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是很主觀的

2023/06/06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關於人際關係這件事情,

我覺得我已經到達了一種「完全不想培養的程度」。

理解身為異性戀生理男性在社會中的優勢地位後,

我時時刻刻都謹言慎行著。

在三個人以上的環境中我通常不太講話,

我認為除非在當面且一對一的狀況下,

兩者才真能開始理解彼此的腦袋、內心、甚至靈魂。

我完全反對只用網絡社群的「文字」交流建構關係,

你可以說那是加分題,但如果僅僅是依靠此媒介建立感情,

並且沒有經歷過非工作狀態且一對一相處情況的話,

不管是友情或愛情都不可能是真的:因為他沒辦法表達自我,

對方最後也絕對會因社會灌輸的各種價值觀和有第三者而隱藏自己真實的情感。

--

那,到底什麼是真的?經過縝密思考的話語嗎?

不,那是以頭腦為主的知識建構而成,情感不可能以言語或文字詮釋。

情感的連結應該是由彼此的「所思所想所做所為」的「同步性」建立而成,

友情絕對不可能只靠成天玩在一起和同性同盟;

愛情也絕對不可能只靠甜言蜜語和卿卿我我,

就能讓彼此在險惡的社會中同舟共濟。

因此不管是任何友情和愛情的建立,

重要的是雙方對未來社會的想望是否契合,

而這在相處的各方面絕對會被考驗及衝突。

--

我舉最極端的性別平等解殖建國這兩個例子:

以中華文化為主的政體→解殖建國後從律法保障台島各族群發展,

其與父權以男性為主→性別在職場和家庭被平等對待,

脈絡非常之相似:父權&大中華→性別平等&各族群。

雖然我知道關注我的人們絕大多數都理解兩者脈絡的相似,

但台島上的確非常多人無法理解為何這兩種議題可以串連起來。

回到情感的連結,正因為我們身處在台灣島內的社會群體,

島民們每分每秒的所作所為都會與這兩種議題相關連,

彼此間的對話也就隨時隨地都會表明彼此對兩議題的立場。

不表態是不可能的,就算本身對該議題沒有意見或想法,

過往的教育及價值觀絕對會傾向其支持的內涵。承如我前面提到,

如果對方因社會灌輸的各種價值觀和有第三者而隱藏自己真實的感受,

那這份關係就無法再進一步,不管對性別或台澎國族都相同。

當其中一方刻意地隱瞞自己真實的立場,不管時間長短為何,

連結的關係絕對會產生問題。

--

然而,人是會變的。所以我絕對不相信友情或愛情可以天長地久,

我們只能關注當下,當下如果彼此不計困難,

全心全意扶持雙方對未來的想望同步向前,那這份感情才會繼續下去。

但如果其中一方受到其他群體影響而有所遲疑、顧忌、甚至質問,

且兩人許久沒有持續當面真誠地溝通的話,

那這連結最終絕對會因外在社會的其他人介入慘遭崩解。

--

所以感覺到底是什麼?我身為異性戀生理男性至今仍感受不到,

一直以來我都是隨著女性的感覺順勢而為,

不過單方面的感覺絕對不準,因為那就是對方的,那不是自身的。

雖然我當年的確不該在沒有感覺的情況下單方面地接受對方的投懷送抱,

可是我那時就是無法感覺,到現在也是一樣,

但難道我就得因為感覺不到而不值得擁有愛情的連結嗎?

基於「每個人都值得被愛」的價值觀,我不相信我就是該死,

每個人對感覺都有自己的原則和想法,我也不例外。

雖然我在過去的確就「外貌」和「價值觀」傷害了不少女性

但那確實就是我沒有感覺,才使得我依賴頭腦的標準,

驅使我順從過去被父權迷片(A片)灌輸的淫慾進而對其他女性主動

我最後終於與我的慾望和解

縱然生理性的匱乏仍會讓我在情境允許的情況下縱慾。

我理解我的生理性就是這樣,但在我尚未在社會裡與他人擁有愛情連結前,

就算性產業再如何氾濫,甚至我本就有選擇權和機會,

我也不會去買春援交。因為我不能在金錢交換的基礎上呈現我的樣貌,

那已經違背我的原則:愛不能用金錢衡量,性亦相同。

--

過往我坦然面對我身為異性戀生理男性的優勢,

才使我得以從沒有味道的淫慾中跳脫。不過,

我還是感覺不到愛,我還是被腦袋驅使地活在這個世界。

當然,我一直都避免著以文字或論述去描述情感,

因為那不可能真實。

我過往的外貌審美觀標準隨著接觸性別理論崩解,

因此外貌對我來說已不再是第一要件,取而代之的是,

與對方的「價值觀」及所做所為所思所想的「同步性」。

不過在當下的社會裡,網絡社群仍是不可或缺的媒介,

只是我們可以更有意識地對話交流,當彼此的想望不只在一種議題,

而是彼此期待建構的未來時,情感才得以連結下去。

雙方建立的氛圍和契合度才能漸漸地建立起來,

也才可能從這份連結建立為後代子女著想的:和平永續的未來。
2015年10月18日 星期日,於下午2:00 白吃的野餐-Come on,the world is not that bad 台北車站
這將體現在連結後彼此獨立的行動,並在社會中創造改變。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7會員
50內容數
當我們愛著對方,我們只會給予而不求回報,愛本來就是無條件且不能用金錢衡量的。我始終相信有一種愛能超越婚姻、家庭、血緣、宗教、組織、國籍、種族甚至性別,並讓台灣島內的所有生命都能永續發展下去。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