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我們欲求

2023/03/10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對,我們是第一次見面,當天因為不想依附親人,

我輾轉詢問到她願意收留我一晚,到的時候她與室友正在看電影。

我們因為相同的理念會合,理解到當今社會浪費資源的荒謬,

也都想要藉由不依賴金錢的行動去改變些什麼。

她與她的室友聽著我分享這幾個月來所學習到的性別理論和父權架構。

她因為前些日子也初習性別理論的概念,於是我們開始有共識並交流。

過程中我似乎把視角都放在她身上了,男性室友在旁聽著。

當時我主動在男性面前談論女性如今受到的壓迫和剝削的狀況其實還是讓我很彆扭,

因為男性與男性間勢必要有另一種有別於當今社會的交流模式,

才可能解決當今父權社會所灌輸的種種優越價值觀。

後來時間晚了,我看著男性室友到這樓層另一端的房間去休息,

留下我和她在客廳裡。

--

整段話題漸漸由我主導,

我們再對話後我才發現原來我一直誤以為她與她的男性室友是一對,

了解這點後,我與她擁抱後坦言我喜愛她的外貌,

並詢問能否有更近一步身體的親密接觸。

她的外貌雖然不是我在接觸性別理論前會主動去追求的女性,

但自接觸性別理論後,
我的外貌審美觀標準已經廣到會對四十歲左右的女性動情。

那樣的情慾是發自內心的:渴望能與她有親密接觸,

無關任何承諾,只管體驗當下提供的場域能如何滿足我們的生理慾望,

而這一切都是隱私的,
我不可能在有第三者有的場域裡去詢問那樣的事情,

唯有將身體政治縮小到只有彼此的程度,這渴望才可能真實地展現出來。
--

當她說好後我們便開始,她主動擁上與我舌吻,

我第一時間並沒有相對回饋同等的反應。

我們在客廳的沙發上經過一陣隔著衣物的愛撫後,就到她的房間裡繼續。

面對初次的豔遇,就算我看過上百部父權迷片(即A片),

但我是處男的經驗讓我還是表現得非常生澀。

當年初讀女性主義和性別理論的我,

縱然很努力想要把大多數父權迷片的想像擺到一邊去,

我卻仍酷愛特定橋段的展演:四目相交相應愛撫的歡愉。

但我並沒有如願,整段過程中我們的情慾模式礙於彼此經驗不足,

錯過了全然享受當下的機會,彼此的不夠主動讓我們失去了更多的機會,

最後我竟只凝視著她硬是自慰射精,自己把最後的殘局處理掉。

--

我終於了解到我對性愛太過於單純且美好的想像根本就無法成立,

父權迷片的沒有味道無法與真實的身體相比,

男性意淫的滿足不過就只是沒有流動的慾望繼續打轉在自己的身體裡,

那是個完全脫離現實的無底洞。

我那次接觸女性性的經驗確實是失敗了,

一方面是主流的慾望模式以男性為主以致我不想去體現,

一方面是女方不能太過主動的價值觀壓抑了她情慾的表達,

以致失去了滿足彼此生理慾望的絕佳機會。

--

她在結束後對我坦白了她的想法:「其實我一直很沒有自信。」。

我熟知父權社會的男性對於外貌不符其審美觀標準的女性會被怎樣的對待,

如果她們的成長歷程還是讓她們認同了異性戀這個身分,

其感情會因外貌被限縮在特定審美觀喜好的男性身上,

致使她們把自身的外貌和主流媒體灌輸的審美觀相比較,

因此較沒有「競爭力」,但這是一種歧視。

當美和漂亮被大眾認為是可以複製且可以模仿的時候,

特定的外貌如果開始被視為優越的楷模,

將會影響社會裡的所有人對模範版模加以效法及迷戀,

致使女性在外貌上被男性分出優劣之別。

以男性為主的社會壓抑女性的未來一定要結婚相夫教子,

挑戰舊有觀念的女性則不斷會被長輩們施展壓力,

這些觀念沿襲到工作場域都會是一樣的結果。

反倒是男性似乎都沒有這種困擾,就算他們的外貌再怎麼不符女性的喜好,

只要握有一定的財力就能使在社會中較為弱勢的女性妥協在婚姻裡,

一方面女性單一美好的幻想會讓她的生命永遠在家庭裡成為次要角色,

