謝XX律師,我來爲我當事人保釋。」謝律師以冷靜語氣道。
「好,請來這邊。」
 劉保祥帶謝律師去另一邊談,此時,謝律師身後一位穿著整齊西裝的外籍男人,乘機向雷夢走過去。
  外籍男人一頭黑髮,尖尖的臉,鷹勾鼻子,魁梧奇偉,感覺像一名保鑣。
  他來到了雷夢旁邊恭敬問道:「大小姐,你沒事吧?」
  「還好,未有被人拉去一角毒打。」雷夢一邊說,一邊斜視著剛才盤問她的女警。
  女警阿詩想起幾年前有一宗有關警察拉人到一角毒打的新聞,她頓時感到不好意思。
  謝律師也來到了雷夢旁邊道:「雷小姐,這裡交給我處理,你很快可以離開。」
  雷夢滿意地點了點頭,她托起香腮,看著遠處出神,也不知想著什麽。
  柳雪櫻錄完口供,本來可以離開,但她覺得雷夢太有趣,便在附近找了個位子坐下,繼續看大戲。
警署的人知道她是劉保祥的朋友,也沒有叫她離開。
  大律師果然是大律師,他和幾位警察談了十多分鐘,便站起來向雷夢道:「雷小姐,已經沒有問題,你可以離開。」
  「嗯!」
  雷夢輕輕回應一聲,從座位上站起來,她本來想直接離開,但猶豫一下,回身走去柳雪櫻那邊,一手拉住她的手臂道:「我們走吧。」
  柳雪櫻對雷夢的舉動感到有點意外,但很快被高興掩蓋,她向雷夢笑道:「好啊,我們走吧!」
  儘管謝律師的辦事效率非常高,但由被抓到警署起計,雷夢她們在警署也搞了好幾小時,當她們步出警署時,已是深夜兩時多。
  「糟了,我的籃球!」
  二人剛離開警署不久,柳雪櫻才發現,她忘記拿回她那漂亮的粉紅色籃球。
  「你快回去拿吧,我在這裡等你。我不想再進去。」雷夢沒好氣道。
  柳雪櫻做了一個抱歉手勢,飛快跑回警署。
  雷夢輕輕嘆了口氣,她背靠著附近的電燈柱,拿出手機查看。
  未幾,柳雪櫻抱著她的籃球回來。
  「怎樣?找回你的寶貝了嗎?」雷夢語帶譏諷道。
  「你怎麽知道它是我的寶貝?來!寶貝,親一個。」柳雪櫻哈哈笑起來,一邊抱著籃球,一邊和它接吻。
  「哈.....真是服了你。」雷夢給她這個舉動,逗得大笑。
  「這一句話該由我來說,真服了你。你剛才被人抓上警署,爲什麽一點也不害怕?我看那個金髮惡女,嚇得好像要撒尿。」
  「那些黑警,你愈害怕他們,他們愈會欺負你。」雷夢對警察的印象,似乎不太好。
  「不是所有警察都這樣的,保祥哥肯定不是黑警。」柳雪櫻想了想道:「而且我也沒有你這麽本事,可以召喚大律師來救你,真威風。」
  「我哪裏有什麽本事?這位大律師只是因爲和我家人有生意來往,才會來過幫我吧?」雷夢不置可否,聳了聳肩。
  「但你真的好厲害,我從未見過像你這樣的人:樣子長得漂亮,個子又高,又懂得功夫,還可以隨時召喚大律師。」
  「你……我說你這個人,不會覺得害羞嗎?這些贊美話,怎可以這樣直接說出來?」
雷夢聽到柳雪櫻不斷贊美自己,感到面紅耳熱。
  「我說的可是實話,又不是胡亂吹捧,爲什麽要覺得害羞呢 ?」柳雪櫻指著自己的鼻子,一本正經道。
  「真是敗給你了,我怎會認識到你這樣的人。」雷夢沒好氣道。
  「哈……但我能夠認識你,真是榮幸。」
  柳雪櫻又笑了,她的笑充滿純真和率直,沒有半點造作。

找亮點
主角被拉去的警署,雖然故事沒有交代,因為她們犯事的地點在油麻地,所以應該是油麻地警署,而不是旺角警署。
故事中的那位謝律師,也是真有其人,就是謝偉俊律師,他除了是一位律師,也是現任立法會議員;他的太太,就是出名的專欄作家白韻琹。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楊捷
楊捷
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畢業,曾修讀創作及編劇,多元化二次元創作人,風格多樣化。曾于香港及臺灣等地發表作品。曾出版實體小說月之神傳說,近年以電子書形式出版作品機動革命記、少女繼承神等 。本身也是一名插畫師,以「香港少女」名義,活躍于PIXIV等插畫網站。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