一方面男性在資本主義的競爭社會中難以有完全地經濟能力善待妻子。

當大多數女性僅僅被視為繁衍後代和照料家庭的工具時,

其與金錢不能同等衡量的事實會讓男性無法接受這樣子的不等價交換,

家庭暴力因此發生。

--

我們本是同床入眠,但白天我一醒來發現她跑到客廳去睡,

原來是因為我的打呼聲吵得她沒辦法與我共枕,

當下實在很對不起她。我早上還有一個約會,

她叮嚀我離開這個房間後就把這些完全忘掉,

當天離開後我們的相處大抵就這麼結束了,

後來她似乎真的決心與我不再交集,我卻還迷戀在慾望中無法自己。

渴望讓這個關係繼續下去並不代表一定要有什麼,

而是希望彼此能在為改變社會的路上相互扶持,並支持彼此的行動。

...

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在某次活動又再次見到她,

但他完全沒有正眼看我。

我其實沒有帶著任何期望,我只是想看看那份關係是不是真能繼續,

但我失敗了。在我打招呼想跟她交談時,她頭也不回地從我眼前快步地離去。

我一開始其實沒有感覺到悲傷的情緒,對我來說,

我不會做出任何父權...任何可能會是父權的行為,譬如說追著他跑,

或怎樣怎樣的,因為那對她來說是威脅。

但那時我就這樣被晾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

隨著我回程開始記錄自己的心緒,我才覺得悲傷。

我能感覺到我的悲傷,只是我可以很清楚地克制她,

讓這個悲傷不要更多,讓這個悲傷可以在大庭廣眾下呈現允許的狀態下,

可以不干擾任何人,讓這份悲傷始終是屬於我的。

這個關係其實早該在我寫出自己的想法給她看時,

在她說我寫的這篇文章噁心時就該結束了。

是我自作多情,是我期望著這樣的際遇能帶來愛。

但是性終究是性,性不能帶來愛。

--

自從這個旅程開始到現在半年後我終於與自己的慾望和解

雖然偶爾有時還是會縱慾,偶爾還是會看自己想要看的迷片。

但是,那些東西就是性,我清楚地感覺到那些是性,

因為那些都是在對方外貌基礎滿足我的狀況下,我才會去縱慾。

只是,我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結果吧,

也許是因為不服氣然後我想要把這個文章發布出來,

但是對我來說,當初是因為我希望這個關係繼續保存,

所以才沒有把文章發布出來,一切都是匿名,我也不會講出她是誰。

但既然這段關係結束,就代表以後我們可能不會再相見,

那這樣我覺得有必要講我所經歷過的情慾。

因為我在講的就是性不別愛無主:人類該如何形塑愛的內涵,

才得以讓活在地球上的所有人類都滿足基本所需?

而她這樣的漠視,這樣的不理解,和這樣的不和解,

如果是另外一個異性戀男性與她接觸到這樣的經歷,

他將來可能會對這位女性做出各種你想得到的暴力或脅迫的事情,

進而使情殺、性侵和家暴在這段際遇後發生。

--
在她漠視我轉身離去的那刻我就清楚明瞭,她在拒絕的不是我,而是她自己。
我時時刻刻都感謝著與她的相遇,因為如果沒有她,我不可能走到現在。
是的,我得在此坦然面對自己,因為我所提倡的就是性別平等,
所以我必須時時刻刻讓自己不再父權,而唯有覺知和不依賴金錢的生活方式,
我才得以拆解這父權資本主義社會。
新的一年開始,我也將繼續朝這個目標邁進。
20170204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7會員
48內容數
當我們愛著對方,我們只會給予而不求回報,愛本來就是無條件且不能用金錢衡量的。我始終相信有一種愛能超越婚姻、家庭、血緣、宗教、組織、國籍、種族甚至性別,並讓台灣島內的所有生命都能永續發展下去。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